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這江山,寡人不要了 > 大鑫篇 第三十章 落幕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東方的天空布滿云霞,血一般的顏色。

    鮮紅的血液,浸透了玄色衣衫,染紅了如花般的女兒。

    他用盡僅剩的氣力抱緊她,手上的溫度依舊熾熱,可她的心仿佛凍在了遙遠的極寒之地,寒冷,死一般的寒冷包裹著,她整個人僵住,耳畔回響著身邊人撕心裂肺的叫喊。不、不,她在心底吶喊,突然發瘋似地轉過身,抱緊他,順著他一同倒在地上。腦海中一片空白,唯有決堤的淚水肆意橫流。

    眼睜睜看著他閉上如秋水般溫柔的雙眸,一瞬間,仿佛數萬只螞蟻在心底吞噬。

    須臾,她把頭向后轉去,看向不遠處的凌承志,那怨恨的眼神,仿佛能穿人心骨,食人血肉。

    四目相對,凌承志一時怔住了,慌了神。

    姬千凝慢慢將玄啟放下,摸起遺落在草叢中的劍,突然起身,不知哪來的氣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凌承志身旁,拿劍抵上他的脖頸,眾人慌亂,一時間,兵戈相向。

    “放他們離開。”姬千凝努力使自己鎮定。

    凌承志低頭看向她的眼睛,努力尋找往昔他所熟悉的溫暖和柔情,可是,那雙眸子那么陌生,像深淵、像寒潭,深不可測又讓人無法直視。他閉上眼,心中萬分悔恨,如今這般境地,竟是由自己一手造成。

    “放他們走。”姬千凝放大了聲音。

    “王子,不可。”艷姬擦干嘴角的血跡,強撐著站起來,緊握手中的長鞭,眼神中帶著懇求,抬腳向前。

    “若在向前一步……”姬千凝呵斥,略一用力,凌承志的脖頸滲出一絲血跡。

    “賤人,我要殺了你。”艷姬暴跳如雷,恨透了姬千凝。

    “退下。”凌承志大聲喊道,“放他們走。”

    艷姬眼里全是不甘,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喊了一聲王子。換來的只是一個毫無溫度的“閉嘴”。

    楚暮雪大叫了一聲“阿凝”,握緊手中的長劍,奔向姬千凝身旁,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護她。阿凝是千慕最珍愛的妹妹,也是她同樣珍愛的人,她定不會棄她。

    蘭心握緊雙刀,同易水寒也沖了過去。

    “雪姐姐,莫要過來。”姬千凝的眼神中滿是懇求,楚暮雪看到她的眼神,心生不忍,停住了腳步,攔下了身后兩人。

    “幫阿凝護六皇子周全,否則,我再無任何理由獨活于世間。”

    “不……”

    他們的臉上,掛滿了淚水,一種悲傷的夾雜著些許死亡的詭異氣氛彌漫在四周,痛徹心扉。

    “別忘了,我是姬家兒女,姬家人,從來都是頂天立地、無懼生死。”姬千凝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告訴哥哥,阿凝以前不懂事,讓他憂心了。”

    楚暮雪不忍再聽下去,別過頭,淚水偷偷滑落。

    “稚兒。”

    “姐姐……”一聲姐姐喚出,他忍了許久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姬千凝沖稚兒微微一笑,“同蘇衛一起,照看好你兄長。”

    蘇衛向她施禮,蘇毅向她投以感激的目光。

    “蘭兒。”她看著她,用一貫溫和的口吻,“小心。”萬千情感,包含在這兩個字中,蘭心滿臉淚痕,她懂自家小姐,所以沒多說一個字,只是不斷地點著頭。

    “易兄,拜托了。”她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變得輕松,“帶好六皇子,快些離開。”

    風吹亂了的秀發,風干了臉上的淚痕,姬千凝看眾人不為所動,急聲道:“就算是為了六皇子,再遲,怕他、怕他……求你們了,快走,走……”她的聲音變得哽咽,卻還在那故作堅強,“再不走,我便死在你們面前。”

    楚暮雪懂得她的心性,一狠心,帶著眾人離去,向著東南,家的方向。

    為何這般狠心?那是她明白,這便是姬家人的風骨,舍身取義,若護不了自己珍愛之人,他們寧愿選擇去死。

    姬千凝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盡頭,臉上掛著淚水,如花笑靨綻放在冷風中。

    ……

    須臾,姬千凝拉著凌承志到一匹馬旁,用略帶沙啞的聲音朝他耳語:“上馬,保我安然離開。”她篤定凌承志不會為難他,就怕中途再生意外,畢竟有個恨她入骨的艷姬,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死了,她要好好活著,眾人還在等她。

    凌承志看了她一眼,眼神意外:“如此確定我會放你離開。”

    “你欠我的。”

    凌承志的眼神從她身上挪開,一時無處安放。

    “以后,你我兩不相欠。”說著,她松開手,放下抵在凌承志脖頸上的劍。

    凌承志閉上眼,握緊雙拳,深吸一口氣,隨后迅速抱起姬千凝,飛身上馬。

    眾人快速圍在馬前,艷姬沖在最前方:“王子,這是?”

    “讓開。”凌承志語氣冰冷。

    “不。”艷姬看著凌承志的眼睛,眼里有委屈,有不甘。

    “如若再有人擋在馬前,就地處決。”他的話堅決而寒冷,讓人毛骨悚然。眾人紛紛避讓,艷姬盯著他們看了許久,忍住奪眶而出的淚水,紅著眼離開馬前。

    “駕……”馬兒絕塵離去。

    艷姬望著漸行漸遠的背影,冷哼一聲,就地處決,呵呵,三王子,為了那個賤人,你竟然這樣對我,在你眼里,我就這么不堪嗎?為了你,我付出那么多,甚至變成曾經最不喜歡的模樣,善妒、冷血、殘暴……這么多年的情誼,竟然比不上區區一個賤人。今日,就算你殺了我,我也要除她。

    想到這,她躍上馬,追向姬千凝離去的方向。

    ……

    馬在奔騰,風在呼嘯,一襲紅衣隨風飄舞,為蒼涼的大地增添一抹色彩。凌承志帶著姬千凝,在一處高地停了下來。姬千凝看到遠方漸行漸遠的黑點,心里松了口氣,他們,應該安全了。

    突然,眼前的景色吸引了她,只見荒漠盡頭滿眼綠意,他們身處的高地下方深不可測,樹木叢生,百草豐茂,不知名的野花于峭壁上競相綻放,不曾想蘭心昨日所說,竟是真的。

    美景稍稍撫慰了她沉重的心情,一抹笑意不自覺掛在臉上。她快速下馬,凌承志緊隨其后。

    “千凝……”

    凌承志話未說完,卻被姬千凝打斷,她向他糾正,兩人并不親近,稱呼她為郡主妥當。

    凌承志一時尷尬至極,今日種種,讓他徹底看清了自己的內心,看到她為了另一個男人上心,而對他冷眼相待,心中很不是滋味,可這一切,全是自作自受。。

    “千凝……”

    “郡主。”

    “千……”

    “郡主。”

    “我們可否談談?”凌承志上前抓住她的手。

    她一把甩開:“何事可談?”質問道。

    “我欠你一個解釋。”

    “噢?呵呵……三王子,您覺得這時還有必要嗎?”她語氣平靜。

    凌承志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今日所為,你該知曉我對你的情意。”

    “情意。”姬千凝笑了起來,“多么奢侈的詞,你若真的有情,就不會只留下一句話,讓我苦苦等你、盼你;你若真的有情,穹旻宮外不會裝作不識,讓我心如刀絞;你若真的有情,就不會不顧誓言,去娶別的女子;你若真的有情,一開始,就不會欺我、騙我、利用我。你根本就不配談情意二字。”說完,朝他冷哼一聲,她自己都驚訝,說這些話竟能如此冷靜。

    “王室之人,生不由己,我若不取宜萱,母妃不會放過你。”他知道有些話再不說、有些誤會再不解,便再也沒了機會。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支琉璃釵,“這支釵,我一直帶在身上。”

    姬千凝看向他手中之物,一時想起了禹城,想起了荊都:“一切塵埃落定,是時候結束了,東西也該物歸原主了。”

    “最起碼留我個念想。”他握緊手里的珠釵。

    “隨你。”姬千凝在心中嘲弄。

    凌承志的話語,激不起姬千凝的任何情緒,他明白她早已對他心如死灰,心中滿是挫敗。“我負了你,可恨我?”

    姬千凝朝他莞爾輕笑:“不,我該謝你,謝你放我們離開。”說完,快速騎上馬,“公主既已嫁你,好好待她。”

    仿佛有一只小手揪著凌承志的心,他多想擒她回王府,哪怕關著,看一眼也心滿意足,但他不能那么做,不能讓她再一次恨他。

    “三王子,多謝你的馬。”她說完,雙腿拍著馬背,馬兒長叫一聲,向前奔去。

    凌承志望著遠去的身影,握緊琉璃釵,任風吹動衣衫,暗自神傷。

    突然,一匹馬從他身旁疾馳而過,待他看清,竟是艷姬,可為時已晚,一切發生的過于迅速,他無能為力。

    艷姬手握箭弩,一直利箭伴著風聲,直直地射中姬千凝后背,隨后揮動長鞭,硬生生把姬千凝從馬上拽了起來。

    姬千凝慌亂中揮動手中的劍想砍斷長鞭,可總是偏離,最后忍受著疼痛咬緊牙關,用盡全力砍斷束縛著自己的長鞭跌落在地上,掙扎著起身,艷姬又一支利箭射來,她猛得躲開,卻不想腳下一滑,一個踉蹌,竟滑下了山崖。

    “不要,不要……”凌承志叫喊聲響徹云霄。

    跌落下去的瞬間,前塵往事都在她腦海中閃現,爹娘,禹城,荊都,兄長,兄嫂,蘭心,瀾羅山上的桃花……不曾想,她姬千凝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一生,可悲,可嘆……

    這一刻才發現,往日種種執念,真是太過可笑,活著,便是最大的幸福。她這一生最愧疚的莫過于自己的兄長,還有……最后玄啟的面容竟那么清晰地閃現,突然間,她看到一個小姑娘在花間起舞,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癡迷地望著,不時鼓鼓掌,他手里拿著一塊祥云狀玉佩……

    原來,是你……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浙江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宝博棋牌官网电话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爱彩乐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股票发行数量怎么确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喜盈棋牌下载 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最精准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福利36选7开奖结 新浪爱彩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旧版 体育彩票环岛赛玩法 大唐棋牌游戏中心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结 波克安徽麻将官方网站 重庆百变王牌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