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梵修羅 > 第四百三十章 紅蓮大獄(二)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在經過長達兩年無情摧殘,云憶也是身如鋼鐵自然沒有屈服,雖然手腳不能使喚,受四妖婦取樂不斷。但也同樣給云憶了時間,重新將自己以往所熟知的魂技融合,在次得到了轉換成為更加霸道魂技。在長達兩年的時間,監督者也開始松懈,審訊者也開始了疲倦,唯獨那四名妖婦依然取樂悠哉。在云憶在次被兩名牢兵送回大牢后,躺在地上的云憶依然苦思冥想,繼續分解轉換魂技。

    那停頓了兩年之久的聲音在次響起,蒼老沙啞的長者氣息。好似無力又好似暗藏實力:年輕人,不錯嗎!既然能抗過來。

    云憶聽后思索片刻也無法確定對方是誰,輕嘆了口氣:可惜了我北冥州的府邸,現在也不知道成了什么樣子。

    你為什么會選在北冥州立府?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居然是一女子只聲。

    云憶聽后坐起:曾經有一位女子先是我導師,后在借體恢復后成了我的王后。她的師父姓夢名皇貞,她因普及被人從金蓮打下,被一高僧舍命保住靈體。

    黑暗中沉靜了許久,才在此傳來女子詢問聲:雪櫻,你是誰?

    云憶聽后深嘆了口氣:看來我沒有猜錯,九域王得不到秘密是不會殺了你們。

    沙啞的聲音在此響起:怪不得九域王會抓你,你太聰明才智了。可惜了這么好毅力堅持了下來,確終究要死在這不見天日的囚牢只中。

    云憶聽后思索片刻:玄家十六世北冥王,導師鬼哭,魂器龍騰虎躍。

    這時云憶囚牢旁一張漆黑瘦臉伸來,被骨血囚牢阻隔開:你到底是誰?

    云憶看看瘦臉男子:你們壓抑了兩年終于開口了,現在想知道我是誰了。二十七年前,你重創鳳西王的四大金剛,確只取回兩具尸骨。

    女子一聽開拉牢籠:玄風?這不可能。

    云憶聽后嘆了口氣:看來我猜對了,你們果然在此地。我就是玄風的遺孤,身帶他的事物,還有爺爺做的龜甲。

    玄志子聽后驚訝,但思索片刻笑了笑:龜甲是高級技師都可以做的出來,你的演技也太差了點。

    云憶聽后嘆了口氣:我在雙塔城遇到了二叔,還有被其拉扯大的玄杰。在北瑩宗找到了奶奶,找來了兩位伯母,還有兩位避開戰亂的姐姐。又從林玉山手中找到了玄晶匣,從跟蹤他的戰艦找到了二世祖王后墨姬靈柩。

    玄觴殤聽后:你站了北冥,自然能挖出這些秘密,又是域后的鬼把戲。

    云憶輕嘆了口氣:你就是姑奶奶,把十八世子和殺戮天翼封在玄晶匣內,確把玄晶匣放在北冥,而不送到海心沙去。

    三人聽后頓時震驚,玄志子這才座起:看來我玄家真的完了。

    云憶聽后立刻回頭:不,玄家還沒完,我們雖然被封印了魂力,手腳被挑斷,但也不能死在這。必須要出去,只要能趕到黑澤潭,咱們就能離開紅澤山。

    玄殤一聽驚訝道:我們既然在紅蓮夜火大獄,天要亡我玄家一脈呀!

    玄七斗聽后:孩子,你既然知道紅蓮大獄,還來此做什么?

    云憶聽后:此事都怪我,但我我們必須出去。

    玄志子聽后嘆了口氣:孩子,別傻了,紅蓮大獄是紅澤山深處,就算能沖出去沒有外援,咱們也無法逃六千里到紅澤城。

    云憶聽后思索片刻:大伯,我有紫家魂技,你們這段時間就安心冥想吧!手筋腳筋的事我會想辦法。

    云憶話信剛落,通往刑房的石門打開,兩名牢兵在此把云憶架至刑房。到了刑房便將玉虛丟地上,一旁沐浴出來的妖婦,座在丈尺榻上品酒。

    等兩士兵退去后才看看云憶:怎么了,還不過來!

    云憶聽后笑了笑:你整日取樂,確只是心里。本王手腳無用只能陪你閑聊,這么好的身子,只可惜無法伺候。

    女子一聽魂力把云憶拉到面前,賊笑拿著刀在云憶面前晃悠:小兔崽子,兩年了還是沒變。給你好果子吃你還敢跟姑奶奶講條件,是不是板子沒挨夠。

    云憶聽后笑了笑盯著妖婦:光鮮,看著桃子兩年沒吃到,可真讓本王悔恨當初。

    女子思索片刻:姑奶奶給你活命的機會,別讓姑奶奶我抽你。

    云憶閉目輕聞片刻:香呀!可惜了是個瘦骨如柴,不知道能不能享用這么好的美酒。想讓我給你當寵物玩弄,那就先滿足本王在說,反正你沒權限殺我。

    女子聽后抓住云憶含笑:好小子,還想吃姑奶奶豆腐,不過聽聞扶搖王風月無邊。姑奶奶我今天就破破戒,試試你的到底是多厲害。

    女子說完召出一顆丹藥塞進云憶嘴里,釋放魂力將其手筋腳筋連上。云憶感應到手腳能動后,笑了笑一把抓住妖婦:我這全身的傷疤拜你所賜,找死本王就成全你。

    云憶一時間就讓其感受到王者的內力:好小子,有兩把刷子。姑奶奶今天要是開心了重重賞你,左邊。

    幾個時辰后,云憶才下榻整理好衣物,到桌前喝了兩口酒偷了一大塊熟肉,看看那妖婦:還不把我手筋腳筋挑斷,想讓別人知道,你可就死定了。

    女子聽后笑了笑丟出牛角匕首,云憶便硬生生倒地,忍受著鉆心之痛四肢在此失去直覺。女子才笑瞇瞇吃口酒:老娘我看管本層大獄,可這層大獄除了三個無用之人,就只剩下一個沒用的廢王。沒想到你小子確實厲害,既然讓老娘我怕了幾分。

    云憶忍著痛苦咬牙緩緩坐起:你也不差,彈性不怎么好,但總算還是讓本王過了幾個時辰本該的權利。

    女子披上披肩下榻走到云憶前:小子,別跟老娘我刷心思,想每天都舒服點就給老娘我老實點。

    云憶笑了笑:你這母老虎,人是鐵飯是鋼。還每天想把我累死在此,還是你有法子給本王吃飽。怪不得你家那瘦鬼沒用,要么是你家沒有的東西背著你開心,要么就是他就是個廢人。

    女子笑了笑把肉塞進云憶破爛的衣物內離開,少許從邊門進來兩位士兵,把云憶在架回囚牢。等士兵離開后玄志子趕忙靠到牢籠前:孩子,你沒事吧!

    云憶看看手臂把肉捧出來:大伯,叫我憶兒便可,這是我偷的肉你先吃。這四個妖婦不能隨便離開這里,也就不會放過我,我就有辦法恢復體質。要是在有丹藥補充,你們也就能快速恢復過來。我怕別人發現異常就讓她在此挑斷我的手筋,我一個人恢復過來沒有,必須都恢復了咱們才有逃脫的機會。

    玄七斗嘆了口氣:憶兒,不虧是咱們玄家的人,給我們說說你這二十五年來的情況吧!

    云憶聽后便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把怎么修改魂技也仔細將給三人聽,如何依靠魂技逃脫便成了四人唯一的懸念。

    逐漸四名妖婦均被云憶征服,四名大漢在兩年審訊不出結果后,也開始減少提問云憶。在一番烈火因抗不住停下后,云憶才到一旁吃酒吃肉。

    妖婦賊笑道:你剛說你把那三個也征服了?

    云憶笑了笑:別提那三個了,差勁的要死不活,要不是有丹藥怕早被人看穿。

    女子聽后笑了笑:小子,有點本事就吹牛,這第八層大獄可是不和上面人接觸。只可惜你是九域的頭號眾犯,否則老娘到是愿意天天在此玩樂。

    云憶聽后思索片刻:這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沒人來查,你們就在此唄。本王也不用每次被你們叫出來,回去還要在把手筋腳筋挑斷。在說了,男子行不行不在魂力和魂技,在于身強力壯 在于鍛煉和修為。

    女子聽后笑了笑:這還沒幾天就要求不少,是不是想找死呀!

    云憶聽后還沒開口,另外三名妖婦走了進來:你可別弄死他,弄死他可就沒人伺候你了。

    女子聽后坐起披上披肩:都讓你們給寵的,用起來是蠻好,可惜就是這嘴刁鉆的很。

    三女坐下后,其中一個看看云憶:小子,吃飽喝足了就別閑著,老娘今天要不開心,就在挑斷你手筋腳筋。

    云憶聽后吃了口酒:那就看看你能吃的下否。

    一連三日,四妖婦讓云憶時刻逗的是樂不思蜀,直到四妖婦疲憊不堪,才讓云憶自己走回囚牢。便開始逐漸放松對云憶的管制,這到是給了云憶機會。而云憶藏的丹藥也開始陸續恢復玄七斗三人,三人畢竟都是強者知道怎么讓體質更快恢復。

    有了干凈營養的食物還有丹藥加持,一拖延便是半年時間,四妖婦自然是以拿云憶當自己人來養。丹藥也不在約束也開始加星,不存放魂納虛而是直接放在瓶中,云憶便有機會偷出能修復玄七斗三人手腳丹藥。

    有云憶做牽扯三人靜修了半年的魂技,終于將迎來離開的日子。只差一個時機吃下能修復手筋腳筋的丹藥,便是離開這傳說中的紅蓮大獄之日。

    在四妖婦急急忙忙把云憶審訊一日后,送回牢房銬上枷鎖離開。玄志子感到奇怪:憶兒,發生了什么事?

    云憶輕嘆了口氣:好像是有人在檢查大獄的情況,等等看吧!應該是內州來了大人物,例行公事。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河北快三走势图遗漏数据 特肖一块赔多少 吉祥棋牌? 3D 黑龙江11选5手机版 东方六十一最新开奖 断勾卡血战麻将下载 快乐飞艇骗局 脱兔电竞比分网1005脱兔电竞比分网 吉利棋牌下载 青海快三 中国福利彩3d开奖 雪域网即时比分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浙江省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