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抗聯薪火傳 > 第999章 探查(二)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樓房里雷鳴已是又換了一個房間探查了。

    而這時的他終究是有些頭大了,只因為這回他真的就碰到了一個套間,也就是門內有門的那種。

    他剛才扒著那門上的窗戶框子用那手電筒一晃發現外間是個辦公室。

    而時他就看到那那房間東面的墻壁上偏偏還是一個鐵門,那個鐵門上還有個有著小柵欄的小窗戶。

    這無疑讓雷鳴猶豫了起來。

    如果這里關人那無疑是很理想的,可以想象,看守在外間,卻是連觀察里面囚犯的小窗戶都有了。

    當然了,也許這里只是日偽的一個財會室,也就是放現金或者重要票證的地方。

    看能不能撬開吧,雷鳴并不想放過這個辦公室。

    于是,他從腰間摸出來一把小巧的飛刀來,而這把飛刀也正是他用繳獲日軍忍者的手里劍所改成的四把飛刀的一把。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工業水平,那手里劍很薄很鋒利。

    雷鳴再次按亮手電按著房門暗鎖鎖眼的位置就把那刀緩慢而用力的從門縫硬插了進去。

    多虧這個外門是木頭的,但愿這個辦公室的主人在下班的時候只是隨手一關而不是反鎖上了,雷鳴便想。

    原諒一直生存戰斗在山野的雷鳴見識之淺薄吧,他還真是頭一回遇到這種后世人人皆知的暗鎖呢。

    他還是在研究戰斗方案時聽肖鐵匠說起這種暗鎖的。

    如果這房間的主人只是隨手一關門,那么他有可能用這鋒利的飛刀撥開那暗鎖的“小舌頭”那門也就開了。

    可如果對方是用鑰匙反鎖的,那自然就撥不動,雷鳴也就沒辦法了。

    雷鳴收起了手電筒一手握著那門把手一手繼續將那把鋒利的飛刀向前探去。

    還真別說,就在雷鳴感覺到手中的飛刀碰到了什么東西的時候,他直的就聽到了輕微的“啪”的一聲,而同時他那握擰著的門把手就動了。

    那門竟然真的就開了!

    雷鳴暗道了一聲僥幸。

    他拉門而入,然后借著窗口所進來的淡淡的路燈燈光他直接就奔里面的那個小門去了。

    到小門那里他靜靜的把耳朵貼在了那個小窗的鐵柵欄處屏息聽了片刻。

    那里間靜靜的,并沒有人睡覺時所產生的呼吸聲或者那種打呼嚕咬牙的聲音。

    于是他再次摸出手電筒便向那也就比人腦袋大點的鐵柵欄里面照去。

    那鐵柵欄后面其實也是有一個鐵板為擋板的。

    只是很顯然由于這里是日偽的軍政重地,日偽工作人員反而沒有那么高的警惕性,那擋板在里面并沒有別死,那擋板與鐵門之間便有那么一個空隙。

    而雷鳴就在這個空隙中便看到了里間墻角處有一個保險柜。

    雷鳴隨即便收了手電筒,將手電筒輕輕的懟在了那鐵門上。

    很明顯這里應當是一個財會室了,就那保險箱里裝的無論是什么,雷鳴都不感興趣,因為自己進不去!

    自己進不去?意識到了這點的雷鳴卻是小心的用手電筒照向了自己所處的這個套間的大間。

    里間自己進不去,可現在自己卻已經進了外間了,看看外間有什么吧。

    靠墻有個柜子,那柜子上拉著布簾,一張辦公桌一把椅子,那桌上有紙。

    這便是雷鳴所看到的。

    他向桌子走去,用手電筒一晃,便看到那紙上寫的都是日文。

    可是,眾所周知,日文中有些字的寫法那真的是與漢字一模一樣的,當然也有寫法一樣但所代表的意思卻有很大差異的。

    但是,雷鳴在那一晃之間,最上面那張紙上面有三個字雷鳴卻看懂了。

    那三個字是“特攻隊”,盡管那三個字中間還夾雜著些鬼畫符似的文字。

    雷鳴心中一動隨手就把那幾張紙收了回來塞到了隨身攜帶的工具包里。

    這里應當是日本人的辦公室吧,雷鳴想著,“貪心”一起,他便又小心的挪動手電筒向別的地方照去。

    他剛要奔那個靠墻的柜子去時卻見柜子旁邊的墻上掛著一把帶鞘短刀。

    那刀好壞他自然無暇去看,可是那刀鞘經過他手電筒的那么一晃,上面卻是泛出點點好看的或黃或紅或綠的光點來。

    非金即銀,要么就是玉,雷鳴對那光點判斷著

    他對那刀鞘并不感興趣,不過,可以想象刀鞘既然鑲金嵌玉的,那么那里面的刀應當不是凡品吧。

    雷鳴上前就把那把帶鞘短刀摘了下來斜挎在了身上,卻是連刀都沒有抽出來看。

    然后,他不再理會這個辦公室里還有什么別的東東了,他急著救人,拿點東西只是順手牽羊,可不能把正事耽誤了!

    轉身而出的雷鳴并不知道,此時他卻是陰錯陽差的摸進了伊藤敏的辦公室。

    而他也沒有去碰的那個柜子的布簾子后面卻是放了三個骷髏頭,那卻是抗日志士已經被日本侵略者生生燒烤去肉后的頭顱!

    雷鳴依舊在進行著他的探查,可是,這時外面的小北風卻已經低聲發話了。

    “他這么找不行。”小北風說道,“大許子,湯小餅你們兩個去那樓的兩邊瞅著。

    如果有巡夜的過來發現樓里不對了,不行就把巡夜的直接摸掉!”

    手電筒就是手電筒,雖然被雙層紅布蒙了未曾產生那雪白的光柱。

    但是,當走廊里的雷鳴將手電筒從門上面的窗戶往屋里照的時候,那還是會有閃光的,那閃光還是會照到窗玻璃上的。

    如果外面巡夜的日偽人員有注意的話難免就會起疑。

    一直關注著樓房里面情況的小北風看得很清楚,防患于未然,他小北風帶人在外面可不是來看熱鬧的!

    大許子和湯小餅自然依令而去。

    而大許子在離開這間屋子時還特意瞅了一眼葉三喜所在的位置。

    屋子里的面黑黢黢的,大許子也只是看到葉三喜隱約的躺在了地上。

    今天在抓到葉三喜的時候,大許子是聞到了葉三喜身上酒氣的。

    葉三喜未叛變時,大許子和他那也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

    大許子不記得葉三喜有什么驚人的酒量,經過今晚這么一折騰估計已經睡著了吧。

    大許子和湯小餅出了那個平房,大許子向東湯小餅向西兩個人自然就分開了。

    當走到那樓房東面的時候,大許子停了下來,他蹲在一個平房的墻角處向東面望去。

    通長的一條街道,幾盞發著出昏黃燈光的路燈,遠處并沒有巡夜人員的影子。

    大許子暫時放下心來,他便又向樓房那里望去,看了一會兒,作為有心人的他到底還是看到了一個窗戶里有淡紅的光斑閃了一下。

    怎么才到這兒啊?因為那亮光的位置卻是正在樓房第三層的正中。

    從那亮光的位置上可以猜出,無論雷鳴是從第三層樓房的東面或者西面開始探查的,他也只是才探查完一半的房間。

    換成誰那也只能依次探查,誰都不可能隨意去找。

    可大許子正在感嘆雷鳴的動作有點慢的時候,他就聽到了腳步聲和說話聲。

    嗯?剛才大街上還沒人呢,那咋這么快?

    大許子帶著疑惑探出頭去,這時他就看見有兩個巡邏的士兵出現了。

    由于日偽軍的軍裝實在是過于相近,他也無法確定那兩人是日軍還是偽軍。

    在昏黃的路燈下,大許子看明白了,這兩名士兵卻是從警察廳那座三層樓后面繞過來,難怪自己一開始沒有看到。

    大許子略略緊張了起來,他拽出了身上的匕首。

    小北風的分析是對的,還真不能讓這兩個家伙走到警察廳大樓的前面來,他們真有可能注意到那手電筒照出來的微光。

    這回是一拼倆呢,有點難度啊!可是那也得干!大許子想。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新網址:www.lzeyp.club

剑的秘密怎么玩
发音频赚钱 北京快3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10分网址 河南新快赢481走势图 唐唐说电影怎么赚钱 水果机怎么压会赢 攒劲甘肃麻将官方下载 广东快乐10分 腾讯视频怎么上传赚钱吗 好运彩3 pk10跨度值看规律 跑狗网单双中特 陕西11选5 多乐彩预测 扑克牌比大小玩法示意图 河北11选5