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龍遨漫威 > 第二卷 異域揚威 第四節 新宿事件(下)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雖然羅志堅現在保持著饕餮形態,可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張大了嘴——他們要干嘛,開無遮大會啊??

    大熒幕里,二次元美少女在跳舞,做出各種羞人的動作,音響里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在曖昧的粉紅色燈光下,男男女女赤裸地交纏在一起,激烈地聳動著,肆無忌憚的叫著,在寬闊的房間里回蕩。香煙、酒精混雜著人體的汗味撲面而來,像是要在人的鼻子里開一個搖滾party,熏得羅志堅差點逃出去。

    沉浸在歡愛當中的人們根本沒有注意到不速之客的到來,直到一具鮮血淋漓的尸體飛了過來,砸碎了桌上的酒瓶,猙獰地呈現在他們眼前,才發現門口站著一個可怕的人形怪物。人們猛地爆發出巨大的尖叫聲,在房間里狼奔豸突,場面一時非常混亂。有人拿起槍想趁亂偷襲,羅志堅的手臂瞬間伸長,鋒利的巨爪瞬間將他殺死,房間里這才安靜下來。

    “我說,你們誰會英語啊?”

    所有人都嚇得渾身發抖,沒人說話。

    羅志堅順手抓過一個男人來,又重復了一遍:“你會說英語嗎?”

    男人搖頭,嘰里呱啦說了一通日語。

    “fu*k!”羅志堅罵罵咧咧地把男人扔到地上,一腳踩斷了他的腿。男人凄厲的哀嚎聲讓人群再次騷動起來。

    “我...我會!我會說英語。”

    一個弱弱女聲響起,羅志堅抬眼看去,一個女人從人群里站了起來。羅志堅對她招招手,女人乖乖地走過來,跪在他的身邊。

    這女人身材高挑容貌甚美,雖是一絲不掛,臉上卻沒有多少局促和羞怯。

    羅志堅看這女人脖子和雙手雙腳上都套著一個皮圈,圓環上還留著一截纖細的鐵鏈,問道:“你是什么人?”

    女人匍匐在地上,恭敬地回話:“我們是被囚禁在這里的奴隸。”

    奴隸?羅志堅抬眼望去,果然,房間里的女人身上都有皮圈,不由得皺了皺眉。這群日本人也太變態了,看上去道貌岸然的,骨子里是真他媽惡心。

    不過這和他也沒什么關系,反正他辦完事就離開了,就讓這些變態在他們自己的國家里鬧騰吧。

    羅志堅對這個女人的順從態度以及英語水平很滿意,撿起地上不知誰丟的一件浴衣,隨手扔過去蓋住她柔媚的胴 體,點頭道:“那你就暫時充當我的翻譯吧。”

    那些原本是來這里找樂子的的黑幫高層,誰都沒想到會遇到今天這種詭異離奇的事。見羅志堅不再胡亂殺人,終于有人壯著膽子提問了:“你是誰,你想要什么?”

    羅志堅一對兇睛緊緊盯著那群縮成一團的人,低聲咆哮道:“我想要一個人,你們的會首,田中英龍!”

    這些黑幫分子雖然欺軟怕硬,對領袖倒還算忠誠,一個個都閉口不言。

    羅志堅嘿嘿冷笑:“我對日本人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你們最好不要惹我發火。不然我就咬下你們的頭,再把你們的尸體堆到角落里。對,尸體一堆,頭一堆,我先從誰開始呢?”說著他伸出血紅的長舌頭舔了舔嘴唇,這個動作又把那群人嚇得直哆嗦,可還是沒有人說話。

    羅志堅掐住躺在地上的男人,把他提到半空中,讓他指認。見他緊緊閉著嘴巴不愿配合,就伸出利爪緩緩插入了他的肩膀,獻血馬上就順著他的身體灑在了地板上。

    饕餮在哭嚎聲中,張開大嘴怒吼:“喂,田中英龍,你的小弟快被我玩死了,躲在女人屁股后面算什么男人,有種你出來呀!”

    “惡鬼先生,我知道誰是田中英龍。”

    這時坐在羅志堅身邊的女人說話了,“他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不會出來的,人命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閉嘴啊,你這個賤女人!”

    “我殺了你!”

    一眾黑幫分子對女人的背叛非常憤怒,紛紛破口大罵,羅志堅手里的男人忍著痛也想罵,可他剛張開嘴,饕餮的尾巴就狠狠從他的嘴里插了進去,從下面鉆出來,將他的尸體豎著釘在了地上。

    男人的身體被撐裂了,血液狂噴而出,跪坐在一旁女人還沒來得及有什么反應就被噴的滿頭滿臉都是。

    腥臭粘稠的血漿沾滿了她的身體,女人以為自己會害怕的,可是看見這個惡鬼虐殺那個折磨過她的男人時,所有的疼痛、所有曾經受過的折磨,內心的恐懼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全世界只剩下了那一個濃灰色的身影。他是怪物,是惡鬼,可是他又是這么的高大強壯,值得依靠,那股陽剛之氣讓她迷醉,披在身上的衣服...好像都留有他手上的體溫。

    女人聽到了自己擂鼓般的心跳聲,臉上迅速泛起嫵媚的潮紅,身體抑制不住地產生了快感,下面更是泥濘一片,不得已她只能盡力夾緊雙腿,咬緊嘴唇才沒有發出膩人的鼻音。

    直到惡鬼大聲地叫她的名字,她才清醒過來。女人乖巧地站起身,手指直直地指向了一個男人,根本無視那個人眼里的兇狠,大聲說:“惡鬼大人,他就是!”

    羅志堅大步走過去,沿路把所有想要阻攔他的人統統折斷腿扔在地上,在一片尖叫和混亂當中,揪住那個男人的頭發拖了回來。

    “田中英龍,是你吧?”

    男人一對三角眼四處亂轉,卻不肯開口承認。

    “惡鬼先生,他就是田中會的親分,田中英龍!”女人的眼睛里閃爍著仇恨的火焰。

    羅志堅也不跟他廢話了,一把撕碎了男人身上的和服。他衣袍下的皮膚覆蓋著滿滿的紋身,就好像穿著一件青色的貼身T恤。更刺激的是,這個男人的軀干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最長的一條橫貫了左右兩肋,針線縫合的痕跡清晰可見。

    這一刀幾乎將他整個人切成兩段,田中英龍能活到現在,簡直是醫學奇跡。

    “嘖嘖嘖,哥們兒,你看看你這身傷,這是沒打算把自己當人了啊!”羅志堅感嘆了一句,話鋒又是一轉,接著道,“聽說你上個月被別幫的人偷襲,差點讓人給砍碎了,不過我看你現在活蹦亂跳的樣子,還有心情搞群X派對,你不死之身嗎?”

    田中英龍能坐上新宿地區的黑幫頭把交椅,又豈能是庸碌之人,他一聽怪物提到這個事,立刻明白過來是有人懷疑他的身體恢復能力了。他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說話的聲音猶如一條毒蛇,之前誰都不知道,他居然也會英語:“住吉會、稻川會、山口組!YAKUZA到了現在,早就沒有前途了,他們的末日很快就會到來,桀桀...誰敢擋在‘山の手’的前面,都將被徹底地抹去。”

    他的眼里射出瘋狂的目光:“死亡對我來說,不過就是一扇門,過幾天我就會自己開門回來,桀桀。而你,不管你來自哪里,又是誰的人,即使你躲到無間地獄,他們也會找到你,先殺死你所有的親人、朋友,等你走投無路,恐懼到極點的時候,再收割你的生命。”

    羅志堅一掌拍在田中英龍頭上,把他直接打暈了。

    他才不管什么“山の手”還是“山の腳”,有本事就到華夏來,讓你們感受一下人民群眾的反日浪潮,嘿嘿...

    任務完成得挺順利,饕餮張開大嘴狂笑,踢碎墻上的落地窗,一手夾著田中英龍,另一只手攬住女人,從窗口跳了出去。

    被可怕的怪物摟在懷里,女人卻覺得這是最幸福的時刻,她自然是愿意追隨怪物而去的,可是她還有未盡的任務要完成...

    羅志堅見女人似乎有話要說,就在一幢屋頂停了下來:“你想要回去?他們肯定會殺了你的。想去哪里,我可以送你去。”

    “惡鬼大人,不用麻煩了,您的任務已經完成,而我的仇還沒有報。”

    她正對著羅志堅,深深地彎腰,把額頭緊貼在地面上,說著謙卑的語言:“仁慈的主人,請賜給我一把刀,讓奴婢為您掃清最后的障礙。若有來生,請允許我作為您的奴仆而存在,將我的人生完完全全地獻給您。”

    夜晚的風有些大,吹散了女人的頭發,羅志堅看到她在流淚。

    這可憐的女人不知受了多少虐待,看樣子已經完全被奴化了。即使是這樣,她的神態中依然帶著一種淡淡的優雅,還能說絕大多數日本人都學不會的流利英語,在被擄走之前應該擁有一個很好的家庭吧。可惜,陷在了這暗無天日的黑幫里,大好的人生完完全全被毀了。

    唉,既然她想報仇,就成全她吧!

    當啷一聲,一把短刀丟在了女人面前,羅志堅把她從地上拉起來,用鋒利的指甲撕掉了她身上的束縛圈:“你現在自由了,再也不是任何人的奴隸,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女人坦然地接受了怪物的利爪在她身上的動作,一雙眼只是癡癡地看著饕餮,輕聲地呢喃著:“肉體的束縛可以消除,可是心里的印記會永遠存在。惡鬼大人,這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我能叫您一聲‘主人’嗎?”

    羅志堅眼神復雜地看著這個女人,心中不忍。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Matsumoto Maki(松本真希)。”

    女人又習慣性地跪在地上,用手指蘸著血跡,在自己赤裸的大腿上寫下一串英文字母。

    “好,我答應你了,Maki.”羅志堅看著女人的眼睛,心里想著該怎么安慰她才好,“我是魔鬼,所以,不管你在地獄的哪個角落,我都會找到你的,聽到了嗎?”

    女人泣不成聲,再次匍匐在地上。

    羅志堅把田中英龍扛在肩膀上,剛想走,猶豫了一下,還是回頭說道:“記住我的名字,饕餮。”

    女人猛地抬起頭,可是眼前空空如也,再也沒有了那個偉岸身影。

    她失魂落魄地站起來,低吟著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話:“請您一定,一定要到地獄里來找我...對,您會很快找到我的,因為從今天開始,我的名字,就叫...‘女饕餮’!”

    她從地上撿起短刀的時候,眼里如火的深情已經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徹骨的冰寒。

    ...

    等警方接到附近有人報警黑幫仇殺,再姍姍來遲,風俗店里早就沒有一個活人了,盤踞在歌舞伎町一丁目的新宿的黑幫田中會的四名若分(副會長)和手下數名高級別干部在三樓被殺,一樓二樓都有黑幫分子被殘忍分尸,現場極其血腥,許多年輕的警士剛走進來就吐了。當所有人都以為田中會是因為招惹了什么厲害的人物,才會被剿滅的,可是周圍的其他黑幫都表示沒有參與過今天的事,然田中會的親分(會長),號稱無敵的“新宿の鬼神”田中英龍,卻始終尸骨無存,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是死是活。

    警方在調查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風俗店里死去的全都是男人,而原本應該在店里工作的小姐們,卻和田中英龍一樣,全都毫無蹤跡地消失了。接著他們在田中會的總部,找到了掩藏在地底的黑獄,救出了數名淪為X奴的年輕女子。經查實,這些女孩,以及那天風俗店里失蹤的小姐,全都是日本各地被拐賣的良家女子。

    東京都的行政中心就位于新宿,卻在眼皮子低下發生了如此嚴重的惡性 事件,一時間引發了軒然大波,東京警視廳公開道歉,引為平生最大恥辱。全國的警察都動員了起來,可是查了很長時間,卻始終毫無頭緒。最后不得已又請了全國最出名的私家偵探出馬,還是沒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沒人知道兇手是誰,有幾個人,那些失蹤的人員也再也沒有出現在日本的任何一個地方。

    官方借此發動了平成史上最大規模的掃黑行動,肅清了一大批社會不良分子,可是這個案子,最后還是成了無頭懸案,永遠地存放在警視廳檔案庫里。后來聽說還被推選為警方十大最不可能辦結的案件之一,名字就叫:【新宿事件】。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福建31选7走势图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国家 nba比分预测 微信捕鱼明星游戏 云南快乐十分近100期 天天策略配资 山东11选5奖金 网络之家论坛 贵阳捉鸡麻将下载安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哪里有 熊猫配资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 六肖资料精准六肖 山西扣点点麻将安卓版下载 上海11选5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