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天下第一道長 > 第三百一十四章,嫁衣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那么多年來,你沒照過鏡子吧。”李果瞇著雙眼,一邊控制維持者水鏡,一邊說道:“你就沒發現,你的‘形’‘真’‘理’已經朝著那個方向走去了嗎?”

    樓蘭國王抬頭看著天頂,上面崇拜的祝融火神同樣是人面獸身,和他一模一樣。

    “所以,崇拜祭祀祝融,就會變成他的形狀?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李果看著心神皆不清靜的樓蘭國王說道:“你,當年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我當年在地下秘密祭祀祝融嗎,希望火神能夠降臨庇護我樓蘭,將那些侵略者一個不留的驅逐出去。”樓蘭國王似乎是在回憶,又似乎是在自省,呢喃道:“有一天,我得到了他的‘感召’,我得到了他的傳承,他在我耳邊低語,呢喃,在訴說,在訴說著火焰的偉大,在訴說著先天的第一縷火焰,第一絲火苗,第一道靈韻。”

    在訴說的同時,樓蘭國王的周身有一些陰惻惻的味道。

    仿佛訴說的不是什么火神的偉大,而是某個身居九幽冥界的邪靈,在進行著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感受著陰惻惻氛圍的李果嘴角抽搐,追問道。

    “然后呢,然后你就修煉下去了...”

    “對,然后我假死閉關于此,修煉祝融傳我的秘法,我的修為每天都在進步,我的能力每天都在變強,那都是祝融神賜予的...”樓蘭國王似乎回憶到痛苦之處,猙獰道:“我修為有成,我想出去,我想救下我的樓蘭國,卻沒想到,那些禿驢,卻說我的路子是錯的,卻說我從一開始就是錯的!我不信,我不服!我若是錯的,他們當初就應該能殺掉我,而不是鎮壓我!”

    “既然選擇鎮壓,那便是說明了,他們不如我!既然”

    此時,李果的聲音宛如涼水一般,澆滅了樓蘭國王的狂氣,悠悠道。

    “他們是不如你呢,還是不如火神祝融呢?”

    為此,李果乘勝追擊,繼續說道:“你還記得,當初你是怎么被打敗,又是怎么被鎮壓的嗎?一切的一切,你,還能想得起來嗎?”

    面對李果的瘋狂發問,樓蘭國王表情呆滯,愣在原地,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好像...記憶的確是有些模糊。

    為什么...為什么會模糊呢?

    “你是誰?”李果追問道。

    “我是樓蘭國王...”樓蘭國王強調道,只是這個‘我’字已經有些動搖。

    “樓蘭國王是誰?”李果瞇著眼問道:“姓什么名什么,家里幾個人,家里幾口田,家里幾畝地?”

    “我..”樓蘭國王只覺得身形靈機涌動,雙眸似乎化為巖漿:“我是誰!”

    靈韻涌動,樓蘭國王仿佛在隨時爆發的邊緣,周圍的火相被演繹到了極致。

    “這就是虞兮前輩說的,你走錯路了。”

    李果淡然道:“你以未得異能的凡人之身,修先天之神的功法,本就不可能,可你卻能在此道上有所建樹,為什么...那當然是因為你的身體逐漸在朝著先天之神的軀體靠近。”

    “你的‘形’‘真’‘理’都在朝著名為祝融的先天火神靠近,修煉這門功法的從來就不是‘樓蘭國王’,而是另外一個存在。”

    “而樓蘭國王的所做所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為了某個存在做嫁衣而已!這門功法,本就是一個陷阱,為他人做嫁衣的路子...難道這還能是對的?”

    李果的聲音如同暮鼓晨鐘,聲聲入耳。

    剛說完,樓蘭國王便不再癲狂發瘋,表情冷靜,雙眸淡漠的盯著李果。

    那眼神。

    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天神在盯著螻蟻一般。

    .......

    遠在吐魯番盆地,火焰山處。

    調查組的科考隊員正疑惑道:“咿,衛星顯示,這里的溫度開始降低了...已經完全下滑至和別的地區一樣的溫度了,但其余地區的溫度開始劇烈升高,升高速度還十分的迅速。”

    科考隊的隊長雙手抱肩,眉頭緊蹙。

    “什么情況。”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北境附近開始升溫...熱源已經確定,于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處。”其中一名科考隊員正在匯報情況。

    在特制的裝甲房車外,焦灼的土地已經開始退燒,不再對科考隊伍產生影響。

    “老大,看起來是熱源轉移了。”科考隊成員說道:“我們要不要轉移目的地,去那里調查?”

    那名女隊員則是拱了拱科考隊成員的腹部說道。

    “老大說過,我們的職責是聽從命令,而不是...”

    “我們立刻轉移去那里。”

    科考隊的隊長沉吟道。

    女隊員一臉愕然,之前不是說過,真相不重要,服從軍令才是最重要的嗎,怎么現在突然變卦了。

    面對隊員們的疑惑,隊長只是淡淡的說道。

    “那里原本溫度雖然頗高,但十分平緩,勉強能夠讓人生存,當地還有不少人留守沒有撤離,而以通報的速度升高的話,那里的溫度會直接上升至如今‘火焰山’的程度,你猜猜,如果不及時撤離的話,那里的人會怎么樣。”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如果那里的溫度急劇上升到如今火焰山的話,那里當真會變成一塊人間煉獄!

    正當幾人準備撤離之時,卻發現向導沒有上車。

    “怎么回事,快把那家伙給找出來...”隊長呵斥道,若是不把那向導找尋出來帶走的話,這方圓數十里無人煙的絕地他可走不出去。

    然而此時,一陣風沙吹過,在沖鋒車下赫然露出了一大塊的尸骨來。

    女隊員也不是柔弱女子,在看到露出的尸骨時,臉色一變,然后湊上前去使能力將尸體弄出來。

    然而看著這尸體時,大家臉色都狂變。

    這臘干的尸體,不正是那向導嗎?

    “既然這是向導的話,那么這兩個月里協助我們的人是誰...”隊長冷靜下來,查看尸骨,確定死亡時間為兩個月,和自己來到這里的時間相吻合。

    向導的死...

    假冒向導的失蹤...

    溫度異變地轉移...

    隊長心思微沉。

    “這是一個陰謀...”

    ......

    天空因他的憤怒而燃燒,海水因他的憤怒而沸騰,大地因他的憤怒焦黃。

    在‘樓蘭國王’的眼神化作無情無欲,仿若天道之物時,整個地區的‘火相’都在沸騰。

    “幾有古神之相...”

    李果看著虛浮于空中的‘樓蘭國王’,大概猜測出一些端倪了。

    遠古大能,借尸還魂,借骨重生。

    將這‘樓蘭國王’的‘形’‘真’‘理’都改造成火神祝融的形狀。

    此時,這位‘樓蘭國王’也不多言,抬起手來,一股烈火纏繞,仿佛要焚盡李果這一螻蟻,這一次,他連成樓都沒放過,攻擊范圍覆蓋其中。

    這位‘樓蘭國王’的意識大概已經完全被‘祝融’所取代,六親不認。

    正當這位古神降臨之時,山海異獸錄也已經勾連成功,神異力量,勾連兩界,以李果為媒,形成通路。

    一道白色倩影從眼前出現,沒有其他動作,沒有其他言語,只有一劍橫空,天地之間只余這一劍光影。

    那一劍的芳華。

    李果還是第一次見虞兮全力出手的情況,這一劍如果揮舞的對象是自己的話,恐怕自己已經涼了...

    而這驚艷一劍,卻并非朝著‘樓蘭國王’殺去,而是朝著這地宮殺去。

    “不!”這化為火神的‘樓蘭國王’似乎是被觸碰到了什么逆鱗,伸手欲阻止虞兮。

    然而,虞兮的劍光卻是更快。

    摧枯拉朽,劍光一閃,空中只余一到銀芒。

    一劍,便削去了這仿造樓蘭國度建造的地宮。

    “妾身說你錯了,并非單指這具肉身原主。”虞兮背負長劍,猶如空谷幽蘭一般,站在前方,語氣無情淡然:“祝融火神,你,也錯了。”

    在一劍銷掉地宮的時候,樓蘭國王的身體開始膨脹,爆炸,融化...

    “擔其軀體,承其因果,你既然擔了他的肉身軀體,就應該承了他的因果。”虞兮輕撫長劍說道:“可他的因果,卻是脆弱無比...”

    銷掉地宮就相當于銷了樓蘭國王種下的‘因’。

    借軀重生的‘祝融’無法借‘因’成‘果’!

    一步錯,步步錯。

    一步崩,步步崩!

    此時,這位獸神人面的古神凄厲怒吼,仿佛因為死亡而恐懼,而盆怒。

    但最后,祂還是逐漸平靜了下來,軀體的崩毀無法逆轉,祂的真靈再一次被拉扯入無盡命運長河之中...

    “這條路...錯了...”‘祝融’此時抬起頭來,逐漸崩毀的臉龐意外的出現了一絲疑惑,一絲渴求,望著虞兮說道:“那么,有人走對路嗎?”

    虞兮沉默片刻后,說道。

    “繁衍傳承,繁復更替,輪回不止,才是生命的‘對’。”

    這‘祝融’卻是沉言說道。

    “道理世人皆懂,可能看破的,又有幾何...”

    ()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麻将微信红包提现金 广西11选5开奖视频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体育彩票金7乐开奖号 新快3技巧 26选5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qq麻将绿一色 易方达上证50指数 娱乐棋牌网下载 五分快三怎样看走势图 11选5中4个多少钱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福建22选5预测 30选5开奖历史走势图 幸运快3技巧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