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回家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赤座山下,四面緊團。

    這是一條要想繼續攻打魯王必經的路。

    山上的棧道,之前還被陸畔命人給炸了,為的是要去先補充糧草,防止敵人追擊。

    宋福生終于明白陸畔在這里會餓死的可能性真的很大。

    這七號地點,這地形,很不好,沒人也就算了,還被包住了。

    不過,實實惠惠要想給困住,這里有個前提條件,和魯王搭伙的齊王要更有擔當。

    想出損注意圍困斷絕糧草和水源,那么就要派重兵在他宋福生來的那條送糧路上拼死鎮守。

    然而,事實證明,齊王并沒有派出重兵。

    很明顯,齊王和魯王并不是完全一心,只派出一些連正規軍都談不上的兩支人數相比較不算多的隊伍。

    為了保存實力,齊王帶著大量的齊王兵早就跑了。

    所以,這不就讓他拿著小地雷給干穿了嘛。

    而魯王這面,派兵真正開始展開攻擊。

    眼下也終于搭好了吊橋過來了。

    卻萬萬沒想到,陸家小賊并沒有餓的奄奄一息,倒是喘了口氣,緩過來啦。

    就是在這里,赤座山下,陰雨密布。

    魯王兵像小鬼子似的,人頭密密麻麻,他們剛搭好吊橋,大部隊剛過了這片陡峭的群山,雙方相遇。

    在山腳下的二十五里地外,兩軍狹路相逢。

    陸家軍的將領,當看見敵軍時,全都在心里笑了。

    他們坐在馬上,肋著馬繩,抹了把臉上的雨水一臉興奮,一看就是渾身上下好戰因子正在身體里涌動。

    難怪將軍讓再停留幾日。

    這回連吊橋都給他們搭好了。

    陸畔坐在馬上,瞇眼望著前方。

    敵軍大約兩萬兵勇。

    他卻連眉毛都沒挑一下,自從來了這里,一向面對以少敵多的戰事,已經比他心里預估來的人數少多了。

    “擺陣。”雨幕中,年輕將軍喝令道。

    且打了個陣型手勢。

    一個個傳令兵立即揮舞軍旗。

    要是用在現場的宋福生講解,他會告訴你,在古代,任何一場戰役就沒有不擺陣的。

    因為這里沒有耳麥。

    兵卒人數眾多,只有擺陣,他們才知道自己要站橫線還是斜線,要記住身邊的人,平日里訓練也是和陣型中附近的兵勇對練找默契,用平日刻苦訓練處的默契去廝殺搏命。

    各個將領,更是管人管一大片。

    副將們只負責自己在陣型中的位置,務必保證絕不讓敵軍突破。

    并且任何一個陣型里都有索敵、前鋒、中堅,兩翼等等,只不過由于主將設計陣型的不同有些許變化罷了。

    宋福生還會告訴你,這次他可真是開了眼界。

    他見到了好多好多的陣勢。

    陸畔那小子將來要是不成為這片土地上的軍事家,他都把腦袋摘下來當球踢。

    宋福生給這些陣勢起了名,實際上陸畔將這些對抗陣型取了啥名他不知道,他通過自個親自參與這場戰役,親眼瞧得的見識,起的名有:

    天地三才陣。

    五虎群羊陣。

    七星北斗陣。

    十面埋伏陣。

    宋福生長的第二個大見識里還有:讓影視劇騙了,假的,或許連米壽的夢里都是假的。

    因為陸畔并沒有沖對方將領叫陣,并沒有出現倆人在兩軍面前,大比武藝。

    反正他看見的是,人家陸畔一直在后面指揮來著,指揮動作都非常簡單,大手一揮,全軍掩殺過去。

    也是。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這才是正常的嘛,作戰主將是帶領百萬雄師打勝仗的,單挑逞能萬一再成了打醬油的那可壞菜了。

    宋福生不知道的是,陸畔就這場仗打的穩。

    這不是挨過餓成熟了?

    之前,雖然沒叫陣單挑,但也一直勇猛沖鋒來著。

    而此時,另宋福生更熱血沸騰的是,今日才終于得知女兒的五彩大呲花很是牛逼。

    他不曉得以前陸畔打仗時會不會這么瀟灑,畢竟在這里沒有耳麥沒有大喇叭,傳話都費勁。

    他只知道,今日,他看到了陸畔只要發出命令,呲花就上天,陸家軍的兵勇們看見顏色就能動起來。

    你看那人頭動的。

    陸家軍隊伍的兩翼,大炮亮相。

    對,干就完了,用炮轟,全線出擊!

    哪那么簡單,陸畔不舍得用。

    不過,炮一露面,敵軍確實慌了。

    不是說那面已經餓的沒什么戰斗力了?有戰斗力也就算了,為何連炮彈也有!

    “媽的!”敵軍將領臉露憤慨和慌張。

    他都慌了,就可想而知兵勇們。

    轟擊正式開始。

    附近的群山,像是里面有什么磁鐵礦之類的似的,天上又在打雷閃電再下雨,宋福生覺得自個絕對不是耳鳴,炮聲、雷聲格外的大,像有回聲波。

    宋福生,那你此時此刻在干啥呢?你在解說戰役哪?

    我沒,我上場了。

    在陸畔只放了四發大炮就不舍得再用,趁著敵軍全線慌張之時,綠色的大呲花上天,陸家軍們忽然大聲呼叫,非常強悍的就舉著刀劍矛盾牌沖了上去。

    只要沒斷腿的陸家軍傷員,跟著沖了上去。

    “殺!”宋福生也跟著沖了上去。

    這片群山下,到處充斥著叮叮當當的武器擊打聲,和誓死要弄死對方的嘶喊聲。

    宋福生很著急窩火,他一個也沒殺著。

    前有四壯開辟出一條殺人通道,四周和后面是陸畔的親衛兵。

    沒一會兒,宋福生他們這里就殺出了一片空地。

    宋福生還感覺自個累夠嗆。

    身在局勢中的宋福生不知道,這場戰役,陸畔只出手干了兩件事,用火硝將魯軍最大的將領射死,一刀斬斷魯軍軍旗。

    也正是因為這兩件事,陸家軍們是越戰越勇猛,敵軍是越戰越怯,竟不顧戰場上被督軍斬頭的危險,紛紛跪地棄軍器無數。

    近代戰爭能發生戰死至各位數仍堅守陣地。

    古代這里卻戰之百分之一二十就會全面崩潰。

    且敵軍有將領向陸畔投降。

    事后,宋福生也記不清這場仗打了多久,就記得一直在干,都干的雨停了。

    說白了,一場戰爭,不過寥寥數語,事后,或許連參與者都無法用語言描述得清。

    宋福生:恩,也或許是這里沒有無人機航拍。

    這場戰役后,陸畔下令,急行軍的速度趕路。

    吊橋上。

    宋富貴他們這些重傷員,是由陸家軍里一個個好男兒背過去的。

    而宋福生也是被背過去的,是由陸畔背過去的。

    他望著下面的山澗,腿軟,哆嗦的腳打滑。

    趴伏在定海將軍背上,宋福生還用衣袖給陸畔擦了擦汗。

    “我回去后,接著給你做大列巴。”

    “好。”

    幾日后。

    某處不知名的海域。

    宋福生帶著九族男兒們登上了送糧的船。

    旁邊船身里還有各種傷員,以及敵軍投降的將領。

    他激動的站在船上。

    這回,他徹底放心了。

    因為皇上派兵、派糧隊、派出數不清的一直在打造、新打造出的戰艦來了。

    那小子,陸畔,不會再是孤軍奮戰。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天津快乐10分杀码公式 易发游戏手机版官网下载 麻将群最新二维码群 本溪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在线股票平台 安徽麻将大全下载 澳洲幸运10真的假的 足彩比分推荐实单 微信股票群聊 超会盈棋牌游戏大厅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老11选5开奖结果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网上能赚钱的游戏 大唐麻将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