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269章 米寺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趙豐卻有辦法,將之清洗焯凈以后就下鍋急火猛炒,并且加入了辣子和酸椒,一下就能將內臟的膻味蓋住。

    旺火油煎,這股子濃烈的油辣氣味立刻遠遠飄了出去,趙豐好似還聽到有人嗆到咳嗽的聲音。

    不多時,雜燴出鍋,趙豐端出白米飯,喚上黃大一起來大塊朵頤。

    黃大望著桌上油汪汪、紅艷艷的湯菜,一時下不了箸。

    光聞味兒他就連打了兩個噴嚏,顯然這里頭的東西不好對付。黃大一時苦了臉,他是一只食譜廣泛但是中規中矩的黃鼠狼,沒做好準備吃這個!

    “黃兄?”趙豐扒了幾口飯,見他遲遲不動嘴,出聲催促,“可是從前沒食過辣?”

    “沒、沒有。”黃大平時神馬都吃,就不吃辣!上次他在野外覓食,不小心啃到一根紅辣椒,特么的,辣到眼淚嘩嘩淌。

    “何妨一試?”趙豐笑道,“我特意降了辣度,基本是有香無辣。”

    人家盛意拳拳,黃大不得不硬著頭皮挾了塊豬肺,放進嘴里嚼了幾下——

    “如何?”

    趙豐話剛問完,就見黃大臉色一下脹紅,突然站起來沖去了天井,“噗”一下把肉塊吐出去老遠。

    “……抱、抱歉”趙豐一驚,趕緊打一杯涼白開水給他,“不知你竟不能近辣。”

    考慮到今天不是自己一個人用飯,這滿盆子紅油只是好看,其實辣度極低,孩童都可以吃。他知道有少數人完全不能食辣,未料黃大竟是其中之一。

    “米、米寺。”黃大被辣得滿嘴開花、頭上冒汗,漱了水才稍微壓下,但仍覺得口里可以噴火,話都說不利索,“不怪乃,素我記己一點辣唔次不了。”

    他是真地一口都不敢再吃了,辣不是味道,是痛覺。他是真地感覺到血槽降低,再多吃幾口,錨文的化形效果大概就維持不住了。

    不能使力過巨,不能遭受重擊。吃辣椒對他來說,就已經算是重創了。

    趙豐愧疚道:“我去買塊涼糕給你,可以解辣。”

    十來丈外有個點心鋪子,最拿手的就是天不亮開始泡米磨漿做各式涼糕,其入口冰潤,解辣最好不過。

    “不用。”黃大自己去后巷井里打上一桶水,咕嚕咕嚕喝掉半桶,這才覺火辣稍解。這會兒還是春天,井圈兒時常凝霜,打出來的井水猶是冰寒徹骨。

    他松了口氣,正想走回去,身后卻有個人走了過來,在半掩的門扉上輕敲幾下:

    “主人家可在?”

    這一排鋪子的后門都開在小街上,給店家起居之用,平時走動的人遠不如老街那么多。趙豐開了這么久的鋪子,后門從來沒響過。

    “有事?”他轉頭,看見門口不知何時站著一個少年,年紀最多是二十出頭,濃眉高鼻,眼睛有神。他很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這人。

    如是客人,為什么不從正門進來?

    這人往他身后看了一眼,鼻子動了兩下,忽然問他:“雞油辣?”

    “嗯?”趙豐一時沒接到這個話頭,愣了一下才道,“對!”

    “香是香,可惜沒什么辣味兒。”這人面帶遺憾。

    趙豐終于忍不住道,“您這是?”

    “我想找你買點海椒子。”這人手里亮出一錠銀子,“我初到春明城,這里伙食都要淡出……呃,都清淡,酒樓菜場,一根海椒的影子都看不著!”

    海椒即是辣椒,最早是走海路運過來的稀罕物事,所以以海字打頭。

    “說的是,春明城人好像不食辣。”趙豐看了看黃大,“我這里還有指天椒,稍等。”

    他轉身到天井檐下,摘回一串曬干的辣椒,每根長不及尾指,色澤鮮艷如火。

    希吉是有名的辣椒之鄉,幾乎人人嗜辣。趙豐背井離鄉別的都沒多帶,只有自曬的辣椒忍不得撂下。

    來到春明城,他就明白自己的決定有多正確:就像那少年所說,這里上至酒樓下至菜場,一根海椒的影子都找不著。

    此物無論在千食國還是句遙國都非本地特產,也就是三十年前才從北方傳入,句遙國根本還未流行起來。

    黃大只看一眼,就覺得自己鼻尖又要冒汗。

    那少年卻是滿臉驚喜:“你竟有這等好東西!”一把將銀子塞進他手心。

    趙豐卻往外推:“小東西,不值錢,你只管拿去。”頓了頓又道,“有了這個,哪怕是配著饃饃都有味道。”

    少年大笑:“說得是極!這東西就是給我續命,否則都要吃不下飯了……這錢你一定要收!”

    黃大隨著兩人動作擺頭,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莫名覺出這兩人之間似乎有一點惺惺相惜,就連推搡的動作看起來都像手牽手。

    不就是能多吃幾尾辣椒嗎,有什么了不起!他不服氣。

    最后少年看趙豐拒絕得堅決,只好收回銀子。幾尾辣椒干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沒必要太過計較了。

    “這樣罷,有事可以到蓮塘街東起第二扇門里找我,我姓哦……我姓風。看在這些辣椒份兒上,我會盡力。”

    又姓風!

    這城里到底有多少人姓風,為什么他成天都能遇見?趙豐正要開口,巷頭又轉過幾個身影,急急向這風姓少年走來,一邊道:“你怎么一聲不吭就出來了!須知外頭……”

    話未說完,他們一個拐彎,看見了趙豐、黃大兩人,立刻住了口,轉而對少年道:“該回去了。”

    “回吧,回吧。”少年擺了擺手,“我就出來買點東西,馬上即回,頭尾要不了幾刻鐘,怕什么!”說罷向趙豐兩人道了個別,又道,“指天椒吃完了再來找你,下回請收銀子。”

    趙豐點頭,他就隨那兩人走了。

    轉眼,這幾人都沒了影子,但一陣風吹來,還是將他悻悻的聲音送到:

    “十幾天清湯寡水,嘴里要淡出鳥來……放心罷不會有事……”

    黃大當了半天觀眾,這時哼了一聲:“莫名其妙。”轉頭對趙豐道,“那個有錢的小子消遣我們呢?回來吃飯罷。”

    ()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17玩麻将下载安装 河北快三和值人工计划网站 标准普尔4321资产配置图 豪利棋牌app手机版下载 海南琼崖麻将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牛股股票推荐 网上棋牌游戏斗牛 南昌麻将免费下载 2019155期广西快乐双彩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如何做好客户资产配置 pc蛋蛋数据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澳洲幸运5定位走势 点点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