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 第2272章 逗“狗”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一看到眼前的情形,他立刻大怒。

    “你在搞什么!”

    只見南煙讓人在屋檐下擺了一張椅子,自己坐在里面,旁邊還放了個爐子,手里拿著個竹子編的小球,往雪地里扔。

    她一扔,心平公主立刻歡天喜地的跑下去撿。

    撿起來之后,又高高興興的送回到她手里,南煙默默她的頭發,幫她拍掉身上沾的雪沫,又將竹球丟了下去,心平便又連滾帶爬的下去撿。

    就這樣,循環往復。

    心平玩得一身大汗,小臉兒都紅撲撲的,卻一點都不知道累,還不斷的蹦跶著:“母妃快點,母妃快點。”

    “好!”

    南煙一揚手,那竹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正好落在了站在園門口的祝烽的腳邊。

    一見祝烽來了,還一臉怒意,南煙急忙帶著周圍的人起身。

    “拜見皇上。”

    心平嘻嘻哈哈的跑過來,抱住了祝烽的腿:“父皇!”

    祝烽一把將她抱起來,又撿起地上的竹球,走回到屋檐下,瞪著南煙:“你把朕的女兒當狗逗了嗎?”

    “……”

    “有你這么當娘的嗎!”

    “……”

    南煙癟癟嘴,低著頭沒說話。

    反倒是坐在祝烽手臂上的心平,不停的掙扎著,抓著他的衣角:“父皇快,快丟出去。”

    “嗯?”

    “快嘛!”

    “……”

    見她一臉期盼的樣子,祝烽一時間無語,只能將她放到地上,想了想,將那竹球扔出去。

    “哇!”

    心平高興的撲下去,直接栽到了雪地里,卻一點都不冷,也不疼,歡歡喜喜的去撿起了竹球,又捧著回來遞到他手里:“父皇,再來!”

    “……”

    祝烽一時間也無語。

    再轉頭看向南煙,卻見南煙挑挑眉毛看著他,那眼神像是在說:你這不也是在逗“狗”嗎?

    但,抵抗不了女兒期盼的眼神。

    他只能將竹球又丟了出去。只不過,他的力氣就不是南煙能比,這一丟,直接丟出了紅墻外,心平高興得都蹦了起來,歡歡喜喜的跑出去撿球了。

    祝烽立刻道:“來兩個人,跟著她。”

    “是。”

    聽福他們急忙跟了出去。

    祝烽這才回頭一看,只見南煙歪著腦袋道:“皇上,要罰妾嗎?”

    祝烽輕咳了一聲。

    才說道:“怎么想起這么玩了?”

    南煙說道:“這丫頭實在精神頭太好了,已經把承乾宮那邊鬧得雞飛狗跳,成軒要幫皇上處理事情,不能老是被她打擾,只能求妾照看。可妾——妾哪有那個精神陪著她到處玩。”

    “……”

    “就想了這么個法子。”

    “……”

    “正好她能跳一跳,妾也不用花力氣。”

    說話間,心平又捧著竹球蹦蹦跳跳的回來了,祝烽接過竹球,這一回扔得更遠,連影子都看不見了,心平高興得都叫了起來,帶著一群人聲勢浩大的跑出去找球了。

    看著她撒著歡兒跑遠的背影,祝烽又好氣又好笑。

    再回頭看看南煙。

    鼻頭都凍紅了。

    于是說道:“走吧,進去到屋里坐坐。汪白芷不是一直叮囑你不能被風吹的嗎。”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進了屋子。

    幸好,屋子里還是很暖和,南煙一進屋就舒服得喟嘆了一聲,將身上厚厚腫腫的皮裘脫了下來,整個人像是蛻了層皮似得。

    祝烽也笑著,脫下了自己的風氅。

    兩個人剛坐下,念秋便走進來,奉上了熱茶和糕點。

    她盡量低著頭,將自己蜷縮起來,可祝烽一抬頭看到她,立刻皺起了眉頭。

    他身上的煞氣非常人能比,這一下,立刻嚇得念秋手腳發軟,杯子里的茶頓時潑灑了出來。

    她嚇得急忙跪下:“奴婢該死,皇上恕罪。”

    祝烽冷冷的看著她。

    而南煙在一旁,也嚇了一跳,急忙說道:“糊涂東西,你快下去吧,這里不用你服侍了。”

    念秋急忙退了出去。

    一出房門,她的眼圈瞬間通紅,回頭看了看屋子里的人影,咬著下唇,捂著臉跑了出去。

    若水正好從旁路過,見她這樣,有些詫異的問冉小玉:“小玉姐姐,念秋姐姐這是怎么了?”

    “……”

    冉小玉沒說話,只是看著念秋的背影,嘆了口氣。

    屋子里,祝烽臉上的冷意還未褪,說道:“朕不是說過了,今后有心平在的時候,不準她在旁伺候。別讓她帶壞了朕的女兒。”

    南煙心虛的說道:“妾知道了,今后會注意的。”

    “你啊,留神。”

    “……”

    “朕的女兒是真真正正的金枝玉葉,不能被一些心眼腌臜的人帶歪了。”

    南煙聞言,忍不住一笑,道:“皇上都這么逗她了,還金枝玉葉呢?”

    祝烽冷哼了一聲。

    南煙將茶杯捧到他手里,說道:“不過,總是讓她這么瞎鬧騰也不是個辦法,妾和魏王都沒有這個精力照看她,皇上又不放心讓嬤嬤們單獨帶她。妾的意思,是不是找個師傅,帶著她念點書啊。”

    “念書?”

    祝烽聽了,微微蹙眉。

    想了想,然后說道:“朕倒是想過要讓她念書,可她現在還太小了。”

    “哪里小?都快五歲了。”

    “……”

    “也該讓她學學規矩了,不然,每天跟脫了韁的野馬似得。”

    祝烽冷瞥了她一眼。

    沉默了半晌,才說道:“其實,朕也是想的。只是,之前教導皇子念書的傅佾庭,他過了年就要告老還鄉了,等他走了之后,再說心平念書的事吧。”

    “為什么?妾聽說,傅佾庭是個學富五車的大師呢。”

    祝烽冷哼了一聲,然后說道:“還是個打手板子的大師。”

    “……”

    “背不出課文來,手掌心都給你打腫!”

    南煙眨眨眼睛,才回想起來,這傅佾庭已經在朝中教導皇子皇女們數年,祝烽和他的兄弟們,似乎也跟著他念過書。

    南煙看著祝烽,說道:“皇上……還記得跟他念書的事?”

    “……”

    祝烽沉默了一下,然后輕咳了一聲,說道:“他們跟朕提起過。”

    “……哦。”

    南煙點點頭,這才放下心來。

    祝烽接著說道:“他教書,又死板又兇,朕的女兒斷不能受這樣的委屈。”

    。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甘肃11选5 正规的现金麻将游戏 麻将里面的万条筒是什么 大乐透开奖前多长时间停售 山东十一选五吧 北京pk10免费计划软件 北京快三精准计划网页 快速时时彩 时时彩网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吉林11选5走势图1000期 重庆时时安卓手机软件 原创36码无错特围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南通棋牌下载手机版 排列三技巧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