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草忍來襲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雨之國。

    數天過后,草隱村集結了4000人的忍軍,在沒有任何預兆下,突然越過了雨之國的邊境,向雨隱發起了戰爭。

    收到邊境的報告,河倉族長立馬召集了會議。

    砰...

    隨著一道拍桌子的聲音響起,其中一個長老怒喝道:“真是豈有此理,一個小小的草忍,居然也敢來我們這里撒野,誰給他們的膽量。”

    河倉佑平無奈的回道:“早幾天,就發現有人闖到了病房,刺傷了半藏的尸體。

    我就覺得奇怪,誰有這么大的本事,起初我還以為是團藏的人。

    沒曾想,卻是草隱村。

    也難怪,這個村子刺探情報可以說的是忍界最強的,能混進來,也屬于正常情況。”

    “河倉族長,你就別分析了,現在說這個還有什么用,直接說怎么打吧。”

    “是啊,我們好歹也是除了五大國之外,最強的忍村,虛他們什么,出去迎擊就好了。”

    “一個沒落的忍村,他們還以為自己像當初一樣,有極樂之箱,可以為所欲為嘛。”

    幾個長老,對于草忍的到來,全都是不屑一顧的表情。

    又不是大國來犯,區區一個靠收集情報為生的小國,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說起來他們雨隱村,還是靠暗殺為生的呢。

    忍界最大的黑市,就藏在他們村子里,論戰斗力,草忍拿頭跟他們打。

    被他們一說,就連河倉佑平,都覺得草忍,這是膨脹了,就算半藏不在,論綜合實力,他們是真的不虛草忍。

    “對了,怎么沒看到真田家的人。”

    聽聞,眾人左右看了看,確實沒發現那女孩的身影。

    “咳,女孩嘛,心都比較善良,說什么還有小半難民沒解決,暫時不回來了。”

    河倉佑平無奈的幫小美解釋起來。

    “這太不像話了吧,村子都開戰了,還有閑情管那些難民。”

    “我看是被,那女孩帶壞了吧。”

    其中兩個長老,立即不爽的怒噴起來。

    啪...

    但就在這時,會議桌上突然響起了,茶杯震在上面的聲音。

    原本一向比較冷靜的河倉佑平,臉色一下變的嚴肅起來,冷冷的看了他們兩個一眼,道:“雨夢是雨之國功臣,請注意你們的言辭。”

    “這...”

    這兩名長老立即被嚇到,完全不知道河倉族長,為什么突然發火。

    他們一直處于半藏那邊的戰場,對于雨夢的事,只有傳聞,感觸并不深。

    也只有處于巖隱戰場的幾個長老,才明白這女孩的厲害之處,數次創造奇跡,干翻大國。

    讓他們雨隱第一次,在大國面前有了尊嚴。

    見此,旁邊幾個長老,趕緊做起了和事佬。

    “算了,真田一族,也沒什么戰斗力了,隨她去吧。”

    “他們家族,一直出力頗多,是需要修養一下了。”

    “草忍全是木葉的狗,火遁居多,確實不適合真田一族的人。”

    聽到其他長老的話,兩位長老也是明白人,立即找到臺階下,趕忙附和道:“幾位說的有道理,我看就這樣吧。”

    河倉佑平掃了他們一眼,也知道不能太過分,收回了自己兇狠的目光。

    這次會議也因此結束。

    .....

    島嶼上。

    最近雨夢是過的是越來越悠閑了,為了親近大自然,感悟什么陰陽遁,斑就給他放假了。

    此時的雨夢翹著二郎腿,右手撐著小腦袋,眼睛半瞇著,慵懶的看著遠處的大海。

    而身前則是一個魚竿,被她插在巖石縫里,就不管了,至于魚上不上鉤,就看運氣了。

    “也不知道,雨之國怎么樣了。”

    看著遠方天空的方向,雨夢不禁想起了,這一年來的事情。

    一路靠著外掛,幾乎就沒遇到什么困難,就輕易逼退了巖隱,還把大野木打的差點隕落。

    這戰績可算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也因此讓自己膨脹,不在喜歡動腦子,更喜歡用暴力去解決問題,最終還是被人給陰了,還是自己人。

    算是自己自作自受吧,明知道這些人的性格特征,應該早就該想到的。

    想到傷心處,雨夢不禁掏出了一根煙,點燃后抽了起來。

    這是他威脅白絕,出去采購時,偷偷幫她買的。

    深深的吸了口,在慢慢的吐出來,就像能把所有煩惱,都隨著這些煙霧飄散了似的。

    唰...

    這時,一道小型風刃,將雨夢手中的煙頭給削掉。

    柱著死神鐮刀的斑走了過來,低沉的說道:“小孩子,抽煙對身體不好。”

    雨夢沒有起身,而是繼續躺在那里,裝作無賴的說道:“多桑,我不知道啊。”

    “肯定是白絕報復我,趁我睡覺,塞到我嘴里的,對,就是這樣。”雨夢快速的將鍋,甩給了白絕。

    “行了,小滑頭,這里除了你,誰還會去買煙。”

    斑直接戳破了她的謊言,隨后在她旁邊坐下來,道:“想你的養父母了吧,我記得你一般都是有心事,才會抽煙。”

    “被多桑看出來了。”

    雨夢撅了撅嘴,無所謂的回道。

    這本就是斑,為其修改的記憶,在她蘇醒后,因為他一個老人,帶著不方便,就寄養在了一個普通忍者家庭里。

    聽此,斑有感而發道:“這世界就是如此,那永無止境的戰爭,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

    多桑的弟弟,也因此而喪命。

    由記得當初,我還發過誓,永遠會保護弟弟們不受傷害,結果還是食言了。

    所以我痛恨這個世界,只有月之眼計劃,才能終結這一切。”

    “多桑...”

    雨夢喃喃的叫喚了聲,隨后暗自嘆氣道:“班爺也是可伶之人,弟弟們全部死去,一個親人都沒了,家族也背叛了他。”

    想到此,雨夢不由安慰道:“多桑不是還有我嗎,放心吧,女兒肯定能將你的計劃完成,并復活您的。”

    “但愿如此...吧!”

    斑嘆了口氣,突然道:“其實我更想聽一下你的想法,我記得我的乖女兒,可是很早熟的,非常有自己想法。”

    “額...”

    聞言,雨夢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難道斑已經察覺到了什么,還是單純的就是想隨便聊一下。

    。m.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模拟股票软件手机版 浙江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2 3d定胆技巧 友乐广西麻将官方版 茅台一只股票的历史 辉煌棋牌游戏能赢钱吗 乐乐安徽麻将安卓版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麻将机技巧 30选5第20期开奖结果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 辽宁11选5基本走 浙江20选5最新开 卡五星麻将口诀 最新短线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