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蓋世 > 第四百二十章 溟沌鯤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一滴金紅色妖血,從灰鴉心竅剝離,漂浮在天。

    妖血深處,竟有萬千赤紅晶電,縱橫交叉。

    “離火金瞳!”

    灰鴉一聲尖銳嘶嘯,其暗褐色的妖目,驟然變成金色。

    妖殿島嶼旁邊,一眾各大宗門的長老,領頭者,都凝視著他。

    兩道金耀光芒,金色流光般,射入那滴金紅色的妖血中。

    妖血內,千萬赤紅晶電,如被一雙神秘的手拉扯編織,憑空刻畫凝煉。

    隱隱間,化作黑潯的模糊魂影。

    以自身一滴本命精血,以魂念為引子,勾連天地,找尋方圓千里之內,同等級的血肉生靈,乃是非常損耗妖力的舉動。

    灰鴉當著眾人面去做,就是要告訴他們,此事和妖殿無關。

    他也想知道,不知所蹤的黑潯,到底在何處,究竟在搞什么鬼。

    “黑潯!”

    灰鴉再次開口,忽有一片片灰羽,凝做一只只活靈活現的小烏鴉,撲扇著翅膀,環繞著那滴金紅色妖血飛翔。

    妖血內,黑潯的模糊魂影,正一點點地變得清晰。

    眾人神色愈發凝重。

    突然間,一圈接著一圈的,環形的暗藍幽光,在那滴妖血內,環繞著黑潯的魂影。

    “蓬!”

    灰鴉的那滴本命精血,當空爆滅!

    一只只撲動翅膀,由灰羽變幻而成的小烏鴉,盡數死亡。

    灰鴉悶哼一聲,金色的眼瞳,光芒瞬間淡化。

    “灰鴉大人!”

    “灰鴉!”

    徐子皙,還有各大宗門勢力的長老來客,紛紛驚叫。

    這一霎,所有人都變色了,都知道情況比他們設想的,還要糟糕!

    絲絲暗藍煙霧,從灰鴉的眼眶飄逸出來,枯瘦如柴的他,掏出一棵七彩靈參,一口吞下去,大力咀嚼。

    其嘴角,霞光四溢。

    “你們……”

    灰鴉抬頭,環顧四周,看著那些各大宗派的長老和來人,以陰沉而嚴肅的語調說:“你們帶來的那些試煉者,在海下怕是出了事。黑潯,剛剛我以離火金瞳,以妖血溝通過。”

    “結果,你們也看到了?黑潯,該是也被困住了。”

    “黑潯的實力,和我大體相當。能困住他的人,或者東西,也能困住我。”

    所有人都因他這番話,陷入了沉默。

    “情況到底有多糟糕,我現在不清楚。有一點,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就是,我沒辦法聯系上妖殿!”

    灰鴉看了一眼徐子皙,“以我剛剛所說行事!”

    徐子皙點了點頭,然后二話沒說,瞬間將七條巨蟒放出。

    七條巨蟒沒有下海,爭先恐后地,朝著寂滅大陸的方向飛逝。

    徐子皙的身子,連著七條巨蟒的蟒尾,她被七條巨蟒拖拽

    著,就在星燼海域的天空,以驚人速度飛走。

    “被你們領過來的這一批試煉者,并沒有太多非凡人物,除了那柳鶯,還有唐燦,就沒有特別耀眼者了。”灰鴉看著他們,說道:“能活下去的,應該不會太多。反正,也不是特別稀罕的天才,你們立即撤離星燼海域,再以你們的方式,和各自宗門溝通,告訴他們,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在灰鴉來看,嚴祿,吳沛,費羿,還有蘇妍、藺竹筠之類,都只是普通而已。

    如此人物,各大宗門并不罕見,死便死了。

    他讓那些人不要太心疼。

    “稟告宗門,怎么說?說什么?”水月宗的一位長老道。

    “天外異物作祟!”

    此言一出,大家皆轟然變色。

    ……

    “吾乃溟沌鯤!”

    一股微弱至極的意識,從高懸于天的,那一輪清涼彎月蕩漾而出。

    剛完成黃庭第八煉,才突破到黃庭境后期,正在感慨,躊躇滿志的虞淵,還沒有來得及好好體悟,黃庭境后期的微妙變化,就覺察出異狀。

    若非他修行“慧極鍛魂術”,天魂的感知敏銳,都不可能感應出那意識波動。

    “吾乃溟沌鯤,由天外星河而來。”

    “吾乃溟沌鯤……”

    彎彎月牙內,極其微弱的意識,反反復復地重復著。

    虞淵終回過神來,沒有著急去洞察自身的變化,而是皺著眉頭,保持警惕地說了一句:“我在聽。”

    不斷重復的意識,戛然而止。

    虞淵則是,神色沉靜地,盯著那一輪彎月。

    好半響后,那個微弱的意識,才再次生出波動,“你,你在我肚子里……”這次意識波動,顯得很是憋屈無奈,深藏著無盡的委屈一般。

    “嗯,猜出來了。”

    虞淵活動著肩膀筋骨,看著那一根根的參天石柱,神色如常地說道:“你被困在此,多少年了?”

    “很久很久了,久到……”

    自稱“溟沌鯤”的天外異物,思索著,組織著語言,再次以意識傳遞,“久到你們這些螻蟻般的家伙,竟然成了浩漭天地的霸主。竟然,壓過了妖族和巨龍,做出了他們都做不到的事情。”

    “咦!”

    虞淵故意大驚小怪地高呼,“你被困那么久,知道的事情,似乎不少嗎?那些古老的妖文,鎮壓囚禁你的時候,我們人族在浩漭天地,應該還沒有崛起吧?”

    “這片海域,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千萬年來,如你般來試煉的家伙,數都數不過來。”溟沌鯤的意識,從之前的有些凝滯,變得逐漸順暢,似乎也在迅速地適應習慣,“我雖然被困在這里,不能動彈,被那些該死的圖騰柱鎮壓,可外界的變化,我能通過來星燼海域的人,聆聽到,感覺的到。”

    “妖族和巨龍做

    不到的事,是什么?”虞淵問。

    “妖族主宰浩漭天地時,從來沒有真正的,沖破這方天地的束縛,沒有能深入到星河內部。”溟沌鯤長吁短嘆,“最渺小的人,找到吸納靈氣,煉化入體的方法,踏上修行之路后,竟然成了宙宇間,最大的驚變。”

    “人族掌控浩漭天地后,才將觸手,伸到星河之內,攪風攪雨,為所欲為。”

    “想當年,我破入浩漭天地后,對你們這些螻蟻般的生靈,連多看一眼,都不會。”

    溟沌鯤的意識動蕩,在這時,充滿了優越自豪感。

    如高等階的智慧生靈,俯瞰低等階的牲畜蚊蠅。

    虞淵嗤笑出聲,“你在星燼海域看了那么多年,看了那么久,該知曉人的衍變,強盛的過程。你也已經認清事實,知道現今的天地,說的算的,究竟是誰了。”

    “知道了。”溟沌鯤識趣地回應。

    “好了,說說看,你聚涌那么丁點的微弱意識,想和我說什么?”虞淵兩手環肩,靠著那把劍鞘,仰望著那一輪清冷月亮,“我在你肚子那么久,修煉了那么久,你都不聞不問。如今跳出來,想做什么?”

    “那……劍鞘,里面所藏的力量,能徹底毀掉我。”溟沌鯤道。

    虞淵回頭,看了一眼插在靈石縫隙的劍鞘,燦然一笑,將劍鞘拔出來,攥在手中,“看出來了。你之前鬧騰了很久,連那些你說的圖騰柱,都差點壓制不住你。它出來后,你忽然安靜了下來。”

    “我感覺到了,感覺到了它的威能,我恐懼死亡,所以……”

    溟沌鯤誠懇地,說出自己怕死,再次哀求:“我希望你,不要用這把劍鞘來針對我。你可以用它,對付別的,比我威脅更大的。”

    “星燼海域的海底,有比你溟沌鯤更可怕的天外異物,更可怕的禍亂?”虞淵訝然。

    “有的。”

    “什么?”

    一番沉寂,溟沌鯤似畏懼著什么,所以沒立即回應。

    好一陣子后,才再次傳遞意識波蕩,“我前段時間反復掙扎,想要拼盡力量,擺脫圖騰柱的封禁,也是因為感覺到那東西不對勁。那東西出了岔子,這方星燼海域,魔宮、妖殿的鎮守者,所有的試煉者,都會死。”

    虞淵終于變色,“你說什么?!”

    “海底,不僅僅有我,還有別的。”溟沌鯤緩緩道。

    “比你威脅還要大,讓你都不安的,是什么東西?”虞淵深深吸了一口氣,死死瞪著那一輪清冷彎月,說道:“它的不對,會令這方海域,生靈涂炭?”

    “是的,它和我不一樣,它會害死所有!”

    溟沌鯤的意識,激動了起來,“不要用那劍鞘對付我,里面所藏的力量,用盡了,就沒了。你應該用劍鞘,對付它。”

    “它是藍魔之淚!”

    ……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玩股票开户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 广安麻将血战规则 11选5任五210注万能码 快乐赛车注册 上海快三 南粤36选7走势图200期 贵州快316期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晚上 广东麻将鬼牌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新快三开奖 新疆35选7兑奖 河南快三走势图在线 山东德州11选5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