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都市透視醫尊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不要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白鶴怒吼道:“既然這樣,我就算拼光所有白家武者,也要殺掉你。ranw?en ”

    “你一死,白雨韻也會死。你們都死了,龍魂刀就會是我的。”

    “白家護衛聽命,殺!”

    隨著白鶴一聲令下,剩下的真氣境武者,立刻朝著劉樂包圍過來。

    他們瞪著腥紅的眼睛,流露出瘋狂之色,殺氣騰騰的朝著劉樂靠近。

    “不用你們動手,我自己來。”

    劉樂停下來,突然把龍魂刀刺入自己的腹部,直接把腹部刺穿了。

    這一幕,把那些武者嚇了一跳,全都停了下來。

    白鶴微微一愣:“你這是在干嘛?”

    接著又哈哈大笑起來:“想要自殺嘛?”

    “真是聰明,算你有自知之明。”

    白建也激動了:“真是夠狠啊!”

    “放心吧,你死了之后,我們會讓白雨韻下去陪你。”

    劉樂閉上了眼睛。

    “吃吧吃吧,吃飽了,就給我殺了他們。”他用意念傳音道。

    “好的主人。”龍魂刀貪婪的吸食著劉樂的鮮血,力量迅速得到補充。

    而劉樂,卻因失血過多,精神瞬間萎靡下來,搖搖晃晃,站立不穩。

    要不是一把扶住沙發,他都要暈倒了。

    在他耳邊,還響著白鶴的聲音:“自殺了好,省得我們動手了。”

    還有白建的聲音:“等他一死,立刻把白雨韻殺掉。”

    “那把寶刀,就會成為我們白家傳家寶。”

    “對,至少能讓我們白家興旺發達三十年。”

    就在白鶴和白建激動興奮之時,白家僅剩下的八位還能站著的傷痕累累的武者,卻等不及了。

    他們看到了機會,紛紛說道:“家主,趁現在,殺了他吧!”

    “為白公子報仇。”

    “為白司長老報仇。”

    “為死去的弟兄報仇。”

    “家主,我們不能放過他。”

    “一定要把他碎尸萬段。”

    白鶴也覺得現在就是除掉劉樂的最佳時機。

    自殺太慢了,他也等不及了,沒有耐心看著劉樂慢慢的死掉。

    于是,他立刻命令道:“殺。”

    八位滿懷仇恨的白家武者,剎那間全都使出最強招式。

    他們從八個方位,一起殺向劉樂。

    劉樂笑了,在他笑起來的時候,龍魂刀突然飛了出去。

    劃出一道黑光,帶著強橫無比的氣勢,在劉樂意念控制之下閃電般殺了出去。

    速度太快,快到八位白家武者的脖子齊斷,鮮血汩汩流趟,染紅了武士服。

    他們瞪大眼睛,無比震驚的倒下。

    死。

    然后是白建,來不及逃跑,就被龍魂刀割斷了脖子。

    轟然倒地,死。

    最后是白鶴。

    他駭然失色,情急之下催動一百個鋼球,組成圓形盾牌,守護在身體前面。

    可是,沒用。

    龍魂刀瞬間砍在鋼球盾牌上面,就像砍在一張薄薄的的白紙上面一樣。

    鋒利無比的龍魂刀,輕易穿透這層紙,速度絲毫不減的砍在白鶴的腦袋上。

    腦袋像球一樣的滾了出去,像噴灑似的,灑了一地鮮血。

    白鶴,死。

    死的身首分離。

    龍魂刀飛回劉樂手中,劉樂突然一陣心悸,因為他感應到有人在暗中潛藏著。

    似乎早都鎖定了他,隨時都會出手。

    此時,劉樂已經到了極限,到了強弩之末。

    再有人殺他,他真的沒有還手之力了。

    劉樂強自鎮定下來,悄悄的透視四周,最終凝望向落地窗前,喝道:“出來。”

    只見一道透明的身影突然閃現,并隨著晃動而漸漸清晰。

    最終完全呈現出來,竟然是馬巖家的家主,神境小成的馬巖過軟。

    別說神境小成,就是再來一位發境小成,劉樂也已經無力再站。

    他傷的太重了,特別是最后一刀,他也失血過去,都有些站立不穩。

    不過,他不能倒,甚至都不能露出緊張害怕的神色。

    這一刻,他平靜的望著馬巖過軟,就像并不把馬巖過軟放在眼里一樣。

    “想不到你竟然能發現我。”馬巖過軟滿面震驚,有些失態。

    一點都沒有發現,劉樂已經外強中干。

    劉樂面無表情道:“偷偷摸摸的藏在這里,你想干嘛?”

    “想要偷襲我嗎?”

    “如果想找我報仇,你可以動手試試。”

    馬巖過軟嘆息一聲,搖頭笑道:“劉院長,不要誤會,我是來幫你的。”

    “幫我?”

    劉樂冷笑:“白家的人已經被我殺光了,用不到你幫。”

    “識相的話,趕緊滾蛋。”

    劉樂的語氣很沖,因為他已經沒有再戰之力。

    而且,白雨韻仍然處于生死邊緣,隨時都有可能斷氣。

    劉樂只想盡快把馬巖過軟嚇跑,好繼續幫白雨韻治療。

    然而,馬巖過軟仍然笑道:“劉院長,我是真的想幫你啊!”

    “剛才,我就知道白家的這群蠢貨,奈何不得劉院長,所以我并沒有出手。”

    “在那個時候,我要是出手幫你,就是看不起你啊!哈哈……是不是……”

    劉樂用龍魂刀指住馬巖過軟,怒聲道:“滾。”

    馬巖過軟面色一僵,急忙討好道:“劉院長息怒,我是真的想幫你。”

    “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惡意。”

    “實不相瞞,我早都到了,如果對你有惡意,也早都動手了。”

    劉樂將信將疑,因為之前他確實沒有感應到馬巖過軟。

    “你想干嘛?”最終,劉樂的語氣軟了一點,淡淡的問道。

    馬巖過軟松了一口氣,一本正經道:“我發現劉院長對白小姐情深義厚,不惜用身體去擋刀劍和白鶴的鋼珠,也要保護她的安全。”

    “可是,白小姐失血過多,已經生命垂危。”

    “就是現在送進醫院輸血,恐怕也來不及了。”

    “除非吃回血丹。”

    “而我這里,剛好有一粒,只要給白小姐吃下,就肯定不會有事了。”

    馬巖過軟從懷里摸出一個藥瓶,笑道:“這就是回血丹。”

    劉樂透視藥瓶,里面只有一粒紅色的丹藥。

    雖然他沒有見過這種丹藥,但是通過透視眼的暗中分析,他很快確定這粒丹藥具有一定的回血作用。

    顯然,馬巖過軟并沒有欺騙自己。

    “開個價吧,我買。”劉樂收起龍魂刀,神色微微緩和。

    “不賣。”馬巖過軟斬釘截鐵道。

    劉樂頓時握緊拳頭,他暗暗決定,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把丹藥搶回來。

    對他來說,這不是丹藥,而是白雨韻的性命。

    “你到底賣不賣?”

    就在劉樂再次召喚出龍魂刀,準備拼命時,馬巖過軟突然笑道:“送給你。”

    話音一落,他就直接把藥瓶扔給了劉樂。

    劉樂伸手接住,意外道:“你我有仇,為何送我?”

    馬巖過軟哈哈大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仇敵,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丹藥給你,只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原來有求于自己。

    劉樂放心下來,來不及詢問是什么忙,先急忙把丹藥喂給白雨韻。

    看著白雨韻吞了下去,他這才淡淡的說道:“我這人,恩怨分明。”

    “如果這粒丹藥真的能救活雨韻,我就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不管什么忙,我都會盡量幫你。”

    “如果救不活,你就給我滾得遠遠的,別再讓我看到你。”

    馬巖過軟認真道:“請劉院長放心,此丹極為珍貴,我也只有這么一粒。”

    “實不相瞞,就算流干了血的人,只要沒有死透,都能救活。”

    “而白小姐還不有到最兇險的那一步,自然不成問題。”

    在劉樂沒有力量繼續救治白雨韻的情況下,他只能寄希望于這粒丹藥了。

    沒過多久,白雨韻的眼睫毛突然顫動一下,隨即她就緩慢的睜開了眼睛。

    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里,倒映著劉樂的身影。

    劉樂一陣激動:“雨韻。”

    白雨韻嗯了一聲,卻因為身體太過虛弱,她說不出話,起不了身。

    馬巖過軟笑了起來:“劉院長,我說的沒錯吧!”

    劉樂透視白雨韻的身體,發現她真的好了。

    而且,丹藥之力還在恢復她的體力和精力,她正在越來越好。

    劉樂一陣感激道:“謝謝,不管是什么事,我先答應你了。”

    馬巖過軟拱手道:“好,等我那邊準備好,就來找你。”

    “什么忙?”劉樂心里好奇,還是問道。

    “暫時還不方便透露,請見諒。”

    馬巖過軟害怕劉樂拒絕,只能暫時保密:“請放心,不會有太大危險。”

    劉樂點點頭,也就不問了。

    對他來說,沒有什么比白雨韻活回來,更讓他開心的了。

    馬巖過軟又突然說道:“白家的高手死的差不多了,也沒有了利用價值。”

    “現在只剩白小姐一位后人了。”

    “劉院長,我決定把京城白家的產業還給白小姐,不知你意下如何?”

    劉樂輕輕的攙扶起白雨韻:“你來決定吧!”

    白雨韻抱著劉樂的手臂,猶豫了片刻,才輕聲道:“讓我想想。”

    “白小姐,這有什么好想的?你本就是白家人,白家的資產本就是你的。”

    馬巖過軟想以此討好劉樂,萬萬想不到,白雨韻竟然還要想想。

    “可是,我已經不是白家人了,白家的產業也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了。”

    白雨韻一陣苦澀,雖然她對白家已經沒有什么感情,白家二字仍然讓她心痛。

    馬巖過軟正義凜然道:“誰說你不是白家人?”

    “你就是白家人,白家將會以你為榮。”

    “而且,白家的武者全都死光了。”

    “有劉院長支持你,沒有人敢為難你,更是沒有人能阻止你。”

    白雨韻輕輕的靠在劉樂肩膀上:“可是,我只想在中海陪著劉樂,過普通人的生活,不想浪費這個心思了;所以,我不想要。”

    馬巖過軟震驚道:“白小姐,你真的不要嗎?那可是一百多億的財富。”

    白雨韻看向劉樂,問道:“你說,我要不要?”

    一百多億!

    劉樂有些心動。

    可是白雨韻都棄之如敝屐了,他自然不會繼續惦記著。

    而且,接手白家的資產之后,白雨韻就要去京城,劉樂也不放心。

    于是,他笑瞇瞇的說道:“隨便你。”

    白雨韻看向馬巖過軟,淡淡道:“不要。”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 波音投注澳门足球指数 青海11选5号码走势图 十一运前三直走势图 北京快乐3最新开奖 3d近200期开奖 广东麻将打法 英皇娱乐棋牌 黑龙江快乐十分群 上海快3 腾讯分分彩是什么 雷老虎最稳四肖选一肖 下载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安徽11选5 历史遗漏 陕西快乐10分 幸运农场8个全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