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幫地球渡個劫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被抓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印區中部。

    “天啟”城墻北部,前線軍事地下基地。

    能量監測室中,約瑟夫將軍神情嚴肅的站在巨大的儀器前,盯著大屏幕上的戰斗回放。

    屏幕上顯示的戰斗畫面,正是暴風蔚藍手持雷電戰錘對戰蚓蟒魔獸的場景。

    一個身穿淺藍色衣服的研究員在低聲向他報告:“將軍,這段戰斗發生在十幾分鐘前,監測員發現“天啟”城墻前的異常能量波動后就馬上向我報告了,經過我和專家組的討論,已經對這次戰斗的情況有了初步了解。”

    “戰斗雙方分別是王牌機甲駕駛員中校維拉特以及五鎖二階魔獸巨巖蚓蟒,維拉特中校實力是三鎖八階,能力是機械操控,駕駛的單人載人機甲是第四代敏捷型機甲,理論實力上限是四鎖九階……”

    “機械操控的能力中包不包括這個?”約瑟夫將軍忽然打斷研究員的匯報,指著屏幕上暫停的畫面問道。

    研究員掃了眼暴風蔚藍手里如同紫色雷球一般的雷電戰錘,眼睛里閃爍著興奮。

    “不包括,機械操控只是能夠比常人更熟練的使用機械,并不能強化機械的使用效果,而且維拉特中校的能力遠不止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

    研究員從手里的一沓資料中抽出一張高頻光譜圖片,遞給將軍。

    約瑟夫將軍接過圖片,仔細看了起來,威嚴的眉頭很快皺了起來。

    “這是什么?某個體型怪異的人的CD掃描?”

    研究員微笑著沒有立即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看著研究員眼中濃郁的興奮,約瑟夫迅速反應了過來,聲音也陡然抬高了很多:“你是說這張圖就是暴風蔚藍?維拉特中校用一種特殊的能力賦予了機甲生命,而且突破了機甲的理論實力上限,達到了五鎖以上?”

    “是的,將軍。我可以用自己從事機械研究工作三十年的經驗保證,維拉特中校的能力有著無比巨大的潛力可以挖掘,我請求能夠得到維拉特中校的血液樣本,進入更深入的研究。”

    約瑟夫將軍仿佛沒有聽到研究員的話,他目光深沉的看著屏幕上重放的戰斗畫面,心里漸漸有了決斷。

    ……

    “天啟”城墻內的載人機甲工廠。

    如神兵天降般拯救了四個王牌機甲師的約瑟夫受了明星般的待遇。

    載人機甲部門的上百架機甲都有四鎖以上的實力,本就屬于特權部門,再加上剛剛打了場勝仗,全部門竟直接放假,簇擁著維拉特來到附近基地內的酒吧,喝酒慶功。

    一群機甲駕駛員進入酒吧的時候天色正亮,離開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和所有的戰友道過別后,暴熊號的駕駛員沙奇攙著維拉特,晃晃悠悠的往基地內走去。

    兩人的實力都在三鎖高階,若不是為了助興往酒里放了助醉丸,兩個人也不會被一些普通的酒類灌醉。

    夜晚的涼風吹在維拉特燥熱的臉上,讓他感到絲絲涼意。

    他歪斜著身子,看著好友興奮的樣子,醉醺醺的說道:“我怎么感覺你比我還高興啊,又不是你打跑了那個大蛇。”

    “你是不是傻,你又要升職了知道嗎?”身材健壯粗碩的沙奇還能勉強站穩,說話也還算清晰。

    “啥?升職?”維拉特有些懵圈。

    他從一個最普通的下士升到中校只不過用了兩年,上一次升職就在上個月,沒想到這么快又要升職了。

    “對,升職!我剛才看戰斗記錄了,你一共殺了七頭四鎖魔物、十一頭三鎖魔物,還重創了五鎖魔獸巨巖蚓蟒,戰功點夠升到上校了。”

    “到時候,你有一次免費升級戰甲的機會,你的暴風蔚藍有個雷電戰錘還不行,起碼裝上一個核能護盾才算樣子。”沙奇興奮道,他的家族和軍方合作密切,對里面的彎彎繞繞十分清楚。

    漆黑的夜色中,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走在街上,在經過一條黑巷時,兩人同時感覺脖子上一麻,就一齊暈了過去。

    兩個身著黑色戰斗服的蒙面男人從巷子的陰影中走出,一人一個將沙奇和維拉特扛了起來。

    剛走兩步,扛著維拉特的蒙面人就皺著眉頭扭頭看向身旁的同伴。

    “你知道你扛的是誰嗎?”

    “不是諾阿家族的大公子嘛。”另一人莫名其妙道。

    “你特莫知道還把他扛走,我今天就站在這里,看你怎么把他扛走!”扛著維拉特的蒙面人有些氣急敗壞。

    另一位蒙面人呆呆地扛著沙奇,正思索著同伴話中的意思,便忽然感受到了附近十幾道強悍氣息不加掩飾的威脅氣息。

    “大哥,我現在應該怎么辦?”扛著沙奇的蒙面人聲音有些發顫。

    “放下他,輕點!”

    昏迷的沙奇被放下后,兩個蒙面人帶著維拉特迅速離開。

    不一會兒,十幾道氣息不遜于兩個蒙面人的西裝男人從四面八方走了出來,來到沙奇身旁。

    一個男人蹲下來對沙奇仔細的查看了一番后,便站起來恭敬的向一位頭發灰白的冷酷老人說道:“大主管,少閥主沒事,只是被敲暈了過去,過幾個小時就能醒過來。”

    “那兩個蒙面人,我們還追不追?”

    老人淡淡反問:“為什么追他們?”

    “維拉特是少閥主最好的朋友,要是等少閥主醒過來,我們怎么和他說這件事?”男人隱隱有些針鋒相對。

    老人掃了眼西裝男人,臉上漸漸露出了譏諷的表情。

    “布賴恩,別以為你心里的那點小算盤能夠瞞得住誰,少閥主醒來后讓他來找我,我自會給他說明白這件事。”

    “是,大主管。”

    黑暗巷子旁,十幾人像來時一般,靜悄悄的消失在原地。昏迷的沙奇,也隨他們一起消失。

    ……

    濕婆娜基地,是印區北方的樞紐基地。

    聞名世界的千塔佛寺,就在濕婆娜基地西側的山林中。

    基地南方軍區,一個科學研究所內的氣氛異常壓抑。

    就在四個小時前,一個昏迷的軍人被送往這里,被安置在了實驗病房內,然后關于怎么控制那個昏迷軍人的爭論,就一直沒有停止。

    上面已經下了死命令,中午十二點之前,在不損傷昏迷男人智力的情況下,研究所必須完成對其強制性的控制措施。

    對于高階進化者的強制性控制手段,世界各區都研究過這個領域,可是都沒有大的突破。

    上面的命令是不合情理的,可是研究所卻沒有能力提出異議。

    十幾個神經科專家劇烈爭吵了幾個小時,眼看著時間流逝,情況沒有任何進展,白發蒼蒼的老院士終于提出了理論上可行的超導芯片控制法。

    基本方法確定后,專家們停止爭吵,并開始認真討論實驗的細節方案。

    研究所的實驗病房中,一席黑色軍裝的杰登靜靜的站在昏迷的維拉特身旁。

    杰登的身形異常魁偉,锃亮的光頭在明亮的燈光下仿佛一枚光球般,亮的有些扎眼。

    傍晚時分,約瑟夫將軍向他匯報維拉特的事情時,他還不太相信,直到他反復看了幾遍戰斗視頻,才放下手里的事情,安排人手將維拉特擄到這里。

    這是一張王牌。

    作為老宗師阿瑪爾唯一的入室弟子,他有權利,也有義務,替老宗師將這種王牌掌握在手中。

    杰登看著昏迷的維拉特,這樣想著。

    “咚咚!”

    兩個研究員敲門后就直接走了進來,然后雙手合十鞠躬道。

    “巴巴,專家們已經研究好了實驗方案,我們要將他轉移到另一個實驗室。”

    杰登往旁邊挪了兩步,同樣鞠躬回了一禮。

    “你們忙吧。”

    兩個研究員上前將昏迷的維拉特連同病床一起推出門外,沿著走廊,來到了研究所的一處神經實驗室中。

    昏迷的維拉特剛剛被推進實驗室,一個身著藍色制服的中年醫生就上前掰開維拉特的雙眼,檢查一下他的昏迷狀況,再三確定沒有問題后,助手才通知主刀專家開始準備。

    神經實驗室透明的玻璃幕墻前,杰登抱著胳膊往里看著。

    即使作為一個武僧,他高達兩米的魁梧身材依然是非常出眾的,或許就是看中了他的悟性和天賦,有“佛陀”之稱的老宗師阿瑪爾才收他為入室弟子吧。

    玻璃幕墻內,十幾個技藝精湛的外科醫生在來回忙碌著,他們穿著一次性防護服,不斷用肥皂水清洗著身上的暴露部分,準備著消毒后的手術用具。

    這場手術沒有助手,或者說那些頂尖的神經外科醫師就是助手。

    幾十分鐘后,超導芯片制作出來被送過來后,手術才正式開始。

    主刀老醫師拿著銀光閃閃的手術刀,在維拉特的頭上畫了一個圈,小心翼翼的用鑷子取出圈內的小塊頭皮后,就把主刀的位置讓給了一個年輕醫生。

    接下來要開顱,對力量的要求極高,一鎖境的老醫師可鋸不動三鎖高階的維拉特的頭顱,這活還得交給四鎖境的一位年輕醫生才行。

    年輕醫生手里拿了把特質的手術合金鏈鋸,平靜的按照老醫師畫的圓鋸了起來。

    幾分鐘后,年輕醫生取出一枚圓形的骨片,便先行離開。

    他只是研究所向軍部暫借的人才,就是為開顱而準備的。

    老醫師接替年輕醫生的位置,用一個特制儀器夾著超導芯片小心翼翼的放進了維拉特顱內的某塊區域,在透視超頻光譜的同步跟進下,老醫師準確的找到了位置,安置好了超導芯片,將細長的特制儀器抽了出來。

    實驗進行到這里已經基本完成,接下來只需要結合顱骨碎片,縫合頭皮就好了。

    杰登收回仔細注視的眼神,拉開門走了出去。

    下午維拉特蘇醒后,才會進行第一次控制實驗,現在才上午八點,他還有時間到附近玩玩。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日本篮球即时比分 江苏快3开奖号码昨天 专业玩彩3d预测分析 股票软件免费版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安徽快3形态基本走势图 彩票26选5 彩客500完整比分直播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网上做任务赚钱的网 宝博棋牌官方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 宝贝财神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捕鱼大亨老版 哈灵麻将上海本地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