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9章 白燈籠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她看小乞丐聽得認真,又給他打了個比方,“再比如你偷盜人家財物,有可能得手,也有可能被抓起來打個半死。那么你的偷竊就是因,由此產生的后果就可能有兩個,可能好,可能壞。”

    男孩臉上露出恍然神情。

    “有因必有果,但是善行未必有善報,惡行未必有惡報,你好心做好事很可能導致壞的結果,你做壞事么,也可能反而有好的效應。所以這世間有因果存在,但自有其規律。”

    說到這里,她不管男孩能不能聽懂,伸手一指他脖子上的墜子:“然而規律和法則也不是萬有的,偶爾也可以被打破,此謂失衡,也叫作有失天常。這枚木鈴鐺‘天衡’,它的最大作用就是能夠感應到被擾亂的因果。如果你我可以適時出手做些修補或者調整,那么這段因果被補好了,可以繼續運行了,由此產生的圓滿業力同樣也會被木鈴鐺感知、吸收,作為反饋給我們的報酬。”

    她一口氣說到這里,見男孩望著她出神,頓感挫敗:“所以,你一丁點都沒聽懂對不對?”

    男孩用力搖頭。

    真是秀才遇見兵,她怎么就遇上了這么個榆木腦袋!千歲肩膀耷拉下來,努力抑住狂暴的沖動,簡明扼要來了一句:“附近如有任務能接,這木鈴鐺就會提示你;做完任務以后,你就可以收獲力量了!”她按了按太陽穴,“我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這回男孩用力點頭,給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懂了。早這么說,他早明白了嘛,這女人的嘴真笨。

    就是接任務,做任務,收報酬嘛!死在荒園那個大漢就是這么干的,只不過他交代任務給男孩是先付錢,這個木鈴鐺是事后才肯給報酬。

    唉,要給這小蠢蛋解釋清楚可真費勁。千歲長長吁了一口氣:“不過能干擾到因果的人或者生物,一般都不是善茬。所以——”她輕咳一聲,“通常來說,我們要用上一點點……唔,無傷大雅的小手段才能完成任務。”

    小手段?男孩直覺不會像聽起來這么簡單。

    她憑窗而立,望著天上電蛇閃耀。風裹著雨拍在她臉上,她將衣襟收攏,又搓了搓自己胳膊。

    男孩對這動作太熟悉了,他也常常做出。可是,她也會覺得冷嗎?

    千歲轉身面對他:“接下來,你打算怎辦?”

    男孩目光晦暗,不覺得她誠心咨詢他的意見。他是個啞巴,只能點頭和搖頭,哪可能親口告訴她“怎么辦”?

    千歲笑靨如花:“那我就代你說了。雖然暫時躲過這些黑衣人,但你也看到他們尋不到你不罷休的決心。要是黟城繼續封鎖內外,你被他們找到只是時間問題。”

    事實如此,他無異議。

    “因此當務之急,是趕緊幫我恢復一點力量。這么一來,我們才有自保之法。”

    這回她說出了“我們”。

    男孩臉上難得露出茫然之色。她不是很厲害么,彈指殺人不費吹灰之力,怎么突然就連自保都難?

    這個轉折有點大。

    千歲抱臂在前,不滿道,“要我說幾遍?我曾經身受重傷,沉睡了不知多久才蘇醒過來,如今正是最虛弱的時候。”

    男孩露出個恍然大悟的表情。這女人架子擺那么大,原來是外強中干,現在也沒比他厲害多少嘛!

    千歲瞧得心頭火起,惡聲惡氣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男孩卻站了起來,朝她鄭重地點了點頭。

    現在他已經準備和她同進退。無論這女人是不是真像她表現出來的那么虛弱,他都只能幫她。那么,真和假又有什么所謂?

    “想清楚了?”她神奇地看懂了,“那么抓緊時間吧,木鈴鐺的因果任務可遇而不可求,在這么個彈丸之地恐怕遇不上。我還有個辦法……”

    話未說完,男孩忽然抓起木鈴鐺,向她晃了晃。

    這玩意兒忽然震動了,算不算是給他的提示?好像還能發熱,熨得他手心暖乎乎地。

    “怎么?”千歲不明其意,“我是說,弄不到愿力的話,我們還可以使用別的法子,先將我的……”話到這里,忽然咦了一聲,眼露驚奇,“不會吧?”

    男孩攤開手,那枚木鈴鐺不知從何時起閃著淺淡的綠光,上面的符字正在快速游走。

    “……這東西該不會壞了吧?”非要這么打臉嗎?她剛說了這小地方不太可能有任務,這玩意兒就狂閃,該不會是被封印太久故障了吧?

    她話音剛落,符文就凝出一個名字,不再游移:

    朱渙。

    千歲:“……”

    男孩側了側頭。鈴鐺上面顯示出來的,就是任務目標嗎?可惜他不識字。

    千歲把這個名字念了出來,然后問他:“你知道這是誰么?”

    她只隨口一問,沒抱什么指望,哪知男孩用力點頭。

    是了,黟城就這么大點兒地方、這么點兒人,如果木鈴鐺要找的是本地人,這小要飯的多半會知道。

    “行了,你帶路吧。”她打了個呵欠,“順便一說,目前我最多能只離開你三十丈距離,無法遠行。后頭若有需要,你得跟著我走。”

    男孩懂了,她得跟著木鈴鐺走。

    他出屋挪到墻邊,蹬了蹬腿想爬上去。千歲拎著衣領將他提起來,一把扔到了墻頭。

    在她手里,他不會比一只麻雀崽更重。

    男孩在墻上站直身體,往西看去,那里也是一片民宅。

    他往那里一指。

    “烏漆麻黑,誰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家。”千歲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唔,倒是有一扇門上掛著白燈籠,挺顯眼的。”

    男孩用力點頭。

    呃,“朱渙就住在那里?”

    那家的門臉兒不大,黑木還顯出兩分破舊。檐下掛著兩個白燈籠,按照本地習俗,那是家里有人新喪。

    千歲高高興興地拍了拍手:“走吧,我們去會一會這個朱渙。”

    男孩卻扯了扯她的袖子,在她的注視下頭一歪,眼一閉,嘴張開。

    這樣子真丑!她嫌棄道:“什么意思?”

    男孩晃了晃木鈴鐺,又向著那家白燈籠一指。

    “朱渙、白燈籠、死人……”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一定牛山东十一选五 三肖中30块得多少 广西麻将下载官方 上海时时彩3星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奖结 捷报比分网足球 直播意甲 类似辉煌棋牌的app wnba比分直播 360 山东快乐扑克3技巧 多乐彩大赢家破解版 西甲集锦 永利棋牌官网平台 来来安徽麻将安卓全集下载 青海11选5前三和值表 今天nba比分战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