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158章 外援(加更)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不過他們十來年前沒見柳肇慶,這位鴻遠商會的前東家面貌大變,老得厲害,他們是匆匆一瞥也不敢確定,于是一路綴在后頭跟了過來。

    這幾位也琢磨,如果真是柳肇慶本人,他們更不可聲張,免得功勞和獎賞都被別人搶走。

    哥幾個對了下眼色,就抽出武器沖上前去。

    柳肇慶的護衛立刻上前迎戰。

    這邊以三打二,那邊身手了得,暫時難解難分。

    就在這時,柳肇慶身后的草叢中又冒出一個人影,飛快向他撲去!

    原來前面三個同伙行的是聲東擊西之計,引開守衛注意,最后這人才來擄走柳肇慶,料想老頭風燭殘年,能做什么抵抗,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過他手掌還未扣上柳肇慶的肩膀,后背就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一股巨力將他扯了開去。

    他一扭頭,就對上一雙綠油油的豹眼。

    螳螂捕蟬,不虞還有黃雀在后。

    這人尖叫著揮舞武器,想從地上掙起,黃金豹的動作快如閃電,喀喇一聲咬斷了他的頸骨。

    這豹子個頭也太大了,眨眼間又殺掉一人,前面那三個都是面露驚色,沒料到柳肇慶身邊居然有這么兇猛的妖獸。

    再算上眼前兩個護衛不好對付,三人心里已生退意,當下返身就往外跑。

    柳肇慶急聲道:“攔下,攔下,不能讓他們跑了!”否則走漏了消息,追兵必定源源不絕涌向這里。

    一名護衛立刻沖出,與巨豹一起追擊。

    余下那名護衛留在柳肇慶身邊,不敢離開。

    兩人注意力都在前方的追逃廝殺上,卻未留意到身后二十丈外草葉輕動,有個人影悄悄后退。

    這人作村民打扮,面帶驚色,一邊躡手躡腳后縮。

    這地方平時鬼影都沒一個,如今卻有兩隊人在廝殺!

    直到又退出十余丈,地形稍微開闊,草木也稀疏了,他才轉身小步快跑。

    這樣跑出二里地,身后無人追來,村人才放慢了腳步,撫著狂跳的胸膛。

    今晚是走了什么晦運!

    不過沒驚動那幾尊煞神,總是不幸中的萬幸,否則他會被滅口吧?

    他定了定神,又等了一會兒,身后只有風吹草木的沙沙聲,半個人影也沒有。

    這人終于放心,往自己村子走去,渾不知自己褲腿上趴著一只小蜘蛛。

    兩丈外的大樹上,有個紅衣女子正目送他離開。

    燕三郎扯了扯她的袖角:“不處理?”他以為千歲要對這個目擊者下手。

    “先留著,也許有用。”千歲往洄灣方向看了一眼,“那一邊才應該滅口。”

    ¥¥¥¥¥

    同一時間,衡西商會迎來了貴客,也是楊衡西孜孜以盼的救星。

    接風宴就擺在柳沛縣的繪元樓,客人一身灰衣,五短身材,頭大如斗,站起來勉強能夠到楊衡西的胸口。楊大東家身材魁梧就不說了,這人甚至沒有身邊的陪酒女子個頭高。

    但是楊衡西和馬紅岳對待他的態度,卻比從前對梅晶還要恭敬三分。馬紅岳親手給他斟酒道:“胡大人提前到來,我和老大的心就安定了。”

    這位胡大人睨他一眼,皮笑肉不笑:“我剛好就在附近辦事,你們面子大,呂峰長直接將我調過來了。”

    兩人訕訕一笑,說了幾句客套話。

    衡西商會在當地是個巨無霸,在攏沙宗東界也有名氣,它幾乎同時在四城十鄉發布懸賞,許以東家之位,不可謂不急切、不誠懇。聞訊的各路好手就開始匯往柳沛縣,倒給這個縣城更添車馬喧囂。比方說繪元樓是價格檔次在柳沛縣都能排進前三的大酒樓,平時入座率能有個兩成就了不得,可是從昨日起,這里幾乎就是座無虛席。

    這無數雙眼睛自然也看見楊、馬二位東家陪客走進包房,臉上的神情還恭謙得很,都是好奇:

    “那人是誰?”

    “當然是韻秀峰的高人。誰不知道衡西商會背靠著梅峰長那棵大樹?”

    楊衡西在包房里聽得直皺眉,再望見胡大人似笑非笑的神情,只覺兩頰好似被人打得啪啪作響。他隨手放了個隔音結界,那些惱人的議論才就此消失。

    胡大人伸箸挾起一塊用高湯煨得軟爛入味的魚膘,放進嘴里嚼了嚼:“把原委說與我聽吧,時間不多了。”

    馬紅岳又敬他一杯酒,這才將衡西商會面臨的麻煩娓娓道來。

    這么一說,就是個把時辰。

    他說得細,這位胡大人問得更細,一直問到了鴻遠商會和衡西商會的過節。楊衡西略有隱瞞,立刻被他發現。胡大人淡淡道:“不說便算了,但辦起案來有了偏差,就怪我不得。”

    楊衡西有求于他,臉色再尷尬,也只得將自己當年辦的破事都說了。

    胡大人聽了就笑道:“你們說端方竟然是柳肇慶之后?莫說梅峰長,就連我都覺匪夷所思。端方是被端家老爺親自送過來的,這些年在宗內風頭很勁,連宗主都幾度褒贊。”

    楊衡西咬牙道:“正因如此,梅晶護他像護自己心肝一般,連眼前線索都視而不見。”

    “梅峰長護短,在宗內也是出了名的。你們和端方對上,有苦頭吃了。”

    馬紅岳小心翼翼道:“既是如此,胡大人調查此事可也覺得為難?呂峰長那里……”

    胡大人目光如刀,剜了他一眼:“你以為我怕了端方?如果他真有這些案底,那是再好不過,呂峰長必然喜聞樂見!”

    楊、馬兩人頓時放下了心。這趟向巫賢峰求援果然沒有做錯,端方是梅晶最青睞的弟子,在攏沙宗也攬過許多風光,想來巫賢峰不悅他許久,這次一定想辦法抄他的底。果然也只有巫賢峰的大能,才能與梅晶對抗啊。

    “你們已經認定柳肇慶就是兇手,這幾天都未尋到他一點蛛絲馬跡么?”

    “當真沒有,就好似這人從世間蒸發一樣。”楊衡西搖頭,滿臉凝重,“懸賞令發出去,各路異士、各家商會也都加入進來。到昨天傍晚,他們也整合許多蛛絲馬跡,推斷柳肇慶就是兇手了,開始搜查十里八鄉。”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皇家棋牌游戏直营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记录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 李逵劈鱼赢钱提现的 上海明星麻将规律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 黑龙江p62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国内股票交易规则 江苏7位数走势图彩宝网 温州麻将怎么玩 快乐十分钟 3d试机号查询 美欣达集团 湖南皮皮麻将安卓下截 五粮液股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