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一章 危機到來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此時的雨夢,正在突破的喜悅之中,破天荒的沒有罵人,只是隨口道:“你啊,就是不長記性,忍者間的戰斗,怎么能大意。”

    雖然沒有罵人,但是在離開的這段路程里,雨夢對彌彥等人,進行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教育,讓他們深刻的明白,論補刀的重要性。

    終于在再一次查克拉消耗完畢之后,雨夢才停下了她的洗腦工作。

    年紀小的時候,就是洗腦的最佳階段,不怪乎雨夢要這樣做,也是為他們未來著想。

    “來繼續恢復一下。”

    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停下,雨夢這次發給他們的是恢復30%的兵糧丸,目前在長門這個免費勞動力的不懈努力下,她的經驗已經升到第二階段。

    現在她的經驗值,已經到到達7/500點,比起第一階段,經驗條又漲了不少,升級更難了。

    “大姐頭,普通人真的比不過血跡忍者嗎。”停下來后,彌彥突然開口問道。

    自從被長門救下后,一路上彌彥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上次聽到雨夢在介紹血跡忍者時,一直在吹噓忍界血統論,把血跡忍者夸的及其強大,尤其非常贊賞輪回眼。

    彌彥只是聽說,并沒有真正接觸,體會不到那種強大,始終認為,只要他努力,就可以變強超越這些人。

    但是經過幾次長門的救場后,他已經感覺到了差距,平時長門隨便修煉,就能趕上非常努力的他。

    而且什么都沒干,就憑著輪回眼自帶的忍術,隨意秒殺中忍,實在太不公平了。

    “當然了,不是給你說過了嗎,這就是個論血統的世界。”

    雨夢還在想著自己技能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彌彥失落的表情,毫不客氣的打擊著他。

    “可惡,那我這么努力有什么用。”

    聽此,彌彥握緊著拳頭,深深的砸在了地板上。

    這讓旁邊的小南,有些心疼,也很替彌彥擔心。

    同時旁邊的長門,也擔憂起來,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自己的能力給彌彥,他其實根本不喜歡戰斗。

    “額...”看到彌彥的樣子,雨夢終于發現他的心態出現了問題。

    見此,雨夢趕緊說道:“其實也不是,沒有其他變強的方法。”

    “真的!?”

    還在憤慨的彌彥,突然聽到雨夢的話,又燃起了希望,一臉希冀的看著雨夢。

    見彌彥看過來,雨夢這才說道:“在以前,其實是沒這么多血跡忍者的,這也是別人通過各種變異、修煉而來。

    只要你肯努力,還是有希望,通過自身的修煉,覺醒血跡能力的。”

    “太好了,大姐頭,快教我怎么覺醒血跡吧,你以后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聽到雨夢的話,彌彥高興的大叫著,眼神又恢復了往日的神采。

    “這個嗎,還不急,你還是先把我給你們的卷軸,也就是那個屬性性質變化,好好修煉好在說吧。”

    “這個我不是已經修煉完成了嗎,我現在都可以用火屬性了。”彌彥皺眉不解的說道。

    雨夢搖了搖頭繼續說道:“血繼可沒你想的這么簡單,所謂血繼就是幾種屬性性質變化融合而成,就你現在,也才一個火屬性,還只是初步學會了一個火球術,太嫩了。

    要血繼融合,至少也要等你達到上忍,把屬性玩的非常熟練,甚至完成形態變化在說吧。”

    “我一會可以的,我相信自己,只要有方法就好。”

    彌彥還是一副積極開朗的模樣,眼神中充滿了陽光,隨時散發著領導著的氣質。

    “明白就好,不過我現在會的忍術不多,等我忙完這里,回村之后,看能不能給你們弄點高級忍術。”

    “謝謝你,大姐頭。”

    彌彥知道雨夢是半藏的徒弟,搞到高級忍術,應該問題不大。

    同時,雨夢看著彌彥恢復的精神,其實有些挺不好意思的,剛才的話其實就是安慰一下他而以。

    血繼那里有這么容易覺醒的,忍界多屬性忍者多了去了,也沒看見有幾個人能覺醒成功的。

    更何況就算覺醒了血繼,基本也沒多大用,到后期影級爛大街,掛比橫行的時候,血繼忍者也是打醬油的命。

    不過雨夢是不會說出來的,太打擊人了,而且旁邊還有個24小時監視他們的跟屁蟲在,有些話是不能隨便亂說的。

    只是說到忍術,雨夢突然又想到了一個法子,輪回眼不就有讀取別人記憶的忍術嗎。

    想到此,雨夢突然開口,引誘道:“長門你的輪回眼,屬于瞳術類血繼,按理說應該會幻術或者讀取別人記憶之類的瞳術。

    你不是一直想幫助彌彥、小南嗎,你可以試一下,往這方面研究,以后殺死的忍者,就能讀取他們記憶中的忍術,豈不是很方便。”

    “真的嗎。”聽此,長門很是高興,但是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可是,老大,我不會幻術啊。”

    “沒事,你的血繼傳承應該有,我給你說一下原理,你自己慢慢挖掘就好。”

    說完,在三人希冀的眼神中,雨夢開始講解起了幻術的知識。

    ……

    木葉后方,在一處破舊的房子內,一個半邊臉纏著繃帶的陰鷙男人,此時臉色惱怒無比。

    “廢物,身廢物。”

    僅僅十多天的功夫,他安排在強盜里的外圍根部成員,幾乎部陣亡,其中還有幾個中忍。

    一開始還以為只是幾個下忍的小鬼搗亂,直到連中忍都死亡后,這些飯桶,才知道把情報傳回來。

    可是現在已經晚了,無數難民匯聚在一起,至少3萬多人。

    這樣大的群體,那個強盜團體敢去動啊,還不夠塞牙縫的。

    即使別人在弱,靠人數就能堆死你,更何況誰敢這么明目張膽的去動這些人,會被輿論噴死的。

    想了下,陰鷙男子吩咐道:“找人去給我破壞船只和大橋。

    還有46號,你挑選幾個手下,給我去干掉那幾個小鬼。”

    “是團藏大人!”

    其中一個跪在下面的面具男子,立即領命離去。

    看人都散去之后,團藏還是沒能平息怒火,一腳下去,把身下的板凳踢了出去。

    上次他派去雨隱后方的探子,也莫名其妙的損失了不少。

    本來想要說服自來也他們總攻,可惜自來也幾人,老是以代價太大為借口,主張穩打穩扎,根本不急。

    這些家伙跟他的作風一點都不搭,可惜他只是暗地里的監督職務,根本指揮不了他們幾個。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股票投资收益率 吉林11选5推荐号码 辽宁十一选五 双人急速赛车 4887铁算结果开小说 豪利棋牌下载 广西旧快乐十分走势图 香港股市分析 北京赛车pk10开奖走势图改单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时间 北京金隅新浪体育 加拿大卑斯快乐8走势图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JJ斗地主 大众麻将规则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