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58章 還愿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事實上,與木婆婆做交易的可不止是黃老太爺。附近五鄉四縣都有地方豪紳喜歡從木婆婆那里買藥。

    當然,這些人并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她還交給吳老八一枚聚靈珠,那是以怨木靈的本體煉就,可以對著毫無抵抗之力的生物使用,將其血肉精華快速提取出來。

    有了聚靈珠,山匪就不必巴巴趕著大群牛羊上山,只需要將灌滿了血肉精華的聚靈珠帶給她就行。

    男孩聽到這里,蘸了水在桌上寫了個扭曲的“人”字。

    他沒念過書,但這個字實在太簡單,他看過不止一遍,不難記住。

    然后他對著桌上的“人”字做了個張嘴去咬的姿勢。

    千歲噗哧一聲笑了。他這動作也太滑稽了。

    “咬人?”她反應過來,喃喃自語,“吃人?我真厲害,這都能猜對。”

    她看明白了,男孩想問的是,木婆婆明明可以吃牲畜為生,為什么非要吃人不可?若是她不吃人,好像也不會惹來殺身之禍吧?

    千歲眨了眨眼,笑嘻嘻道:“因為好吃呀。”

    男孩:“……”這回他是真地無言以對。

    “人也可以吃雞鴨牛羊度日,為什么非要吃熊掌魚翅、燕窩鮑魚?”千歲聳了聳肩,“同理,木婆婆也只是覺得人的味道更好,說不定是肉質細膩無膻味兒。但凡是掌握了生殺大權的,都以為自己想殺什么就能殺什么,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木婆婆也不例外罷了。”

    這話說完,她就發現男孩目光灼灼望著她。

    “干什么?”

    他很想問,她是不是吃過人肉,否則怎能形容得這樣生動。然而這么復雜的問題,他問不出口。

    趕緊治好啞病吧。男孩喝掉一杯水,就爬上床抖摟被子。

    夜了,該睡了,明天還要早起。

    在他沉入夢鄉時,千歲身邊也緩緩浮出琉璃燈。她撫摩著燈身上的裂紋,半晌才悠悠嘆了口氣。

    她從前丟過半條命,原本趁手的本命法器也完全損毀,不得已才重新換過這盞琉璃燈,打算將它作為本命法器培養。

    這只不起眼的小燈也曾有過威能無限、名動天下的高光時刻,破落后被她意外所得,一直列為收藏。如今,倒是和她一樣黯淡了。

    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將這盞燈補完。

    換過本命法器,就意味著她的修行路徑與從前完全不同。至少要到這盞燈修好了,她的境界才有望提升。

    燈中的豆焰比原先明亮了一點點,看著不再像轉眼即熄的模樣了。這點火焰代表的是她攢存的愿力,愿力越豐沛,燈火就燃燒得越猛烈。

    千歲望著這點星星之火,再看看床上熟睡的男孩,下意識揉了揉太陽穴。她的路,好像還長著呢。

    她輕手輕腳走出客房,找到驛卒要求買馬。

    漢子滿臉為難:“驛站里的馬兒,都是跑加急用的。”南來北往的急令經過這里,信差就要換上最好的馬兒繼續馳騁。

    千歲默默又加上一塊銀子。

    驛卒立刻想了起來:“噢,姑娘要是急用,我自個兒有馬,可以賣給你。”

    她笑靨如花:“那就謝謝了啊。”

    “您、您客氣。”驛卒被閃花了眼,說話都有點結巴,“誰出門在外還沒有急用的時候?”

    ……

    次日天不亮,這對“姐弟”就在驛卒眼皮底下騎馬離開了,往錦繡城而去。

    等到太陽升起以后,馬背上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官道上的行人越來越多,這條路也顯得越來越安全。

    還不到巳時,他就抵達錦繡城。

    這里的城門并沒有特設關卡,他順利通過,然后就近找了一家藥行抓藥。

    治療啞病的大部分藥物已經到手,只差幾味簡單的,千歲都寫在紙上了。男孩只要遞方抓藥,連開聲都不必,就將最后幾味藥物如斑蝥、過山風都配齊了。

    藥行伙計看到方子上的猛毒之藥雖然有些吃驚,倒也沒多說什么,抓藥收錢。

    男孩從藥行走出來,就去菜場買了半只熟雞,掰出碎肉喂給饑腸轆轆的白貓。

    做完這些,就到晌午了。

    他沿菜場往北走,找到入口有一株銀杏的巷子鉆了進去,走過三戶人家的木門,最后在第四戶門口停了下來,輕叩門扉。

    應門的是個六旬開外的老頭,圓臉糟鼻,只開一條門縫從里看人:“誰啊?”

    男孩看他那張臉就知道自己沒找錯人,于是遞了一個油紙包過去。

    “給我的?”老頭一臉莫名其妙接過,先看他一眼才低頭去拆包。

    油紙包里,躺著一枚木刻樹葉,還有兩枚貨真價實的金葉子!

    他吃了一驚,看看這兩樣東西,又看看男孩,聲音突然提高:“老八讓你送過來的?”

    男孩點頭。

    老頭把油紙包往他手里重重一塞,回身咣當一聲關上了門。

    男孩在原地愣了幾息,才聽見老頭的聲音從門后傳來,中氣十足:“還給他!再告訴他,老子到死都不收他的東西!”

    “嘖嘖,連親爹都不待見他。”白貓從竹簍里露出腦袋看熱鬧。

    老頭聲音太大,左鄰右舍都被驚動。男孩無意在此多留,遂將油紙包重新捆好,后退幾步,抬腕將紙包直接扔進了院門背后。

    一聲悶響,緊接著是一聲慘叫:

    “哎喲!”

    砸到人了?男孩腳底抹油,在老頭重新開門出來罵人之前,飛也似地溜掉了。

    這家人姓吳,老頭是山匪吳老八的父親。

    在平谷縣,千歲夜里造訪吳老八,很順利地拿走了他賣藥換來的金子。吳老八以為自己做夢,當時還順嘴提了個條件:

    他要給自己住在錦繡城的父親送點錢。

    吳老頭其實只有一子一女,但兒子在族中排第八,才有了這個稱號。吳老八自小就是潑皮浪蕩,十八歲那年殺了兩個人,被錦繡城通緝,沒找到出路,只好去毒牙山落草為寇。

    出事后,他的母親活活氣死,即將出閣的小妹遭對方退婚。

    彼時身在毒牙山的吳老八知悉此事大怒,又趁著夜色摸回城里,在退婚的男方家中大開殺戒。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黑龙江福彩p62奖结果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欢乐南京麻将安卓 11选5走势图云南 泳坛夺金走势图下载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 四肖期期准精选资料 重庆宣和麻将机批发 乐多棋牌游戏? 黑龙江p62开奖消息 苹果商店没有捕鱼达人 云南省快乐十分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四川麻将教程 快乐赛车app下载 河南杠次麻将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