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之都市邪仙 > 第1633章 襲擊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    第1633章襲擊

    沐青魚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35xs

    可陳遇又重復了一遍:“過幾天,我要去漢西一趟。”

    沐青魚終于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于是她整個人都蹦起來了。

    “靠,你有沒有在聽啊?”

    “有啊。”

    “那你還要去漢西?”

    “對啊。”

    “對你個頭!”沐青魚感覺自己的鼻子都給氣歪了,她伸出一根手指頭,篤篤篤地戳著陳遇的胸膛,惱怒道:“剛才人家還提醒你呢,若非萬不得已,不要踏足漢西!”

    陳遇不以為然地說道:“她提醒是一回事,我接不接受她的提醒又是另外一回事,兩者不能一概而論哦。”

    “哦你個頭啊。”沐青魚實在是生氣,狠狠踹了他的小腿一腳,叫道:“如玉姐都這么提醒你了,漢西那邊肯定有危險啊。”

    陳遇搖頭道:“不怕。”

    沐青魚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陳遇笑道:“放心吧,萬一都沒有。”

    沐青魚瞪眼道:“你說了算?”

    陳遇點頭:“對啊,就是我說了算。”

    沐青魚更生氣了:“你說是什么就是什么?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

    “當然不是。”

    “那不就得咯。”

    “天王老子還不如我呢。35xs”

    “……”

    沐青魚嘴角抽搐。

    她想揍這家伙一頓。

    這口氣也太大太囂張了。

    陳遇伸出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幾下,笑著說道:“安啦安啦,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遠門,你沒必要那么擔心。”

    他們兩個已經進入到庭院里了。

    彼此的對話,其他人都能聽到。

    此時聽到這一句,王奕可和小啞都停下了練拳,湊了過來。

    王奕可皺著眉頭問道:“你又要出遠門?”

    小啞則抓住陳遇的手臂,露出一臉不舍的樣子。

    陳遇在小啞的小腦袋上揉了揉,說道:“放心,這次很快的,三兩天就會回來。”

    王奕可撇嘴道:“信你才怪。”

    陳遇苦笑道:“真的,我對天發誓!”

    說著他就舉起一只手。

    沐青魚啪的把他的手給拍下來,沒好氣地說道:“你剛才說自己比天王老子還厲害呢,現在還對天發誓,有用?”

    陳遇啞然失笑。

    的確沒用。

    他又不信天,當然隨便對天發誓。

    就算他違誓了,那又怎么樣?

    老天爺還能收了他不成?

    呵呵。

    如果能收的話,他陳遇就不會活到現在了。

    沐青魚皺眉道:“你一定要去漢西?”

    陳遇點頭:“何家在漢西呢,我當然要去一趟,不然的話,怎么收拾他們啊?”

    王奕可猶豫了一下,說道:“其實也沒必要非得收拾他們不可啊。閃舞”

    陳遇搖頭道:“那可不行,一定要收拾。不收拾他們的話,我哪來的錢買靈石啊?還有,我和他們已經結下了深仇大怨,不共戴天。我不去收拾他們,他們也一定會來收拾我們。”

    王奕可不屑地說道:“那就讓他們來唄,難道我們還怕他們?”

    陳遇說道:“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就像剛才,他們派殺手暗殺我們。還有青魚那邊,竟然派出了兩個大宗師要置青魚于死地。若不是我早有安排,青魚就危險了。”

    王奕可和小啞聞言,立即扭頭看向沐青魚。

    沐青魚點了點頭。

    王奕可惱怒道:“他們太可惡了!”

    小啞也揚了揚拳頭,露出憤慨表情。

    陳遇說道:“所以必須要收拾掉他們才行,不然的話,今天一個刺殺,明天一個刺殺,煩不勝煩。”

    王奕可抿了抿嘴唇,嘆息道:“那好吧。”

    小啞的手也松了些,顯然是同意陳遇前往漢西了。

    沐青魚還有有些擔心,皺眉道:“可剛才如玉姐還特意提醒過你,她是武管會的干部,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情報,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話來。你貿然前往的話,可能真的會有危險。”

    陳遇剛想說話。

    旁邊就有一個聲音率先響起——

    “嘿嘿嘿嘿。這時候,就該我閃亮登場了。”

    甄安靜跳了出來,擺了一個自以為很帥很酷的poss。

    “我和他一起去,我保護他。所以你們盡管放心吧。”

    說著,走過來直接摟住了陳遇的脖子。

    陳遇翻了個白眼,說道:“你跟我去,反而會讓我分心。”

    甄安靜惱怒道:“可不要瞧不起我,我可是很厲害的。”

    陳遇問道:“能有我厲害?”

    甄安靜瞪眼:“那就來打一架試試看啊!”

    說著,擼起了短袖,露出了白皙肩膀。

    可是下一秒,沐青魚就把她的袖子給擼了回去,沒好氣地說道:“好了好了,別鬧了,又不是小孩子。”

    甄安靜委屈地說道:“是他瞧不起我。”

    沐青魚說道:“你是女孩子,打不過他也是很正常的嘛,至于那么較真嗎?”

    甄安靜鼓了鼓腮幫子,不再說話。

    這時。

    “嘀鈴鈴鈴——”

    清脆的電子鈴音響起。

    是手機的聲音。

    沐青魚從口袋里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然后挑了挑眉頭,露出詫異神色。

    甄安靜好奇地問道:“誰打來的?”

    沐青魚沒有回答,只是走開了幾步,然后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放在耳邊。

    忽然間。

    陳遇又有所感應,扭頭看向遠方天空。

    “嗖!”

    一道人影破風而至,落在庭院之內。

    別墅的陣法沒有半點反應。

    能做到這一點的,除了在場幾人外,只有一人而已。

    沐知行!

    沐青魚的爺爺,也只有他這個“外人”,才能自由穿入別墅陣法。

    看到沐知行到來,甄安靜王奕可和小啞趕緊打招呼,喊了一聲“沐爺爺”。

    就連打電話中的沐青魚也朝這邊點了點頭。

    沐知行一一回應,然后看向陳遇。

    陳遇說道:“不是讓你回去之后,安心鞏固境界嗎?怎么又回來了?”

    沐知行沉聲道:“出了一點事情。”

    陳遇問道:“什么事?”

    沐知行說道:“有人暗中安放了炸彈在我們沐家之人居住的地方,炸傷了不少人,還讓我們沐家人死了好幾個。另外,郊外用來建造沐家山宅的地方也受到了襲擊,好不容易建起來的建筑,被炸崩了好幾棟。”

    陳遇聞言,瞇起了眼睛。

    這時。

    沐青魚放下了電話,說道:“胡獨庸受到了襲擊,身受重傷。”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时时彩定位胆15期倍投 广西快三直播 天津十一选五 pk10免费计划软件苹果 天道运行的规律 新浪体育 即时比分篮球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 大乐娱乐lg游戏pt游戏 河南福彩快3遗漏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 玩转21点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网络捕鱼输了很多钱 辽宁十一选五 好运来幸运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