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 > 第一百二十章 猥瑣發育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看我干嘛,我也沒辦法。”

    雨夢撇了撇嘴,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別啊,雨夢,我知道上次撤銷你的隊伍,是我不對,我保證下次不敢了。”

    河倉佑平也是老狐貍了,察言觀色非常的有一套,僅僅看了一眼,就猜到了雨夢怨氣的所在。

    “是啊,我們以后肯定尊重你的意見。”

    “小丫頭,快說吧。”

    “要是有好的辦法,我將我那孫子送你做跟班當奴隸。”

    說著、說著,一個老族長,突然不要臉的搭起了紅線,頓時讓所有人一起,鄙視的看著他。

    “這個...你孫子就算了。”

    見幾個族長,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雨夢也不好在做作,一臉自信的開口道:“先發育一下,半個月后我自有辦法,讓他們退兵。”

    “果然,我就知道雨夢隊長,有辦法。”

    “這小腦袋,就是機靈。”

    聽到雨夢自信的話語,幾個族長立即舒展眉頭,一個個高興的笑了起來,并不斷的夸贊著。

    “半個月嘛,可以接受。”

    河倉族長思索了一會,覺得問題不是很大,繼續說道:“竟然大家都同意,那就先這樣吧。”

    “我覺得可以!”

    “沒問題!”

    “一切看雨夢隊長了。”

    幾個族長,訕訕的笑著,既然雨夢有了辦法,他們也就懶的在想了。

    見此,雨夢一陣好笑,這些家伙真是LOW。

    不過想想也能明白,歷來忍者的戰斗,都是以家族為單位的小打小鬧,根本就沒什么戰術可言。

    家族戰憑的是個人實力,其次就是比人多。

    而大型的戰爭,也只有一戰可以借鑒,但那時候的雨隱還非常弱小,根本就沒有參與的資格。

    再加上那時的通訊并不發達,消息和情報的流通非常的少,想要知道戰況根本沒有渠道。

    因此,說起大型戰爭的戰術修養,這群人,包括河倉族長,都不一定有雨夢經驗豐富。

    不過,說了這么多,其實雨夢也沒有想到辦法,她所說的發育,其實就是在等雷之國開戰,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動手了。

    只是這種先知先覺的事,雨夢是不敢明說,即使說出來,估計也沒有人相信。

    所以雨夢故意表現的非常自信、胸有成竹,還搞的非常神秘,就是想讓他們安心,穩住軍心。

    “好了,暫時散會,大家都回去,安穩一下軍心,準備一下防御作戰。”

    意見已經達成,也就沒必要在商討下去,河倉族長開始讓大家散去。

    聽此,眾人互相客氣的打了下招呼,開始紛紛離去。

    “雨夢,你等一下。”

    但就在這時,本來也想一起離去的雨夢,被河倉佑平喊停了下來。

    “哦,河倉族長還有事。”

    雨夢看了看這個總隊長,發現這家伙賊眉鼠眼的樣子,一看就沒什么好事。

    “呵呵,別急啊。”

    河倉佑平笑了笑,在給雨夢砌了壺茶后,這才說道:“我聽說雨夢,你有一種能馴服忍獸的藥丸。”

    “...”

    正吹著茶水熱氣的雨夢,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老家伙,居然惦記起我的寶貝來了,應該是在小雨那里得到的消息,而且我也經常托他幫搞藥材,以這老家伙的精明,也不難猜到。”

    美美的品了一口清香的熱茶,雨夢這才回道:“沒有的事,河倉族長,你從那里道聽途說的。”

    “是嗎。”

    看雨夢那平淡的樣子,河倉佑平有些半信半疑。

    不過很快,河倉佑平就反應過來,這小家伙絕對是在誆他。

    以他對雨夢的了解,這小丫頭的性格急躁的很,要是真的沒有,她估計早就走人了,那還有心情在這里悠閑的品茶。

    暗下決心,咬了咬牙,河倉佑平立即說道:“以后雨夢你要的藥材,繼續免費,至于藥丸,你開價吧。”

    他也是豁出去了,見識到那忍魚群的威力后,要是真有,多少錢都值得。

    “這...”

    聽此,雨夢還是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賣。

    這捕獲丸,完全是看臉的東西,要是臉黑基本幾十顆,都不一定成功。

    好的中級捕獲丸,她又不敢賣,太變態的東西,被人知道了,很容易遭來殺身之禍。

    看到雨夢還在猶豫,河倉佑平焦急道:“怎么,有什么難處嗎。”

    聞言,雨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確實,這藥丸有些缺陷,這是我家傳的一個破爛卷軸,里面的內容已經模糊不清,造出來的藥丸成功率非常的低。

    往往要很多顆,才能成功,你確定要買嗎。”

    “只是,成功率的問題嗎,這不算什么,能成的話,錢不是問題。”

    聽到只是個小問題,河倉佑平不由得松了口氣,既然小雨能成功,那么他相信其他人也可以成功。

    “那好,我沒問題了。”

    見河倉族長這么豪爽,雨夢也不在糾結,這個土豪她坑定了。

    最近她才買了一套黑巖射手時裝,都快窮死了。

    馬上就是五一,又要出蕾姆時裝套,雨夢根本沒錢買。

    全勤也沒了,訂閱又慘,再不坑一下土豪,這日子沒法過了。

    “說吧,多少錢一顆。”

    談攏之后,河倉佑平問起了,比較關心的價格問題。

    不過平時看雨夢,在他這里拿的都是些普通藥材,想想應該不是很貴。

    “不多,50萬兩一顆。”雨夢平淡的說道。

    果然,聽到只要50萬,河倉族長臉上那緊張的表情,馬上放松了下來。

    雨夢在他這里,前后拿的藥材,價值也達到了二、三十萬兩。

    稍稍的估算了下,河倉佑平立即得出結論,這小丫頭絕對以十倍價格在賣他。

    “好吧,我買十顆。”

    想了想,河倉佑平也沒還價,現在是拉攏雨夢的關鍵時期,這點小錢,被坑就被坑吧。

    按照小雨只用了7、8顆就成功的案例,那么用十顆,也就是五百萬兩,換取一個忍獸,也是值的。

    畢竟一個上忍,一年的收入也在500萬兩左右,還是玩的起的,回去就給自己的兒子河倉澈試用一下。

    “呵呵,河倉族長真是爽快,那就來交易吧。”

    說著,雨夢瞬間從忍者包里抓出了10顆,小心的放在了桌上。

    “合作愉快!”

    河倉族長也是爽快,立即掏出了一大把銀票,看來是早有準備。

    不多時,兩人高興的一手交貨、一手交錢,愉快的分手。

    揣著這么多錢,走在回去的路上,雨夢一陣激動,來到忍界,還是第一次拿到這么多錢。

    不過想到,以后還會更多,雨夢就更開心了。

    她剛才給河倉族長的都是低級貨,成功率感人,以河倉澈那衰樣,十顆想成功,做夢吧。

    。m.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河南22选5 pc蛋蛋 陕西十一选五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聚天下配资 福建22选5 陕西11选5 牛掌柜配资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四川金7乐 北京时时彩 竞彩竞彩比分直播 即时赔率彩富网 长城配资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电竞比分举荐尚牛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