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三百一十四章,嫁衣
    “那么多年来,你没照过镜子吧。”李果眯着双眼,一边控制维持者水镜,一边说道:“你就没发现,你的‘形’‘真’‘理’已经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了吗?”

    楼兰国王抬头看着天顶,上面崇拜的祝融火神同样是人面兽身,和他一模一样。

    “所以,崇拜祭祀祝融,就会变成他的形状?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果看着心神皆不清静的楼兰国王说道:“你,当年做了?#35009;?..”

    做了?#35009;矗?br />
    “我当年在地下秘密祭祀祝融吗,希望火神能够降临庇护?#34915;?#20848;,将那些侵略者一个不留的驱逐出去。”楼兰国王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是在自省,呢喃道:“有一天,我得到了他的‘感召’,我得到了他的传承,他在我耳边低语,呢喃,在诉说,在诉说着火焰的伟大,在诉说着先天的第一缕火焰,第一丝火苗,第一道灵韵。”

    在诉说的同时,楼兰国王的周身有一些阴恻恻的味道。

    仿佛诉说的不是?#35009;?#28779;神的伟大,而是某个身居九幽冥界的邪灵,在进行着?#35009;?#19981;可告人之事...

    感受着阴恻恻氛围的李果嘴角抽搐,追问道。

    “然后呢,然后你就修炼下去了...”

    “对,然后我假死闭关于此,修炼祝融传我的秘法,我的修为每天都在进步,我的能力每天都在变强,那都是祝融神赐予的...”楼兰国王似乎回忆到痛苦之处,狰狞道:“我修为有成,我想出去,我想救下我的楼兰国,却没想到,那些秃驴,却说我的路子是错的,却说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信,我不服!我若是错的,他们当初就应该能杀掉我,而不是镇压我!”

    “?#28909;?#36873;择镇压,那便是说明了,他们不如我!?#28909;弧?br />
    此时,李果的声音宛如凉水一般,浇灭了楼兰国王的狂气,悠悠道。

    “他们是不如你呢,还是不如火神祝融呢?”

    为此,李果乘胜追击,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被打败,又是怎么被镇压的吗?一切的一切,你,还能想得起来吗?”

    面对李果的疯狂发问,楼兰国王表情呆滞,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像...记忆的确是?#34892;?#27169;糊。

    为?#35009;?..为?#35009;?#20250;模糊呢?

    “你是谁?”李果追问道。

    “我是楼兰国王...”楼兰国王强调道,只是这个‘我’字已经?#34892;?#21160;摇。

    “楼兰国王是谁?”李果眯着眼问道:“姓?#35009;?#21517;?#35009;矗?#23478;里几个人,家里几口田,家里几亩地?”

    “我..”楼兰国王只觉得身形灵机涌动,双眸似乎化为岩浆:“我是谁!”

    灵韵涌动,楼兰国王仿佛在随时爆发的边缘,周围的火相被演绎到了极致。

    “这就是虞兮前辈说的,你走错路了。”

    李果淡然道:“你以未得异能的凡人之身,修先天之神的功法,本就不可能,可你却能在此道上有所建树,为?#35009;?..那当然是因为你的身体逐渐在朝着先天之神的躯体靠近。”

    “你的‘形’‘真’‘理’都在朝着名为祝融的先天火神靠近,修炼这门功法的从来就不是‘楼兰国王’,而是另外一个存在。”

    “而楼兰国王的所做所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为?#22235;?#20010;存在做嫁衣而已!这门功法,本就是一个陷阱,为他人做嫁衣的路子...难道这还能是对的?”

    李果的声音如同暮?#26576;?#38047;,声声入耳。

    刚说完,楼兰国王便不再癫狂发疯,表情冷静,双眸淡漠的盯着李果。

    那眼神。

    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天神在盯着蝼蚁一般。

    .......

    远在吐鲁番盆地,火焰山处。

    调查组的科?#32423;釉闭?#30097;惑道:“咿,卫星显示,这里的温度开始降低了...已经完全下滑至和别的地区一样的温度了,但其余地区的温度开始剧?#30097;?#39640;,升高速?#28982;?#21313;分的迅速。”

    科?#32423;?#30340;队长双手抱肩,眉?#26041;?#36441;。

    “?#35009;?#24773;况。”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26412;掣浇?#24320;始升温...热源已经确定,于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处。”其中一名科?#32423;釉闭?#22312;汇报情况。

    在特制的装?#36861;砍低猓?#28966;灼的土地已经开始退烧,不再对科?#32423;游?#20135;生影响。

    “老大,看起来是热源转移了。”科?#32423;?#25104;员说道:“我们要不要转移目的地,去那里调查?”

    那名女队员则是拱了拱科?#32423;?#25104;员的腹部说道。

    “老大说过,我们的职责是听从命令,而不是...”

    “我们立刻转移去那里。”

    科?#32423;?#30340;队长?#28872;?#36947;。

    女队员一脸愕然,之前不是说过,真相不重要,服从军令才是最重要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变卦了。

    面对队员们的疑惑,队长只是淡淡的说道。

    “那里原本温?#20154;淙黄?#39640;,但十?#21046;?#32531;,勉强能够让人生存,当地还有不少人留守没有撤离,而以通报的速度升高的话,那里的温度会直接上升至如今‘火焰山’的程度,你猜猜,如果不及时撤离的话,那里的人会怎么样。”

    所有?#35828;?#33080;色都变了。

    如果那里的温度?#26412;?#19978;升到如今火焰山的话,那里当真会变成一块人间炼狱!

    正当几人?#24613;?#25764;离之时,却发现向导没有上车。

    “怎么回事,快把那?#19968;?#32473;?#39029;?#26469;...”队长呵斥道,若是不把那向导?#24050;?#20986;?#21019;?#36208;的话,这方圆数十里无人烟的绝地他可走不出去。

    ?#27426;?#27492;时,一阵风沙吹过,在冲锋车下赫然露出了一大块的尸骨来。

    女队员也不是柔弱女子,在看到露出的尸骨时,脸色一变,然后凑上前去使能力将尸体弄出来。

    ?#27426;?#30475;着这尸体时,大家脸色都狂变。

    这腊干的尸体,不正是那向导吗?

    “?#28909;?#36825;是向导的话,那么这两个月里协助我们的人是谁...”队长冷静下来,查看尸骨,确定死亡时间为两个月,和自己来到这里的时间相吻合。

    向导的死...

    假冒向导的失踪...

    温度异变地转移...

    队长心思微沉。

    “这是一个阴谋...”

    ......

    天空因他的愤怒而燃烧,海水因他的愤怒而沸腾,大地因他的愤怒焦黄。

    在‘楼兰国王’的眼神化作无情无欲,仿若天道之物时,整个地区的‘火相’都在沸腾。

    “几有古神之相...”

    李果看着虚浮于空中的‘楼兰国王’,大概猜测出一些?#22235;?#20102;。

    远古大能,借尸?#22815;輳?#20511;骨重生。

    将这‘楼兰国王’的‘形’‘真’‘理’都改造成火神祝融的形状。

    此时,这位‘楼兰国王’也不多言,抬起手来,一股?#19968;?#32544;绕,仿佛要焚尽李果这一蝼?#24076;?#36825;一次,他连成楼都没放过,攻击范围覆盖其?#23567;?br />
    这位‘楼兰国王’的意识大概已经完全被‘祝融’所取代,六亲不认。

    正当这?#36824;?#31070;降临之时,山海异兽录也已经勾连成功,神异力量,勾连两界,以李果为媒,形成通路。

    一道白色倩影从眼前出现,没有其他动作,没有其他言语,只有一剑横空,天地之间只余这一剑光影。

    那一剑的芳华。

    李果还是第一次见虞兮全力出手的情况,这一剑如果?#28216;?#30340;?#38901;?#26159;自己的话,恐怕自己已经凉了...

    而这惊艳一剑,却并非朝着‘楼兰国王’杀去,而是朝着这地宫杀去。

    “不!?#38381;?#21270;为火神的‘楼兰国王’似乎是被触碰到了?#35009;?#36870;鳞,伸?#38047;?#38459;止虞兮。

    ?#27426;?#34398;兮的剑光却是更快。

    摧枯拉朽,剑光一闪,空中只余一到银芒。

    一剑,便削去了这?#30053;?#27004;兰国度建造的地宫。

    “妾身说你错了,并非单指这具肉身原主。?#24199;?#20846;背负长剑,犹如空谷幽兰一般,站在前方,语气无情淡然:“祝融火神,你,也错了。”

    在一剑销掉地宫的时候,楼兰国王的身体开始膨胀,爆炸,融化...

    “担其躯体,承其因果,你?#28909;?#25285;了他的肉身躯体,就应该承了他的因果。?#24199;?#20846;轻抚长剑说道:“可他的因果,却是脆弱无比...”

    销掉地宫就相当于销了楼兰国王种下的‘因’。

    借躯重生的‘祝融’无法借‘因’成‘果’!

    一步错,步步错。

    一步崩,步步崩!

    此时,这位兽神人面的古神凄厉怒吼,仿佛因为死亡而恐惧,而盆怒。

    但最后,祂还是逐渐平静了下来,躯体的崩毁无法逆转,祂的真灵再一次被拉扯入无尽命运长河之中...

    “这条路...错了...”‘祝融’此时抬起头来,逐渐崩毁的脸庞意外的出现了一丝疑惑,一丝?#26159;螅?#26395;着虞兮说道:“那么,有人走对路吗?”

    虞兮沉默片刻后,说道。

    “繁衍传承,?#22791;?#26356;替,轮回不止,才是生命的‘对’。”

    这‘祝融’却是沉言说道。

    “道理世人皆懂,可能看破的,又有几何...”

    ()

    
剑的秘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