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傳承石板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聽了這個神秘人的話,日向日差頓時猶豫起來。

    沒想到這個黑色咒印,居然還有坑人的效果,這不就等于換了個人控制他們的生死,沒什么區別。

    看其猶豫的表情,雨夢繼續誘惑道:“你別想多了,只要你不背叛,我是不會將你怎么樣的。

    大家都是分家,沒必要坑人,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消滅宗家。

    只要宗家沒了,籠中鳥自然消失,我的黑色咒印,也就沒了效果,說到底,能殺死分家的還是籠中鳥。”

    “是啊,隊長,還有什么好猶豫的。”旁邊的直樹,幫腔道。

    被他們兩個輪流勸說,日差的想法開始松動,誠如他們所說,能控制他們生死的,根本原因,還是籠中鳥。

    想了下,日差點頭道:“好吧,我同意了。”

    經過一番交流,雙方終于達成了一致。

    “太好了,隊長,你肯加入,那我們的勝算就高了許多。”直樹興奮道。

    日差只是勉強的笑了下,對于這個決定,是對是錯,他很是沒底。

    “直樹,你去附近巡視,我要給日差,打上黑色咒印,需要安靜的環境。”

    沒有廢話,雨夢打斷了他們的聊天,吩咐過去。

    “哦,好。”

    面對這個神秘的大人,他還是很聽話的。

    “現在就開始嘛,我該怎么稱呼你。”日差問道。

    “你可以叫我湮滅。”

    雨夢一邊凝聚著黑色顆粒,一邊隨意回了一個名號。

    下一秒,在日差緊張的心情下,雨夢將黑色的顆粒,緩慢的注入到了他的腦神經當中。

    有了上次成功的經驗,雨夢自信了許多,手上的動作,很是穩健。

    這次的侵入,僅僅只用了十分鐘左右,就將黑色咒印完成。

    “好了!你試一下。”

    撤掉手中的黑色顆粒,雨夢提醒道。

    “完成了?”

    感覺也沒過去多久,腦中更沒有出現什么副作用,疼痛之類的事情。

    這讓日差很是懷疑,不會是被騙了吧,他都準備經歷一番,痛苦煎熬的思想了,到頭來,卻一點事都沒有。

    “怎么懷疑我嘛。”雨夢不悅道。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馬上實驗就是。”日差趕緊解釋。

    “哼!”

    面具下的雨夢,冷哼了一聲,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怕在惹到這個前輩不快,日差趕緊開啟了白眼,實驗起來。

    隨著眼角青筋爆出,他感應了下查克拉的運行,發現比以前順暢了許多。

    但這些都不重要,他最想實驗的是,精神層面的反應。

    平時腦中只要透露出,強烈的不滿和殺氣,宗家就會發現,并給予懲罰。

    最基本的就是,催動籠中鳥咒印,給予分家頭部針刺般的疼痛。

    想到這里,日差就來氣,越想越憤怒,甚至有了一種殺掉親生哥哥,取代其地位的想法。

    念及此,日差的表情逐漸扭曲、陰鷙起來。

    轟…

    撇了這么多年的他,終于再也忍不住,對著附近的樹木,猛烈的拍打起來,狠狠的發泄著多年來的憋屈生活。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附近的樹木全部倒地之后,日差這才停止了摧殘,氣喘吁吁的躺了下去。

    “發泄夠了嘛。”雨夢上前詢問。

    日差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望著天空,帶著欣喜的表情道:“謝謝前輩,或許你是對的。”

    感受到自由的那一刻,日差整個人仿佛,一個飛出的牢籠的鳥兒,展翅在空中翱翔。

    他很享受這種感覺,體驗過一次后,就再也不想失去。

    “看來你已經想通了。”雨夢滿意道。

    “是的,我明白了。”

    日差突然撐起半邊身子,認真道:“你要我做什么。”

    面對提問,雨夢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什么意思?”

    日差有些懵逼,隨后徹底站了起來,疑惑道。

    剛才不是,他要邀請自己,進入他們行列的嗎,這下又搖頭,完全不明白,這位前輩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雨夢突然嚴肅起來,凝神望了過去,道:“看來你還不夠覺悟,我在你眼神之中,看到的只是,為了別人而活,習慣性的聽從別人的命令而已。

    你還沒有完全從奴性的思想中,解放出來。

    作為日向家,血脈最接近正統的你,才是引領我們分家打倒宗家的帶頭人。

    只有你,才有這個實力。

    這也是我第一個,就找上你的原因,希望你能明白,我不是在利用你,也不想命令你。

    我希望你把我們當做自己人,是一同為解放分家而奮斗的同伴,明白嘛。”

    雨夢開始忽悠起來,她知道,想要成功,僅僅靠威逼利誘,是不可能成功的。

    只有給他們希望,建立起共同的夢想,才能凝聚人心。

    看看人家大蛇丸,誘拐兒童,洗腦功夫一絕,君麻呂被賣了,還幫數錢。

    果然,下一刻,日差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砰...

    被雨夢言語所感化,日差臉色變的羞愧無比,猛的跪了下去,道:“對不起,湮滅大人,是我錯怪你了,求你原諒我。”

    “別。”

    雨夢趕緊上前將他扶了起來,道:“你才是我們未來的首領,不應該給我下跪。

    我只是一個拿族人生命做試驗的罪人,根本不配引領家族走向未來。

    有這個罪名在,我就永遠無法在家族中立足,以后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聞言,日差終于被湮滅前輩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對于他殺害族人的芥蒂,徹底消除。

    一臉真誠的他,立即說道:“別說了前輩,分家要是能夠成功,絕對不會忘記你的,我在這里發誓。”

    雨夢欣慰的點了點頭,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現在說這些,還為時過早,先看看這個吧。”

    說著,雨夢將早就準備好的石板,遞了過去。

    “這是!?”日差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個石板的賣相,很像族地里記載文獻的東西,他小時候,還沒有被貶為分家的時候,曾跟隨父親,在家族的密室里看到過。

    “你先自己看吧。”雨夢笑而不語。

    “好的,前輩。”

    日差應了聲,仔細觀察了起來。

    只是,看了一陣,并沒有收獲,怎么看就是個普通的石板而已。

    “開啟白眼!”雨夢神秘的笑了下,提醒道。

    “這樣啊!”

    搞了半天,原來是要開啟白眼,才能看到,這讓他一陣尷尬。

    “這...”

    但當他開啟白眼,看了一會之后,日差頓時驚呆在了原地,久久無語。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不朽的浪漫 贵州快3今天74期结果 七星彩 涨停后股票操作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200期 股票委托交易规则 网盛麻将棋牌游戏官网 河南麻将下载免费 新疆35选7怎么玩 中彩网3d预测 手机比分网旧版 31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 河北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曼联英超历年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