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127章 监视(加更)
    待他坐定,端方指着桌上道:“你可知品茶步骤?”

    燕三郎摇头。他哪有功夫讲究这些?

    “这是井水罢?”端方笑道,“原本沏茶的水和茶具都要讲究,今?#31456;?#36807;不提。”

    他抬手冲茶,姿势亦极优美。热水从半空注下,沸而不滚,旋而不溢,在盏里只打满了七分。

    盏底那一点茶叶飞快舒展,仿佛名花盛开,绽出肥厚的朵瓣。

    ?#37070;?#24456;快转作淡黄,端方才举到鼻下,轻轻嗅了一口:“香!马掌柜手头存了不少好货啊。”

    燕三郎也学他模样,嗅了一下,然后轻轻啜了一口。

    他无非是怕烫,毕竟滚水才刚出锅。端方却笑赞一声:“对极,吃茶就要小口慢饮,品其回甘。”说到这里,却下意识看了白猫一眼。

    冲茶时,它就从树上跳到了桌边,这时正举着爪子洗脸。

    他不知道,正因有白猫在侧,燕三郎才敢毫无芥蒂地喝他沏出的茶。

    端方?#34892;?#20107;,燕三郎又不健谈,两人居然半晌无言,果然像是在默默品茶。

    好一会儿,端方才放下茶盏,轻声道:“三郎,你为?#25105;?#21435;衡西商会?”

    燕三郎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买得起?#31471;?#40857;诀》的人,怎么会把账房先生那一点工钱放在眼里?”端方往柴房一指,“我看你用的药?#27169;?#37117;不便宜。”小账房的月薪就是再涨十倍,都不可能买下那么多好药。

    燕三郎低声一叹:“?#40763;?#26242;时又没找到什么来钱的路子。”

    他说的是大实话,却把端方逗笑了:“当真?”

    “当真。能买?#31471;?#40857;诀》和药?#27169;?#19981;过仗着前段时间发了笔小财。”燕三郎正色道,“你看看我,像是富贵中人么?”

    这孩子说话的口气一直太成熟,端方总忘掉他的实际年龄,听见这么一句,笑容不由得一顿。是啊,他才十岁,又没别人可以倚靠。“?#28909;?#27492;,随我回拢沙宗吧,你这般自行修炼,恐怕今后也是……”

    后面的话不必多说,燕三郎也明白。明师的作用不可忽略,更何况大宗里面有更好的资源,他一个小小散修,再怎么努力,恐怕今后成就也是有限。

    燕三郎仍是摇头,坚定道:“多谢好意。但我不?#29976;?#25304;束。”他不等端?#23047;?#21475;?#22836;?#38382;回去,“对了,你说幼时也住过柳沛?”

    “对。”

    “那是几岁的事?”

    “约莫是……五六岁?”端方奇道,“问这个作甚?”

    “好奇,以及礼尚往来。”燕三郎问他,“你不是孤儿,那么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

    端方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孤儿?”

    燕三郎指了指桌上的茶叶:“孤儿不讲究这些。”能吃饱穿暖少受欺负就很不容易了,茶叶可是奢侈品。

    “家父是生意人,把买卖做去了其他地方,在柳沛呆不住,就带着我走了。”端方轻笑着摇头,目光在小院内?#25105;疲?#21518;来无意中发现我?#34892;?#22825;赋,于是送我去了拢沙宗。我的故事无趣得紧,没有你来得精彩。”

    曲折才叫精彩么?

    一盏茶喝尽,天色也暗下来,端方就告辞了。

    燕三郎倒茶叶洗茶盏,千岁就坐在桌边,肃容道:“他看中你了。”

    “什么意思?”男孩不懂。

    她伸出青葱般的玉指,轻轻敲着面?#30504;骸?#30007;人不止对女人?#34892;?#36259;,?#34892;?#23545;同性也?#34892;?#36259;。说不定这端?#23047;?#21619;独特,?#19981;?#20320;了呢?”说到这里,她还是憋不住笑了,“你小心些,这位在韵秀峰和衡西商会都是大红人,真想?#38405;?#20570;点什么,你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燕三?#19978;?#20102;想:“像陈通判对苏玉?#38405;?#26679;?”

    千岁一拍巴掌:?#32610;?#35299;!”

    燕三郎皱了皱眉:“?#33618;?#21543;?我还小。”

    端方对人再和蔼,也带着异士的高人一等。这些天他在商会冷眼旁观,看得再清楚不过。端方对待别人,肯定没有对待燕三郎那么亲?#23567;?br />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是这个态度?难道真像千岁说的,他对燕三郎有好感?

    “小什么??#40763;?#23681;嘿嘿两声,“?#34892;?#20154;就?#19981;?#24180;纪小的。你在黟城里没见过?”

    男孩默然。

    他在黟城当乞丐时虽好洁净,但每天都要把手脸涂黑,就是因为同城有个眉清目秀的小叫花子半夜里遭了侵害,第三天才浮尸河里,他不想自己沦落到那般下场。

    想起这些,他身上就是一阵恶寒。

    “对了,还有一件事。”她眼里有精光?#28860;?#36825;院子被人监视了,就是此刻、现在!”

    燕三郎的心思立刻收了回来:“在三十丈内?”超过三十丈,千岁够不着。

    “在三十丈内。?#40763;?#23681;黛眉轻扬,“想把他拽出来么?”

    “当然。”

    ……

    半?#21335;?#21518;,千岁提着一个男人跳进院子,拖进柴房,燕三郎随后关紧了柴房的门?#21834;?br />
    这人中等个头、相?#36130;?#24179;,属于扔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那种。燕三郎却咦了一声:“我认得他,这是商会里的伙计,名作焦乍。有一回,旁人还取笑他狡诈来着。”

    现在,这人满脸痴呆,哪有半点狡诈的模样?燕三郎伸手在他眼前拂了拂,发现他瞳孔依旧放大,没有焦距。

    “我用了一点迷魂术。?#40763;?#23681;耸了耸肩,“现在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也不清楚自己睡着还是清醒。你可以问了。”

    ?#20843;?#27966;你来的?”

    此人?#25293;?#36947;:“马掌柜。”

    这回答出乎燕三郎意料,他皱了皱眉:“马红岳?”

    “是,是马红岳。”

    “他让你做什么?”

    “监视院子里的人,看看小的平时都在做什么,还有端方什么时候来。”

    “小的”无疑就是指燕三郎了。

    “马红岳要做什么?”

    “不知道。”

    “为什么派你来?”

    “轻身功夫好。”

    再多问,焦乍就是一问三不知了。他现在处于潜意识放松的状态,很难撒谎,因此燕三郎明白他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千岁将这?#19968;?#25552;出去,从哪里来?#25237;?#22238;哪里去。再有半个时辰他就能自行清醒,不记得中间昏迷过,当然更不记得自己被提审过。

    ()

    
剑的秘密怎么玩
福利彩票查看历史记录 安徽11选5手机版 新疆11选5一定牛官网 剑灵苍穹盆地搬砖赚钱 福彩3d组六直选复试 福彩中心中福在线 临平股票配资 3d杀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内蒙古11选5最新走势图 三地走势图 北京赛车pk十富贵网 冠通棋牌游戏手机版本 qq分分彩app送37元现金 极速11选5走势图 网游拖怎么赚钱 幸运飞艇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