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萬龍戰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盒子中的存在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畢竟,有一個清晰的認識,蘇昊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他所煉制的那些傀儡,或者說,不是他所煉制的,在其他地方,所得到的那些傀儡,但是,經過他的改造之后,其力量,都不是一般的傀儡,能夠相互比較,在同級別之中,也可以說,是相當翹楚的存在,舉個簡單的例子,就是,雖然只是六元丹境,那些傀儡的,基礎的修為境界,都是六元丹境,但是,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確實不弱,雖然說,與十大宗門最頂級的天驕翹楚,比起來,是不可能戰勝的,但是,如果只是,拿出來其中一個,并不太強大的來戰斗的話,獲勝率,也是存在的,也是有的,畢竟,那個翹楚本身,也是了不得的存在,并不是弱勢的那一方,可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卻是,打不開那個盒子,不得不讓人覺得,非常的錯愕,非常的驚訝,也就是說,那個盒子的力量,已經要超過傀儡本身,所擁有的程度,否則的話,不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發生這樣,讓人看上去,就覺得不可思議的情況。

    在原先,蘇昊的一種猜測,也就是,一種想法,腦海中的思考,就是說,那個已經化為尸骸,華為骸骨的存在,是因為,沒有來得及,才沒能夠打開那個盒子,因為,某些突發的狀況,使它變成了這種狀態,所以,根本沒有那種可能性,去打開盒子,這是,他在這之前的猜測,但是,現在蘇昊,卻有了另外一種想法,就是,會不會這個尸骸,這個骸骨本身,就沒有那個時間,但是,現在才發現,那種想法,可能未必是真的。

    很有可能,以這個骸骨,這個尸骸的能力,也是沒有那種,非常有效的辦法,在短時間內,立刻打開這個盒子,然后,就在這個時候,讓這尸骸,或者說,是尸骸之前的存在者,所想象不到的事情,便是在下一秒出現,便是,再也永遠的,沒有打開那個盒子,并且,變成了那種情況,徹底的消亡在這個世界上,身死道消的形式,也就是,變成了他現在所看到的這個模樣,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可能性,也是一種可能的一種思考的方式,在這之前,他沒有去想罷了,或者說,沒有想到,還有這種可能性罷了,因為,這具骸骨,給人的感覺,是那么的強大,那么的了不得,讓他覺得,發生這種事情,也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才沒有去做那樣的思考,那樣的想法,那樣的設想,但是,現在看來,或許,他總覺得不可能發生不是真正情況的情況,就是真實存在的,已經,完全超過了他本身,對于這件事情的,最基本的認識,最開始的認知,這件事情,倒是讓他有些意外,如果,真是他后來,才想到的這種可能性,那么,大概這個盒子,并不是那么的簡單,和容易了,想要打開它,絕對是,有一些難度的。

    而且,這個情況,不是蘇昊隨便說一說的,是由著眼前,他所真真切切看到的,通過這種親眼見到的事情,所做出的一個正確的判斷,所以說,應該是不會,有任何的錯判的,就是原原本本的現實,就是,發生在眼前的,這個徹底的真實。

    所以,對于打開這個盒子,可以打開,這具尸骸手中的這個盒子,不能像以前那樣,覺得很輕松的,很輕易,很簡單的,用一種非常不用費力氣的方式,便能打開,恐怕是。要花費一番心思的,不過。這對他來講,也不算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但也是,要花費更多的心思,不外乎就是,用更大的外力,去撬動它,就算這尸骸本身,給人的感覺,十分的堅硬,十分的堅固,也是有一定的程度的,不會那么困難,甚至,說是不可能做到的一件事情,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真正的困難的,絕對誰,都無法完成的事情,哪怕是,再怎么困難的事情,也有可能,會讓你有機會,去完成,有機會做到,所以,在這點上,有著足夠自信,和實力,是能夠做到很多,在別人看來,想象不到,也覺得做不到的事情,這一點,基本上,是不會有問題的,反正,對自己,是非常有信心,非常自信的蘇昊,并不覺得,自己做不到,就是,會有一個問題,便是,那樣的做法,很有可能,會破壞這具尸骸的完整性,在很大程度上,這種猜測,這種思考后的猜測,基本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應該是,會發生的,畢竟,如果有其他的外力,來撼動這個尸骸,哪怕只是,要撼動這個尸骸的手骨,可能,也會造成,非常強烈的沖擊。

    作為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的存在,蘇昊自然是,有著很多的戰斗經驗,在這一點上,基本上,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不會有錯,畢竟,這個尸骸,具有著非常程度上的完整性,如果說,就這么直接的,發動攻擊的話,不考慮其他的情況,那么,就不可能,不對這個尸骸的完整性,造成沖擊。

    這也正是,所謂的,牽一發而動全身,也是可以說明,這個問題的,便是,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說實話,對于這一點,蘇昊是不想看到的,否則的話,一開始,就直接自己進行攻擊就好,不要讓那些傀儡,進行著非常細致的操作,打算慢慢的,將那個玉質地的盒子,從那個尸的手中,給拿出來。

    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采取非常強行的手法,沒有采取強硬的攻擊的方式,破碎,這具尸骸,不管這具尸骸,生前,是什么樣的存在,對于蘇昊來說,既然,是不清楚對方的身份,也不知道,其他的一些什么情況,那么,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如果可以,就必須要尊重對方這種存在,雖然,那個尸骸的存在,早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不知道,是已經坐化了多少年,究竟,是不是,在生前,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存在,但是,破壞人家尸骸的完整性,再怎么說,也不是特別好的,但是,就眼下看來,可能,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沒有特別好的辦法,能夠解決現在這個問題,除非,是他放棄這個盒子,但是,就目前,所看到的這個情況,來說,蘇昊覺得,并且,可以說是,在某種程度上,有一種相當篤定的感覺,這個盒子里面的存在,對他來講,也是,非常想要得到的東西。

    或者說,哪怕,不是對他本人有用,而是,對蘇家的人有用,也是一定,要得到,這一點,真的是沒得說,畢竟,對于他來講,這是絕對的,沒有任何讓他覺得,可以猶豫的事情。

    畢竟,對于蘇昊來說,蘇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著,這一點,是不可更改的,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無論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會,讓他動搖這種想法。

    如果說能用任何的方式讓蘇家變得更加的強大,變得越來越強大的門,是蘇昊一定愿意做的,一件事情,這一點也是,在他心目當中根深蒂固的一件事情,絕對,不會動搖的一件事情。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覺得有些抱歉,于是,便是朝著那淡金色的尸骸,拱了拱手。

    “什么虛偽的話,我也沒有必要說,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得到那只盒子,如果,對你的身體,造成破壞,我也沒有辦法。”

    說完這些,蘇昊就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去剖開,這個尸骸的手骨,這樣,就能從其中拿到那個盒子。

    不過,他還沒有那么做的時候,還沒有時間,去那么做的時候,突然的,在下一秒,這個尸骸的手骨,忽然的,自己張開,就像是,一片被熱水泡開的茶葉,舒展開它的整個的形狀,呈現在蘇昊的面前,而那只盒子,便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便是因為,這樣舒展開來的方式,咕嚕的,直接掉落下去以后,直接滾落到了蘇昊的腳下,不偏不正的,正好,是到了他的腳下的位置,就好像是,要等待蘇昊,去將那盒子撿起來一樣。

    說實在的,看到這一幕,親眼看到,那一幕的發生,和剛才,所有的那些動作,蘇昊也是,不由得,睜了睜眼睛,覺得特別的,不可思議,如果說,他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孩子,可能,還不明白,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對他來講,已經,不是那種,沒有見過什么世面,沒有經過什么風浪的小孩子,作為他這種,有著非常多的經驗,也見過很多世面的武者而言,在那個情況發生后,很快的,便是明白了,可能,之所以,會發生剛才的情況,無外乎,是因為,和剛才自己,對這個尸骸拱了拱手,這一個動作,有著莫大的關系,只不過,雖然,是確切的明白了,這一點,還是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以前,也是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情況,只不過,是聽說過罷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尸骸本身,還殘存著,一絲意念,一絲微微的意識,在其本體當中,在這具尸骸當中,真真切切的,存在著,否則的話,便是不可能,有著這樣的情況發生,也難怪,這個尸骸體內的骨骼,還是會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溫柔的光芒,恐怕,也是和這個,有著某種程度的關系,否則的話,應該是不可能的,當然,這些事情,對蘇昊來講,都不重要,究竟,是因為什么原因,這一點,也是沒有任何需要考慮。

    畢竟,這根本無所謂,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現在,這個盒子,對他來說,已經可以到手,只要是拿起來,便是屬于他的東西。

    在這種情況下,蘇昊自然,是沒有任何遲疑,從地上撿起了那只盒子。

    他原先還以為,如果要打開這個盒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從這個尸骸手中拿到,那個盒子,也不是一件直接,就發生了的事情,還是,經過了一點點的波折的。

    確實沒有想到,當他拿起這個盒子以后,這個盒子,居然是自己直接,打開了,啪嗒一聲,便是在他面前,徹底的打開,沒有任何,需要他親自動手做的事情,沒有任何,需要麻煩的事情。

    說實在的,在這一點上倒是有點出乎蘇昊的意料,畢竟,在具有著對比,和反差的,這個情況之下,這種意外感,總會是存在的。

    只不過,他也并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浪費太多的心力,因為,他的時間,他的所有精神,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盒子當中存在的東西,所吸引了,立刻的,便是對那其中所有的東西,產生了莫大的興趣,還有這么一種,從未有過的,熱情和高興的情緒,當然,他得到了好東西,絕對可以說,也不少。

    不能說,心中的那種激動,好像,淹沒了自己,還是什么的,都不可能的。

    畢竟,要是真是說,有那種,讓人覺得情,熱切的,覺得熱血沸騰的那種情緒出現,也不是,特別的確切的。

    但是,在這一瞬間,看到盒子中的存在的時候,也是立刻的,整個人,都覺得相當高興,相當的興奮,甚至,有一種,覺得自己,做這件事情,做的太正確了的感覺。

    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和判斷,都是完全的準確無誤,因為,這個東西,并不是簡簡單單,普通的存在,而是,三顆通紅的丹藥。

    而在瞬間,在剎那,在看到那三顆丹藥的時候,蘇昊就是立刻知道,這三顆丹藥,都不簡單,即便,是不用通天手套告訴他,他也很是明白,這三顆丹藥,對他的重要性,對于他來說,非常了不得的意義。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棋牌软件开发多少? 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彩控网 36选7超级大乐透 温州麻将熟客 广东11选5任五推 三分彩 安徽11选5开奖一定牛 淘宝网如何赚钱 下载四川麻将血战 重庆快乐10分规则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安徽快3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重庆幸运农场三全中怎么买 股票融资每天多小利息 北京pk拾订阅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