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逆神封魔錄 > 第六十九章 歸途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小川幾乎是手腳并用的爬到了大師兄身邊,他望著大師兄那帥氣白皙的臉龐和已經緊閉的雙眸,回想起他前后兩次救自己于危難之中的行為和在母親口中那蓋世英雄的形象,頓時眼淚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一旁,已經滿是傷痕的羅天祥與羅文緲望著痛苦的兄弟二人和他們自家先前喪命的手下,亦是沉默不語,沒想到原本以為是如此順利的行程竟出現這樣的結局,甚至連一始閣的大師兄最后竟都遭遇不測。

    那可是在被大公子奉若神明的人啊,簡直就是這片天地的至強者,竟然就如此隕落在了鬼獄高原?二人的心情也逐漸悲戚起來,一時間都沒了下一步的打算。

    鬼獄高原上此刻只有風聲嗚咽,伴隨著兄弟二人的低泣,真正有了些“鬼獄”的感覺。小川覺得這次幾乎把幾年的眼淚都哭干了,對于大師兄這亦父亦兄的存在,尤其是知曉了當年曾救過他娘的背景,他更是傷心的停不下來。

    然而當他情緒稍稍穩定之時,他忽然發現不對。

    大師兄還有脈搏!

    而且他師兄的脈搏平穩有力,周身靈力充沛,就仿佛他只是入睡了一般,哪有死人身上那種毫無生氣的感覺?

    “大,大師兄還活著!”小川**地一聲尖叫,然后跳了起來。

    其余三人都被他這句話驚到了,趕忙都過來查看起來。

    然而良久之后,大家從先前的**與震驚漸漸轉為不解與無奈,大師兄確實是還有著脈搏的,可怎奈他卻仿佛**了一種深度昏迷的狀態,無論如何也醒不來。

    在小川看來,這不就是前世的植物人?可大師兄為何會突然變成了這樣?

    猛猛從先前極度悲傷地狀態中逐漸恢復過來,“難道是現在大師兄是消耗了過多精神力所以才陷入了昏迷之中?”“猛猛賢侄所言有理,早就聽說一始閣大師兄在精神修煉方面頗有建樹,想來剛剛一定是用強大的精神力壓制了那怪物,消耗過大所以才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小川聽了他們的話若有所思,小師兄所言似乎有些道理,然而若果真如此,那大師兄應該休息幾日便可康復吧?剛才何必說出那些奇怪的話語。

    “不管怎樣,我覺得楊先生肯定留有后手,而且一定能夠恢復,我們不如先行從鬼獄離開,先到羅家我們再想辦法。”大家正在疑惑之時羅文緲卻開口了。

    “是了,現已至此,我們還是先退回羅家然后再行商議。”羅天祥也緩過神來當下說道。

    小川與猛猛二人傷心過度,先前根本沒有想過后面的安排,此時經他們提醒方才醒悟,頓時感激的點點頭。

    由于行程太過遙遠,一行人無法帶走他人尸體,只好就近將他們埋葬,收拾好其他東西,將大師兄的身體小心安置于最大的一匹犀角馬之上,四人踏上了離開鬼獄高原的行程。

    本就話不太多的猛猛一路上變得更加沉默,眾人遇到的任何妖獸都被他隨手一刀兩斷,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孤煞之氣連小川都覺得心驚。

    難怪猛猛變得如此,他出生至今,親生父母自己完全沒有印象,從記事開始就是在**、馬背上摸爬滾打,被人當動物一樣飼養訓練,最后便是無止境的殺戮。直到遇到了大師兄之后才發現原來生活竟可以如此美好,原來這世上不只是單純的殺人活下去。毫不夸張的說,大師兄就是這世上對他最好的人。

    不管怎樣,哪怕豁出這條性命,我也要將大師兄救醒。猛猛在路上暗下決心。

    由于返程之時眾人著急趕路,不再各處探尋,因此速度快了不少,幾日之后他們便已離開了鬼獄高原的范圍,踏上了返回羅家的官道。

    羅天擎亦沒有想到眾人在鬼獄竟有如此遭遇,按照描述,以他的見聞對那神秘的鬼面竟也未有絲毫頭緒,對于大師兄的沉睡他倒是提出與眾人相似的想法,定然是精神力過度損耗造成的深度昏迷。

    “快去向一始閣信梟傳書。”羅天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向羅文緲命令道。然后安排下人找了一間特殊的修煉密室妥善安放大師兄的身體,又安排兄弟二人前去休息。

    “你們所說的那神秘鬼面,究竟是何物?”房間中僅余羅天擎羅天祥兄弟二人,羅天擎便神情嚴肅的詳細詢問起來。

    “從未見過,不似是什么生靈之物,出現時便令人覺得陰森異常,似乎專以各種生物的精魄為食,簡直就像地獄中逃出來的惡鬼一般。”回想起前陣子在鬼獄高原的這番經歷,羅天祥到現在都會覺得匪夷所思。

    “聽你所言,一始閣的楊先生應該是以自身強大的精神力量與其抗衡才將其壓制?”羅天擎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們羅家也縱橫靈虛**上百年,從未聽說過有如此詭異之物。

    “不管怎樣,大哥這鬼獄高原當真是萬萬去不得了,誰知道還有多少這種東西。楊先生在臨去之前也囑咐過不可再去了。”羅天祥強調道。

    “只是眼下楊先生如此狀況,也不知如何是好,先通知一始閣吧,而且要發動羅家的所有力量來尋遍全**的名醫來給楊先生治療。”羅天擎略一沉思,向著羅天祥吩咐道。

    “另外,我看這件事對那兄弟二人打擊不小,我們也要照顧周全才好。”羅天祥點頭稱是,并又說道。

    “兄弟所言在理,我們近幾日要多多前去探望一下。”羅天擎說道。

    不提羅天擎兄弟二人在為此事做著籌備,猛猛與小川二人在大師兄所在的密室中卻無論如何都不想離開。

    密室用了特殊的密封材料,并利用各種冰屬性的珍貴寶物將其中做成了一個十足的冰窖,雖然大家知道大師兄并未真正的死亡,但是還是希望能在低溫中保存他的身體以減少平日里的消耗從而能堅持的時日更久一些。

    密室中,兄弟二人對向而坐,良久無語。

    “小師弟,你且先去休息吧。”猛猛終于開口說道,小川被他沙啞的聲音唬了一跳,這哪里還是之前他習慣的小師兄的音色了?

    “不,**一起守著大師兄。”小川倔強起來任誰也拉不出來。

    猛猛嘆了口氣,又沉默片刻后突然說道,“小師弟你可還記得咱們此行的最終目的?”

    小川楞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他幾乎完全忽略了此次行程的目標。

    “要修補那兩柄橫刀,”小川答道。

    “你可知道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是什么?”猛猛前后不太搭的話讓小川有些迷茫,“不知,請小師兄明示。”

    “提升實力。”猛猛抬起頭來,目光灼灼的望著小川。

    小川聞言怔了一下,進而有些落寞的低下頭去,他們此行出來,經歷過鹿鳴山雪云湖的那次意外之后,小川的實力飆升到了修心期頂峰,當下又歷經了一路的歷險,現在他的境界早已異常穩固,可以說幾乎隨時都可嘗試突破到聚神期,只是缺少一個契機罷了。

    雖說即將八歲的小川在同齡人中已經絕對算得上是天才少年,然而連小師兄如此強大的修為對此事都無可奈何,自己這點微末本事又能怎樣呢?

    “不管怎樣,你都要盡快的修煉與成長,因為唯有自己強大了才能絕對的安全,大師兄不會救我們一輩子。”猛猛看著小川,緩緩說道。

    小川回想起大師兄之前的話語,用力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身邊的親人似乎都是為了自己而出現意外,那么,唯有親手救回他們才能還清自己的罪過吧?

    “那么,你先去把武器煉好,這里有我在。”猛猛意味深長的說道,“別忘了雪云湖里得到的那東西。”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中超什么时候复赛 电竞比分网分 乐透棋牌官方网址 广东36选7走势图幸运之门 吉林麻将怎么听牌 26选5好彩3投注技巧 篮球澳彩即时赔率 在线看股票大盘走势 多乐彩开奖数据 秒速快三预测软件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股票k线图分析技巧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十一点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哪里看 30选5今天开奖号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