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凤凰诏 > 第267章 逼问
    ?#39029;?#20102;数日才去了外祖父那边。

    一场大战,孤勇前行,让我身上都多了不少的伤口,所幸**伤?#27426;啵?#21482;是多被老御医骂了几顿而已。

    白桓带?#33487;?#32988;归来,被围堵暗杀却?#20976;?#25104;了战场上杀敌人所致,极巧妙的撇开了裴佑晟的关系。

    这一下子,白桓?#20260;?#26159;一战出名,赫赫威名让拜访的人更多了。

    可白府却依旧紧闭大门,不见客不拉拢。

    我见到外祖父的时候,?#34892;?#33579;然,手足无措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似乎一夜之间,他的头发白的那么彻底,拄着拐杖的手甚至在颤抖,正站在树下抬头望着那树上的果子发呆。

    我声音颤抖了好几下,才叫出声。

    “哥哥,他怎么样了?”我涩声问。

    这一次的大战,让他损失太多了,以断?#28982;?#24471;的名誉,是血淋淋的。

    饶是我见惯了生死离别和杀戮,饶是我习惯逼着自己在高位威严命令,可如今,也只是惶惶不知所措。

    外祖父看向我,“好多了,还在睡觉,?#20154;?#37266;了就好了。”

    而后笑了笑,伸手像是小时候那样摸摸我的头,说:“辛苦你了,你这个年纪,也合该是被宠着的孩子。”

    简单的?#29238;?#23383;,让我委屈混着不安一起涌上,眼泪抑不住的往外流。

    我蹲**,捂着脸,像是小时候无数次耍?#30340;?#26679;,嚎啕大哭起来,可声音却被紧捂着的手给压得细细碎碎的。

    这几年下来,是我噩梦的来源,漫长的像是过了几十年那么久。

    也不知道?#35009;?#26102;候 才能彻底的结束。

    “退出吧。”外祖父又说,“白?#19968;?#24402;隐,在之前我会想办法给你?#26707;?#36523;份。”

    这样的话之前我听过,白家也的确是试图归隐过一次。

    可换来的结果是?#35009;矗?br />
    依旧是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被安**来的棋子依旧是试图毁了白家。

    对于他们来说,白家归不归隐都没任何的意义,只要白家里还活着一个人,这就是威胁。

    我弯眉眼笑了笑,却?#20976;?#35805;。

    树下,小胖子坐在那边,沉默的不肯说话、

    我问了才知道,他母亲被?#24213;?#22788;死了,不知?#28010;?#21578;诉了他这个消息,以至于一滴眼泪没掉,却沉默到现在。

    “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伤心,这孩子真是冷血。”

    “是啊,如果不是顾念血缘的话,估计他现在也得落到这个下场,谁知道是不是那位的孩子。”

    有?#29238;?#20365;女?#24213;?#35758;论,嘴角带着的嘲讽,全都是对准了小胖子的。

    可是小胖子却不言不语的,似乎与世隔绝了,依旧坐在那边安安静静的,像是没有感情的木头。

    “主子也是你们能妄议的?”我厉声道。

    刚才还讥讽嘲笑的人,?#25104;?#38670;时苍白,跪下来不停求饶。

    “长**饶命,是奴婢多嘴,是奴婢嘴贱。”

    哪怕是不停地扇自己的嘴?#20572;?#25105;?#35009;?#20219;何的波动。

    “**。”我淡声道,**擦着汗跑来,地上的侍女自觉已是无可挽回,跪?#25490;?#21040;我身边,想要拉我的衣角。

    我避开她们,径直走到树干那边,如今白府事情不少,最需要的就是稳定人心,?#23138;厥票?#35201;重新的立一下了。

    哪怕我停在树干前边,小胖子也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又重新的盯着树干发呆。

    脸颊比原来瘦多了,整个身?#30446;?#36215;来都是苗条了许多。

    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却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我母亲是犯了滔天大罪吗?”

    “不是,只是犯?#35828;?#38169;误。”

    “他们都说她是万恶不赦的坏人,奸细,是她害的家里鸡飞狗跳不安宁的。”

    我手掌下,他正在微微的发颤,眼圈都开?#32426;?#32418;了。

    哪里还有半点原先张扬跋扈的小霸王样子,到这个时候,还在固执的坚持不肯哭,咬紧牙关眼睛通红也不肯哭。

    我轻轻环住他,低声说:“不是,知错能改的都可以被原谅。难过的话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怀里颤抖的更厉害了,他低声的呜咽也都细细碎碎的蔓延出来,像是受了?#35828;?#23567;兽。

    手紧紧的攥着我的衣袖,生怕被抛下。

    外边张灯结彩的,这么算来,很快就是节日了。

    欢声笑语?#27426;希?#25972;个街道都是热热闹闹的,全都是在筹备节日的东西。

    原先父皇不允的时候,我总是?#24213;?#20174;皇宫跑出来,置身在热闹中,整个?#35828;?#24515;情也好的多。

    可如今没人管了,这种快乐似乎也是大打折扣。

    我穿过人群,到一个大点的?#36924;獺?br />
    里面的伙计一看生意来了,眼都亮了,热情的迎?#20384;矗?#22993;娘是想当点?#35009;矗俊?br />
    ?#38712;?#20204;这边可是老字号了,信用绝对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您是想要当?#35009;矗?#36824;是赎回?#35009;矗俊?br />
    “**做的生意,你可做不起,叫你们当家的。”我说。

    那伙计笑眯眯的才准备说话,看到我放在桌子上的东西,?#25104;?#19968;下子僵了僵。

    我把那准?#29238;?#35060;佑晟的军令放在了桌子上,这东西,普通老百姓可能不知道,可这家?#36924;?#30340;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老百姓。

    ?#27426;嗑茫?#37324;面出来一个老爷子,头发花白,胡子也是花白,但看着却很健朗,皱了皱眉,“长**?”

    迟疑片刻才说话,似乎不是很确定。

    我依旧弯?#21483;Γ?#24744;认识我。”不是疑问,是肯定。

    “这笔生意,我们这边的小地?#23047;?#25509;不起。”他不亢不卑,直接回绝。

    “问都不问?#35009;?#20107;情,就直接拒绝,难道不会太没诚意了吗?”我问。

    那老者脸上才有几分不自然,?#20154;?#20102;几下,正色说:“?#28909;?#33021;把这个拿出来,那长**要做的事情,肯定不是我们这种底层的人能做的起的。”

    这枚军令,兵符,我找人送过,却都被裴佑晟回绝。

    在所有人眼里,他不求功名利禄,也不贪皇?#26707;?#26435;,对于皇室来说,是真的可遇不可求的了。

    可越是无欲无求的人,越是让人忌惮。

    我宁愿他有欲有求,我宁愿他觊觎皇位,也不喜欢这种随时都是未知的不安和恐惧。

    “?#28909;徊凰停?#37027;就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那老者的?#25104;?#26356;是僵硬,“长**说笑了,摄政王此时在哪里,岂是草民能接触的到的吗?”
剑的秘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