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狂霸天途 > 第24章 九霄真龍訣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第二日,吳鋒如約而至。在寬敞的院落之內,白長老已早早的在此等候。只見那老者背對吳鋒而立,雙手負于身后。吳鋒緩緩走近,陣陣腳步聲傳來,白長老雙耳隨之微微一動。

    “你來了?”

    “對。”

    “既如此,我們便開始吧!”

    話畢,白長老也不多做廢話。只見他右手一伸,手掌順勢隔空一抓。直接將不遠處,那放在刀架上的一柄長刀牢牢的引入手中。

    長刀在手,白長老神采倍增。只見他右手長刀隨之舞動,霎時間刀影撲朔而起。

    “鋒兒,今日我傳你的這套刀法,乃是我青龍門頂尖武學,名曰《九霄真龍訣》。刀招所向變化莫測共分九式,如龍游九霄威力絕倫,你可給我看清楚了!”

    聞聽此言,吳鋒頓時瞪大了雙眼。他絲毫不敢松懈,只怕會有遺漏。要知道修煉一門地階武法不易,放眼整個忘憂谷中的同輩,又有幾人可以學得如此神功?

    只要練成了這《九霄真龍訣》,到時在配合自己的四荒神訣,在百家論道之日便會更有把握戰至最后。

    不愧為忘憂谷兩大長老之一。只見那白衣老者手舞長刀上下翻騰,四周刀氣縱橫如龍一般變化四方。龍騰之氣游獵不息,明明威力驚人,卻都巧妙的避過四周任何事物,并未造成任何傷害。無論是力量還是招式的變化皆都隨心所欲。

    《九霄真龍訣》共分九式刀訣,分別為飛龍出海、龍騰萬里、雙龍戲珠、天龍降魔、神龍見首、或躍在淵、真龍盤踞、批逆龍鱗、龍霸九霄!

    九式刀訣攻守兼備,尤其是這最后一式的龍霸九霄,更是霸絕凌厲威勢驚人。白長老一番施展,只震得四方隆隆作響。此番僅僅只是演示,如若真的是在與人對戰,只怕現場早已被摧毀的點滴不剩。

    真氣回歸,龍騰之氣緩緩消散。白長老一番演練過后,直接定住身形。電光火石間,那老者右手長刀隔空朝著吳鋒甩出。當刀破風而至,眼看就將命中吳鋒之際。忽然刀身被一股莫名力量牽引下墜,蹭的一聲,直接倒插在吳鋒的腳下。

    “如何,你可記住多少?”白長老面無表情的問了一句。

    吳鋒緩緩合上雙眼,將之前白長老所演練的所有招式與變化盡數回憶一遍。重重畫面只在吳鋒腦中來回閃跳。

    片刻之后,吳鋒赫然睜開雙眼。他也不回答白長老的問話,目光盯住腳下長刀,猛然間一把抓住。

    白長老眼前一亮,頓見這小子竟然開始舞動長刀。所施展的刀法,正是方才自己所施展的《九霄真龍訣》。

    緊緊盯住吳鋒,只見那少年上下翻騰,刀招所過雖然略顯生澀,可卻也算是有模有樣。這《九霄真龍訣》被公認為是四門之中最難練的一門刀技,絕對堪稱上等武學之中的極品。就算是自己,也要修煉多年方才練成。

    放眼整個忘憂,就是當年谷主龍戰也不能如吳鋒這般瞬息記憶。要知道如這等絕技,越是看似簡單的一招,越是極難掌握其真正精髓所在。

    可吳鋒不同,他神魂之強本就異于常人。仗著自身神魂以達至神念境層次,只憑白長老一遍演練,他便已經看出部分關鍵所在。

    只是此等上等中的極品武學,單單只是記住還不行。真要練成還需不斷反復修煉,并將其中精髓完完全全吸收,融入自身的血脈才行。

    不過吳鋒只看一遍,便已經可以演練而出。縱然有部分招法或未標準,但也十分難得。白長老心驚不斷,只因這段時間這孩子帶給他的震驚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刀法演練至最后,吳鋒忽然刀勢遲緩。他慢慢收住身形,輕輕晃動了幾下手中長刀,不免陷入沉思:“不愧是青龍門頂尖刀法,其精妙程度當真遠超之前我所練的任何一門刀訣。這九式刀招變化莫測,若論精妙還在四荒神訣之上。縱然我神魂強大,但也一時難以徹底參透。”

    若論招式的變換與奧妙,四荒神訣自然不比這九霄真龍訣。要知道四荒神訣在妙但卻是重于內在修煉,武法招式只是輔助,變化始終有限。一旦吳鋒練成神訣最終境界,則四絕招法將再無作用。到時四殺之力融入自身功力之內,隨便任何招式皆可將這四殺之力并發而出。

    沉默不語,吳鋒靜立在那里。白長老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他深吸了一口氣方才慢慢靜下心來。心道:“好小子,真有你的。這《九霄真龍訣》貴為我派地階中的極品武學,當年我修煉之初也耗費多日方才能勉強舞出。你只看一遍便能練到這種程度,其悟性之高當真遠在我上!”

    內心一陣感慨之后,白長老緩緩將雙手背負身后。刀招既已傳授,那么接下來所授自然便是刀訣心法了。白長老毫不吝嗇,將九式刀招所對應的心法盡數相告。吳鋒默默記于心間,細細品味。

    一番傳功之后,白長老負手而去,不在理會吳鋒。只隨口留下了一句:“武法我已經傳給了你。你能練到什么程度卻是你自身努力所致。還有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努力爭取吧。”

    望著白長老離去的背影,吳鋒不禁緊緊握住手中長刀。不錯,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如今刀法已經順利得到,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努力將這門刀法練至大成。

    “還有四荒神訣!”吳鋒提起手中長刀,心中默默想到。

    百家論道之日,谷中同輩高手齊聚。到時四門之內各大英杰必然爭奪激烈。除了曲靈和袁極,還有一個實力成迷的葛洪。

    時間刻不容緩,吳鋒心念所動再次運轉刀訣。他誓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才行。

    隨后的數天里,吳鋒一如既往的陷入修煉的熱潮之中。和往常一樣,他午前修煉刀法,午后則修煉四荒神訣第三層。他勤奮刻苦,悟性超然。《九霄真龍訣》在修煉到第10天后首四式刀法已然徹底練成。

    可是也不知為何,自這次之后,他的修煉進境開始變得十分緩慢,絲毫不像最初之時那般如魚得水。又過了幾天終于勉強練成第五式和第六式后,刀法修煉越發阻力重重難以突破。尤其是四荒神訣,更可以說完全就是停滯不前。眼看距離百家論道之期越發逼近,可自身修煉似乎竟然遭遇了某種瓶頸,難以有絲毫進步。

    又過了小二十來天,吳鋒近乎陷入瘋狂之中。只見他手中之刀越舞越狂,整個人似也如瘋如魔。白長老站在暗處靜靜觀看,不禁暗暗搖頭。

    這孩子急于速成,可修煉之途哪又有捷徑可走?縱然之前他表現驚人,可凡事畢竟有個界限。《九霄真龍訣》首六式刀法乃是根基所在,而這最后的三式才是真正刀法精華。尤其是那最后一式龍霸九霄更是霸絕無比,想要練成實屬不易。看來此番便是他的極限了!

    “呀!呀!呀!”一陣狂吼,吳鋒近乎陷入絕望之中。他長刀憤然用力,頓時中途刀勢一頓,半截刀身被他狠狠的插進地面之內。那少年急喘著粗氣,單膝跪在地上。顫抖的左臂,無力的杵著地面。

    “怎么回事,已經練了這么長時間。我的刀法始終難以練到第七式。不盡如此,就連四荒神訣也再難寸進?眼看距離百家論道不過不到七天的時間,在不能精進,我要如何力戰群英?”

    起身而立,吳鋒欲要再練。可心中煩躁不堪,根本無法收斂。越練越煩,越煩也就越躁。那少年嗔怒難平,索性直接將長刀無情的丟在地上揚長而去。

    午后修煉四荒神訣,也是心神煩躁難以如以往那般平靜入定。自身神魂不得清明,卻要如何冥想修煉?

    長嘆一聲,吳鋒緩緩睜開雙眼,暗暗苦笑道:“如此下去,我必定難以奪冠,唉!”

    其實以現如今吳鋒的修煉速度來說,絕對是前無古人。如此短的時間內,不但一舉將功力提升至開元境后期,更將本門至高武法練到了第六式。以他的天賦,即便是那被公認的谷中第一天才葛洪也非要望塵莫及不可。

    也并非是吳鋒現如今進入瓶頸,只是但凡任何修煉皆有一個限度。武道修煉,越往深處越是艱難。以他如此天資,只要循循漸進,刻苦認真。不出三年必有成效。但如今百家論道之期將至,誰又會給他這樣的時間呢?

    “咚咚咚!”

    正在吳鋒沉思之際,房門忽然被人敲響。

    回了回神,吳鋒起身來到門前將其打開。只見這門外之人正是摯友莫小飛。

    “鋒哥,多日未見,不知你過的可好?對了,那老家伙沒把你怎么樣吧?”隨吳鋒進屋,莫小飛小心翼翼的將房門管好后,壓低了聲音問吳鋒道。

    兩人相繼坐下,吳鋒道:“沒有,不但沒有把我怎么樣,更用心傳我武法。”

    吳鋒將這段時間白長老所傳武法一一相告莫小飛,當聽到《九霄真龍訣》這五個字的時候,莫小飛頓時一驚。

    “什么,那老家伙連青龍門最頂尖的刀法都傳給你了?”

    “不錯!”

    交談之中,莫小飛發現吳鋒似有心事,忙問道:“鋒哥,你怎么了?那老家伙連這等武法都傳給你了,你怎么還不高興了?”

    吳鋒嘆了口氣道:“這段時間,我的功力與武法進境均都停滯不前,叫我如何高興的起來?”

    莫小飛聽聞,忙寬慰道:“鋒哥,凡事盡力便是。以你之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達到這等層次,已經非常了不起了。何必要求太高呢?你看看我,我要是你的話豈不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多年忍受,吳鋒心中一直暗藏抱負。自母親離世之后,心中志愿更是變得可吞天地。在這忘憂谷中,十四年來自己所受的心酸旁人怎會了解?八年等待,若僅僅只是一句盡力而為,又如何對得起那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而不得好報的娘親?

    “不能奪冠,我吳鋒誓不為人!”

    雙拳緊緊一攥,忽然間吳鋒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腦中靈光一動,猛地看向莫小飛道:“小飛,你剛才說‘死’?”

    激動之下,吳鋒不免一把狠狠的抓住了好兄弟的雙肩。莫小飛被嚇了一跳,整個人都愣住道:“是...怎了?”

    聽到這里,吳鋒竟是狂笑數聲,就仿佛著了魔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鋒哥....你怎么了,你可別嚇唬我,我膽子可是很小的。”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既然我欲速不能,那便來他個置之死地而后生。百家論道之期,我吳鋒定會令所有人望塵莫及!”

    次日清晨,白長老用完早飯之后便在書房清閑。正聚精會神關注手中書籍之時,忽然一名下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主人...不好了,吳鋒他...他走了!”

    “什么,走了?”

    白長老大驚,只見下人將一字條遞來。他趕忙接過一看,頓時眉心陰云密布。只見上面清晰的寫著三個大字,“吾去也!”

    怒哼一聲,白長老將字條丟在一旁,只氣的腦頂直冒煙,臉色如鐵青。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3d试机号近100 绑定注册送10000微信捕鱼可提 网上棋牌游戏斗牛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 北京快乐8开奖 捕鱼达人3下载安装旧版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任选9场 快乐扑克051377期 刮刮乐中奖100万几率 南京麻将官方网 辽宁十一选五玩法 现金咖啡 欢乐麻将好友房辅助器 大唐棋牌麻将 老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