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緣碎機緣 > 第29章 準備妥當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執言瘋狂向小道外跑去,頭不時向后轉去,觀察身后的動靜,判斷瘋女人是否追了上來。

    結果身后除了三三兩兩自己狂奔插斷的樹枝,一點多余的情況都沒有,難道她沒追上來,執言如此猜測到,但身下的腳步依舊跑得飛快,沒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見馬上要到小道出口了,執言在原來的速度上又提了個速,瞬間便到了終點處。終于到了安全區呀,執言滿心歡喜,卻沒注意到小道出口處有一道身影往里走來,兩人撞了個滿懷,那身影的主人直接向后方退去,而執言更慘,來了一個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

    執言生怕是那個瘋婆娘,連前方人的面貌看都不看,提起摔得半疼的屁股,便要向外跑去。

    被撞的人用手揉了揉撞得生疼的胸口,火氣有點上來,剛準備斥責兩句,定睛一看摔在地上的人,驚聲道:“言弟,這么是你,你居然偷跑出來!”

    執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停下了動作,抬頭一看對方的相貌,是方偉,霎時,執言緊繃的肌肉松弛下來,整個人癱軟在地,頭朝上,大呼著氣。

    方偉見執言這般樣子,又觀察到他胸口處的輕微劍傷,立刻意識到什么,警戒著向這小道里快步走去。

    這時,執言拉住方偉的腿,頭朝上看向方偉,搖了搖頭,說道:“偉哥,不要去了,到了這里她都沒追來,應該是不會再追來了。”

    方偉本就擔心執言的情況,聽執言如此說道,停住了腳步。半蹲著將執言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身上扶起,問道:“言弟,難道是王元萊?”

    執言搖了搖頭,說道:“是一名和我歲數相仿的女子,我因為睡不著,就想去池塘靜靜心,遇到了她,她那時正在舞劍,我不小心打撈到她,便向她道歉,結果她不知道發什么瘋,舉劍就向我刺來,要不是我反應快,怕是就死在她劍下了。偉哥,你說說,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唉。”說到最后,執言嘆了口氣,心想真是流年不利。

    方偉聽執言講完,腦海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能猜測的說道:“可能是因為對方練功的關鍵時刻,正好被言弟你驚到,這樣子的話,做出如此反應也正常。”

    “啥正常,偉哥,你見過用劍刺人正常嗎?”執言不爽的反駁道。

    “這確實不正常,不過換個方向想想也是正常的。”方偉難得機智的說道。

    “那個方向?”執言疑問的看向方偉。

    注意到執言詢問的嗎目光,方偉感覺自己終于做了會大哥,心潮澎湃的解釋道:“另一個方向就是沒準對方把你想成和他一個檔次的人了,畢竟我兄弟點將戰可是出名了,躲過這一劍還不是輕輕松松,而且你看對方也沒追來,可能真的就是隨意揮一劍泄泄憤,倒是她沒想到言弟你的真實實力真的有點差。”

    被方偉這么一忽悠,執言覺得還真有幾分道理,畢竟他在點將戰時硬接了關遺志一擊,雖然當時的關遺志是最弱攻擊形態,加上對方忌憚自己的槍,留了力。可盡管這樣,他還是憑著《強體決》練出的身體硬接了一拳,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自己真的很有實力,這樣的話,那瘋婆娘揮劍刺他好像也不是很過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經過點將戰后,執言發現他對修煉者戰斗的眼界上升,他現在回想剛剛的情況,認為瘋婆娘壓根沒動用全力,真的很符合方偉說的隨便一揮。

    可就算任何一項都對得上方偉說得,執言依舊感覺怪怪得,但找不出理由反駁,只能暫時認可方偉說的了。

    方偉見執言認同了他的話,一臉得意,開心的把要說得重要事都拋在腦后,等到了和執言到了藥閣,見到一臉慍怒的青菱守在門邊,盯著他倆,陰冷得笑著,才瞬間清醒,想起要說得事,可還沒說出口,兩人就被青菱捏著耳朵,拎進了藥閣,開始嚴厲批評起來。

    “你一個做大哥的居然這么胡鬧,大晚上帶自己受傷的兄弟出去,你知不知道他的傷勢需要靜養,你這樣做,讓他產生后遺癥這么辦。虧你長得這么踏實,這么腦子就這么笨呢?你也別給我笑,我還沒說你呢……”

    執言見方偉被青師姐狠狠教訓,耷拉這頭,一句話都不敢放,想起了以前在地球上,老師批評學生的情景,忍不住偷笑起來,結果被青菱師姐看見,也連帶這批起來。

    不過批評歸批評,青菱師姐真的很貼心善良,大晚上還幫執言清理剛剛被劃傷的傷口,檢查了執言的身體狀況,溫柔得叮囑他好好休息。然后就黑著臉不理在一旁遞毛巾和茶水的方偉,走了。

    執言躺在床上,被子掩著嘴,偷瞄著一臉苦澀的方偉偷笑。兄弟之間不取笑,還能叫兄弟嗎。

    雖然執言壓抑著笑聲,但還是被方偉聽到,方偉狠狠瞪了他一眼,趕忙追出去,這一行為惹得執言終于憋不住大笑起來,笑了半晌,才見方偉很是沮喪的回來,找了張凳子坐在一旁,獨自沉默,進入自閉世界。

    執言也不笑了,安慰起自己的老大哥,雖然他也是個處哥,也沒談過戀愛,但在地球這么多年,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一套戀愛哲學說得頭頭是道,愣是把方偉的心又給點燃了。

    見方偉恢復了活力,執言暗暗擦了把汗,慶幸還好他所學頗多,否則就因為他的過失害了一段姻緣就不好了,雖然也說不上會成,現在這樣子分明是自己這大哥對對方有意,對方什么想法還不知道呢,可只要沒拒絕,就是有希望,青菱師姐也是那種實在人,不會干吊著別人的事。

    事情都解決好了,方偉便將今日和李歡那邊的事全都告訴了執言,執言聽完,很是贊同方偉的做法,有了李歡和辛老的援助,就算王元萊真的要做什么,他們也有保障,而且執言接下來確實要做一件事,而要完成這件事就必須離開宗門才行,可出了宗門,就沒了門規的保護,很容易遭到王元萊的毒手,本來他還頭疼這么辦,現在方偉給他解決了燃眉之急,代價也不過幾張武器圖而已,何樂而不為呢。

    然后執言就開始和方偉商量什么時候出發,明早去告訴李歡,一同行動,這個夜晚便這樣過去。

    而在另一邊,青山殿宗主府內,青巔正拿著一張令牌沉思著。桌邊的燈火照映在令牌中鑲嵌的金靈玉上,閃耀出其中的印記,來自這片修煉界最強的各大宗門世家,包括了青山殿,而在令牌中央,赫然有這兩龍飛鳳舞的大字。

    “斬緣”。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趣操盘 交易秀配资 2019低价龙头股 天成配资 黑龙江p62 保顺投资配资 14场胜负 点石策略通 亿潮智投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湖北11选5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601168 掌柜配资 杜德配资 老11选5 微豪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