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都市透视医尊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不要
    白鹤怒吼道:“?#28909;?#36825;样,我就算拼光所有白家武者,也要杀掉你。ranw?en ”

    “你一死,白雨韵?#19981;?#27515;。你们都死了,龙魂刀就会是我的。”

    “白?#19968;?#21355;听命,杀!”

    随着白鹤一声令下,剩下的真气境武者,立刻朝着刘乐包围过来。

    他们瞪着腥红的眼睛,流露出疯狂之色,杀气腾腾的朝着刘乐靠近。

    “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来。”

    刘乐停下来,突然把龙魂刀刺入自己的腹部,直接把腹部刺穿了。

    这一幕,把那些武者吓了一跳,全都停了下来。

    白鹤微微一愣:“你这是在干嘛?”

    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想要自杀嘛?”

    “真是聪明,算你有自知之明。”

    白建也激动了:“真是够狠啊!”

    “放心吧,你死了之后,我们会让白雨韵下去陪你。”

    刘乐闭上了眼睛。

    “吃吧吃吧,吃饱了,?#36879;?#25105;杀了他们。”他用意念传音道。

    “好的主人。”龙魂刀贪婪的吸食着刘乐的鲜血,力量迅速得到补充。

    而刘乐,却因失血过多,精神瞬间萎靡下来,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要不是一把扶住沙发,他都要晕倒了。

    在他耳边,还响着白鹤的声音:?#30333;?#26432;了好,省得我们动手了。”

    还有白建的声音:“等他一死,立刻把白雨?#20185;?#25481;。”

    “那把宝刀,就会成为我们白家传家宝。”

    “对,至少能让我们白家兴旺发达三十年。”

    就在白鹤和白建激动兴奋之时,白?#21307;?#21097;下的八位还能站着的伤痕累累的武者,却等不及了。

    他?#24378;?#21040;了机会,纷纷说道:“家主,趁现在,杀了他吧!”

    “为白公子报仇。”

    “为白?#22659;?#32769;报仇。”

    “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家主,我们不能放过他。”

    “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白鹤也觉得现在就是除掉刘乐的最佳时机。

    自杀太慢了,他也等不及了,没有耐?#30446;?#30528;刘乐慢慢的死掉。

    于是,他立刻命令道:“杀。”

    八位满怀仇恨的白家武者,刹那间全都使出最强招式。

    他们从八个方位,一起杀向刘乐。

    刘乐笑了,在他笑起来的时候,龙魂刀突然飞了出去。

    划出一道黑光,带着强横无比的气势,在刘乐意念控制之下闪电般杀了出去。

    速度太快,快到八位白家武者的脖子齐断,鲜血汩汩流趟,?#31454;?#20102;武士服。

    他们瞪大眼睛,无比震惊的倒下。

    死。

    然后是白建,来不及逃跑,就被龙魂刀割断了脖子。

    轰然倒地,死。

    最后是白鹤。

    他骇然失色,情急之下催动一百个钢球,组成圆形盾牌,守护在身体前面。

    可是,没用。

    龙魂刀瞬间砍在钢球盾牌上面,就像砍在一张薄薄的的?#23383;?#19978;面一样。

    锋利无比的龙魂刀,轻易穿透这层纸,速?#20154;?#27627;不减的砍在白鹤的脑袋上。

    脑袋像球一样的滚了出去,像喷洒似的,洒了一地鲜血。

    白鹤,死。

    死的身首分离。

    龙魂刀飞回刘乐手中,刘乐突然一阵心悸,因为他感应到有人在暗中潜藏着。

    似乎早都锁定了他,随时都会出手。

    此时,刘乐已经到了极限,到了强弩之末。

    再有人杀他,他真的没有还手之力了。

    刘乐强自镇定下来,?#37027;?#30340;透视四周,最终凝望向落地窗前,喝道:“出来。”

    只见一道透明的身影突然闪现,并随着晃动而渐渐清晰。

    最终完全呈现出来,竟然是马岩家的家主,神境小成的马岩过软。

    别说神境小成,就是再来一位发境小成,刘乐也已经无力再站。

    他?#35828;?#22826;重了,特别是最后一刀,他也失血过去,都?#34892;?#31449;立不稳。

    不过,他不能倒,甚至都不能露出紧张害怕的神色。

    这一刻,他平静的望着马岩过软,就像并不把马岩过软放在眼里一样。

    “想不到你竟然能发现我。”马岩过软满面震惊,?#34892;?#22833;态。

    一点都没有发现,刘乐已经外强中干。

    刘乐面无表情道:“偷?#24471;?#25720;的藏在这里,你想干嘛?”

    “想要偷袭我吗?”

    “如果想找我报仇,你可以动手试试。”

    马岩过软叹息一声,摇头笑道:“刘院长,不要误会,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

    刘乐冷笑:“白家的人已经被我杀光了,用不到你帮。”

    “?#26029;?#30340;话,赶紧滚?#21834;!?br />
    刘乐的语气很冲,因为他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而且,白雨韵仍然处于生死边缘,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刘乐只想尽快把马岩过软?#25490;埽?#22909;继续帮白雨韵治疗。

    ?#27426;?#39532;岩过软仍然笑道:“刘院长,我是真的想帮你啊!”

    “刚才,我就知道白家的这群蠢货,奈何不得刘院长,所以我并没有出手。”

    “在那个时候,我要是出手帮你,就是看不起你啊!哈哈……是不是……”

    刘乐用龙魂刀指住马岩过软,怒声道:“滚。”

    马岩过软面色一僵,急忙讨好道:“刘院长息怒,我是真的想帮你。”

    “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恶意。”

    “实不相瞒,我早都到了,如果?#38405;?#26377;恶意,也早都动手了。”

    刘乐将信将疑,因为之前他确?#24471;?#26377;感应到马岩过软。

    “你想干嘛?”最终,刘乐的语气软了一点,淡淡的问道。

    马岩过软松了一口气,一本正经道:“我发现刘院长对白小姐情深义厚,不惜用身体去挡刀剑和白鹤的钢珠,也要保护她的安全。”

    “可是,白小姐失血过多,已经生命垂危。”

    “就是现在送进医院输血,恐怕也来不及了。”

    “除非吃回血丹。”

    “而我这里,刚好有一粒,只要给白小姐吃下,就肯定不会有事了。”

    马岩过软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笑道:“这就是回血丹。”

    刘乐透视药瓶,里面只有一粒红色的丹药。

    虽然他没有见过这种丹药,但是通过透视眼的暗中分析,他很快确定这粒丹药具有一定的回血作用。

    显然,马岩过软并没有欺骗自己。

    “开个价吧,我买。”刘乐收起龙魂刀,神色微微缓和。

    “不卖。”马岩过软斩钉截铁道。

    刘乐顿时握紧拳头,他暗暗决定,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把丹药抢回来。

    对他来说,这不是丹药,而是白雨韵的性命。

    “你到底卖不卖?”

    就在刘乐再?#25569;?#21796;出龙魂刀,?#24613;?#25340;命时,马岩过软突然笑道:?#20843;透?#20320;。”

    话音一落,他就直接把药瓶扔给了刘乐。

    刘乐伸手接住,意外道:“你我有仇,为何送我?”

    马岩过软哈哈大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仇敌,?#35009;?#26377;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丹药给你,只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原来有求于自己。

    刘乐放心下来,来不?#25226;?#38382;是?#35009;?#24537;,先急忙把丹药喂给白雨韵。

    看着白雨韵吞了下去,他这才淡淡的说道:“我这人,恩怨分明。”

    “如果这粒丹药真的能?#28982;?#38632;韵,我就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不管?#35009;?#24537;,我都会尽量帮你。”

    “如果救不活,你?#36879;?#25105;滚得?#23545;?#30340;,别再让我看到你。”

    马岩过软认真道:“请刘院长放心,?#35828;?#26497;为珍贵,我也只有这么一粒。”

    “实不相瞒,就算流干了血的人,只要没有死透,都能?#28982;睢!?br />
    “而白小姐还不有到最凶险的那一?#21073;?#33258;然不成问题。”

    在刘乐没有力量继续救治白雨韵的情况下,他只能寄希望于这粒丹药了。

    没过多久,白雨韵的眼睫毛突然颤动一下,随?#27492;?#23601;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里,倒映着刘乐的身?#21834;?br />
    刘乐一阵激动:“雨韵。”

    白雨韵嗯了一声,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她说不出话,起不了身。

    马岩过软笑了起来:“刘院长,我说的没错吧!”

    刘乐透视白雨韵的身体,发现她真的好了。

    而且,丹药之力还在?#25351;此?#30340;体力和精力,她正在越来越好。

    刘乐一阵感激道:“谢谢,不管是?#35009;?#20107;,我?#21364;?#24212;你了。”

    马岩过软拱手道:“好,等我那边?#24613;?#22909;,就来找你。”

    “?#35009;?#24537;?”刘乐心里好奇,还是问道。

    “暂时还不方便透露,请见谅。”

    马岩过软害怕刘乐拒绝,只能暂时保密:“请放心,不会有太大危险。”

    刘乐点点头,也就不问了。

    对他来说,没有?#35009;?#27604;白雨韵活回来,更让他开心的了。

    马岩过软又突然说道:“白家的高手死的差不多了,?#35009;?#26377;了利用价值。”

    “现在只剩白小姐一位后人了。”

    “刘院长,我决定把京城白家的产业还给白小姐,不知你意下如何?”

    刘乐轻轻的搀扶起白雨韵:“你来决定吧!”

    白雨韵抱着刘乐的手臂,犹豫了片刻,才轻声道:“让我想想。”

    “白小姐,这有?#35009;?#22909;想的?你本就是白家人,白家的资产本就是你的。”

    马岩过软想以此讨好刘乐,万万想不到,白雨韵竟然还要想想。

    “可是,我已经不是白家人了,白家的产业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白雨韵一阵苦涩,虽然她对白家已经没有?#35009;?#24863;情,白家二字仍然让她心痛。

    马岩过软正义凛然道:?#20843;?#35828;你不是白家人?”

    “你就是白家人,白?#21307;?#20250;?#38405;?#20026;荣。”

    “而且,白家的武者全都死光了。”

    “有刘院长支持你,没有人敢为难你,更是没有?#22235;?#38459;止你。”

    白雨韵轻轻的靠在刘乐肩膀上:“可是,我只想在中海陪着刘乐,过普通?#35828;?#29983;活,不想浪费这个心思了;所以,我不想要。”

    马岩过软震惊道:“白小姐,你真的不要吗??#24378;?#26159;一百多亿的财富。”

    白雨韵?#32874;?#21016;乐,问道:“你说,我要不要?”

    一百多亿!

    刘乐?#34892;?#24515;动。

    可是白雨韵都弃之如敝屐了,他自然不会继续惦记着。

    而且,接手白家的资产之后,白雨韵就要去京城,刘乐也不放心。

    于是,他笑眯眯的说道:“随便你。”

    白雨韵?#32874;?#39532;岩过软,淡淡道:“不要。”

    
剑的秘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